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全家翻身机会为零 > 第六章:公主中毒
    《全家翻身机会为零》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古代人也追星。

  谁敢说没有,苏喜妹敢咬他。

  看看那些平日里以端庄自居的世家夫人们,此时围在一起议论义净大师时的激动情绪,在苏喜妹看来,眼睛都放着绿光。

  即使是义净大师此时已经进去给公主看病,不在身前,也让她们难以压抑自己的情绪。

  苏傲对身旁的妹妹眨眨眼,冲着人群喊了一声,“三弟,你回来了。”

  原本还交头接耳的各家夫人,像瞬间被静止住的画面,一个个绷着脸,又做回平时端庄样。

  直到苏傲又来了一句,“哟,原来是我看错了。”

  还低头煞有介事的对苏喜妹解释,“你三哥和国公爷都在公主的室内呢。”

  各家夫人:.......

  场面有些尴尬。

  有些人先反应过来,目光直奔苏傲而来。

  苏傲扯着妹妹憋笑的躲去了耳房。

  不过被苏傲这么一闹,也让各家夫人恢复了理智,略不自然的整理衣装,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院子。

  反而让一直招待的世子夫人刘氏也松了口气。

  耳房这边,苏喜妹拿兄长没有办法,苦口婆心的劝着,“大哥,你是外男,原本在内院就不合规矩,你再拿各家夫人打趣,难免让人记恨,今日看着不是什么大事,保不准被人记恨在心里,有一日墙倒众人推。”

  苏傲不以为意,“这点小事就记恨,那明日岂不是她们都要杀上府去?”

  苏喜妹听着不对,心底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比如呢?”

  苏傲神秘一笑,“世家夫人不为人知的一面,你说这样的消息会不会引更多人来茶杯里听书?”

  苏喜妹:.....果然,让她猜对了。

  她怎么忘记了大哥只要能挣钱,是个连命都不要的主。

  苏傲看到耳房有后窗,眼睛放着光,拉着妹妹就往上爬。

  苏喜妹拒绝,“大哥,三哥在那边。”

  笑话,不要命了。

  她才不会去偷听。

  苏傲说的条条有理,“我自己去偷听,你三哥会相信就我自己去了?”

  苏喜妹:.....这种被强行归到同类的感觉让人很不爽啊。

  几息功夫后,苏家兄妹俩就缩到了正室的窗下,耳边听着高傲的怀阳公主正殷切的和苏二公子寒暄着。

  “不过是落了水,麻烦义净大师过来,是怀阳的错。”

  苏玉声如滚滚的山泉小溪,“阿弥陀佛,请公主把手伸出来,小僧为公主把脉。”

  细细碎碎的声响过后,怀阳公主激动的声音又响起,“九月十九国安寺法会,可是义净大师念诵?我写了祈求国泰民安的心愿,不知可否供奉在佛前?”

  “公主博爱,佛祖自是喜闻乐见的。”

  “十九那日,少不得又要麻烦义净大师了。”怀阳公主的声音里掩着女人的娇羞。

  苏玉片刻后,问道,“不知公主落水....”

  话没说完,怀阳公主就义气道,“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不是外面传的那般,与苏妹妹无关,义净大师放心,若有人再敢乱说,本宫主定拔....不会让她们好过。”

  “公主大善。”

  “义净大师客气了,到是因为本公主让苏妹妹受委屈了。”

  “公主之病在肠胃,不治将益深,小僧为公主写副方子,公主让身边人早晚各熬一副,喝上半月便会好。”

  “我定会将大师的话记在心里,日日不会忘。”

  窗外,苏喜妹翻白眼,对着兄长瞥嘴。

  苏傲也是一脸的嫌弃,还不怕被发现的小声吐槽道,“我都要吐了。”

  咯吱一声,头顶的窗被推开,两人立时紧绷起身子,大口喘气也不敢。

  好在,对方似乎只是想推窗,停了片刻又把窗户带上。

  一惊一吓,苏喜妹心脏受不了,硬拉着大哥爬回到耳房,“大哥,三哥听到你的话,知道会怎么回吗?”

  苏傲埋头扒着窗框往里翻,头也没抬,“我可是兄长,刚刚在外面有国公爷在,我不和他计较,是给他这个禁卫军统领面子,若是在府中,他敢?”

  平日里见了弟弟就缩头的苏傲,一吹起牛来,连周围情况也不注意,“我刚刚说我要吐,他敢说什么?无非会说‘吐了也给我咽回去’。哼,装腔作势。”

  苏傲已经跳进去站立好,学话时手还捏着嗓子,学的怪腔怪调的。

  苏子渊幽幽道,“大哥很了解我。”

  苏傲伸手接妹妹的动作停住。

  苏喜妹也抱歉的看了大哥一眼,她眼睛都挤抽筋了,大哥也没有看到,自顾的说着,她就是现在同情大哥,也没有一点办法。

  最尴尬的事,就是背后说人坏话的时候,对方就站在你的身后。

  苏傲硬着头皮回头,丢了个谄媚的笑,“三弟,我是逗妹妹呢,今天她在国公府被吓到,你看看脸现在还白着。”

  苏子渊挑眉,“是么?”

  苏傲很肯定道,“是真的。”

  苏子渊似笑非笑道,“难得大哥酒楼都要关了,还有心情关心别的事,到是长进了。”

  苏傲勉强的扯着笑,“在我这里妹妹第一,弟弟第二,挣银子第三。”

  “长兄如父,大哥记着这些就好。”苏子渊扫了他一眼,目光才落在窗外的妹妹身上,“你在湖边打了盼儿?”

  苏喜妹微愣一下,淡淡的噢了一声,算是承认,心也是一沉。

  “平时在府中闹也就算了,怎么又闹到国公府来了?”

  又是这样,每次出事,明明是苏盼儿白莲花绿茶婊,三哥问也不问就把错安在她身上。

  苏喜妹想解释,又觉得没劲,干脆不说话了。

  平日听到他这般说早就气的跳起来的人,突然沉默,苏子渊多看了一眼,叹了口手伸出手,“过来。”

  苏喜妹站着不动,“大哥帮我就行。”

  苏傲接受到三弟刀子一样的目光,怂的没敢上前。

  苏喜妹也不生气,手搭上窗要自己往上趴。

  结果眼前一花,就被苏子渊像对待孩童一般,架着腋窝下面,将她提进窗里的。

  兄妹四人出府时,一路又有假意偶遇的各家夫人路过,矜持中又带着点小激动的上前与苏二公子问好。

  身旁有冷面阎王的苏统领在,众人也不敢多说。

  两人身后。

  苏喜妹安慰垂头丧气的兄长,“大哥,你别担心,三哥只是吓吓你。”

  苏傲委屈的抬头,“他已经关过我五十九家酒楼了。”

  苏喜妹惊呀,“大哥,你闯过这么多祸了吗?”

  苏傲:.....妹妹不是安慰他,是在扎他的心。

  苏子渊排行第三,按理说做弟弟的该是被兄长宠着,大体是他年纪轻轻就曾在大理寺天牢里做着审问犯人的事,手段狠毒又没有人情味,外面的人怕他,导致家里人对他也有着惧怕。

  但这些年一直护着全家的也是苏子渊,加之苏傲这个当大哥的是个拎不清的,慢慢家里也就变成了苏子渊当家主事。

  苏喜妹想了想,眼睛一亮,“我有办法让三哥把话收回去。”

  苏傲明显不信,苏喜妹也不解释,心想定要证明给大哥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