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过季 > 第 288 章 不是直男就是傻逼
    Melom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吃饱喝足就陆续离席,只留下关系比较近的亲人晚上还要在馆子里吃一顿。

  表婶从馆子里出来就不断抱怨着王趣死要面子非得喝酒,这下好了,他们得在乡下住一晚上才能走了!

  表叔说其实自己也就喝了一杯,下午那么长时间酒也都散了,不影响——被表婶恶狠狠一瞪,大骂道:“你不要命我跟我儿子还要!”于是表叔只好回头做做样子,说起了王趣,要喝酒也不提前说一声,早知道他自己就不喝了嘛。

  表弟则对于还要在乡下住一晚上这件事很是高兴,他觉得乡下很好玩,有鸡抓,有猫追,还能在地上打滚都没人骂,晚上看电视也没人管,他还能在床上跳来跳去不会有人逼他睡觉。

  王趣落在了最后,看着表叔一家人走远,他们和其余人一样,都准备去麻将馆或者茶馆坐坐打发时间。没有人在意他是不是跟上来了。他摘下眼镜揣进衣兜里,对着冰凉的空气吹了口白雾,然后走去了另一个方向。

  表弟在茶馆可坐不住,嚷嚷着要出去玩,表婶这才发现能带孩子的人不见了,一个电话打过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死哪儿去了!天天就晓得逛街逛街,你有钱了是不是,钱多没地方花是不是!我就说那点烧烤咋可能要得到一百块钱!搞快过来,我们在茶馆里头,你弟要出去耍,带出去逛一会儿。”

  她家老太说她可以带,被她斜了一眼说了两句老胳膊老腿就不说话了。

  王趣静静听完,然后回答:“我先回了。”

  “啥?!”

  紧接着就是预料之中的各式污言秽语。王趣头靠在车窗玻璃上,把手机贴在耳边听了个清楚明白,然后皮不痒肉不痛地照常轻声回复,说道:“我已经上大巴了,回去就收拾东西走。”

  “你说啥!”

  然后就是一些毫无意义的质问了,不过后面倒是点到了一些重点,王趣便挑重点回复道:“放心,我对你们两口子的钱没得兴趣,而且我很感谢表叔给我这份兼职工作——”对面的手机忽然换了人说,他只好停顿听表叔说完,才又说道,“表叔,我先回学校了,下学期课紧,谢谢你给我的工作,家里的钱我不会动,你放心——嗯,我没有生气,你听,我一点都不生气——嗯,已经上车了,好,到家再说吧。”

  挂断电话,王趣把羽绒服的帽子拉起来笼住头,车窗玻璃有点凉啊。学校现在应该还没开校门吧,就更别说寝室里,唉,肯定只能在校门口的宾馆里头住一个月等开学了。要不然找个兼职,包吃住那种,唉也不好找,就上一个月班还指望人家供你吃供你住,做梦呐。

  草啊,要是他不当那几年混混,现在肯定都已经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两年了,有稳定的收入咋还会像这几年一样寄人篱下嘛。不过也难说,要不是遇到钱双的话,他估计也很难走上现在这样一条正道。

  唉。

  为啥一个冲动就上了大巴呢?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又是表婶,王趣直接把手机关了机,然后闭上眼睛小憩,心想既然已经迈出这一步,那就好好走吧,傻子才回头受那窝囊气!

  裴重苍陪林昼在街上逛了逛,买了包汤圆,买了饺子皮和肉馅说要回去包饺子,“懒得自己宰馅了哈哈”,林昼这么说着停在了来时街头卖小鸡的摊位面前。

  裴重苍借口说折回去买支笔,然后买了两斤羊肉回来。

  林昼也已经买好了二十只小鸡,见他手里提着肉,疑问道:“你妈叫你带羊肉回去啊?”

  “给你们买的。”

  “我们哪吃这个。”

  “为啥不吃?”

  林昼解释道:“我们自己都养羊子,还买羊肉做啥。而且我跟你爷年纪大了,身上容易发热,吃了这不对那不对的,他现在连香菇都不吃了,挑得很,说都是发物。”

  那这么说,裴重苍完全没有可以给他们买的。家里鸡鸭鹅猪牛羊都养的有,想吃啥菜就从地里拔,葱姜蒜辣椒什么的也都种,甚至还有棵花椒树。

  “那我去换了。”

  林昼拉住他,问:“换成啥?”

  “鱼。”

  “嗨呀。人家卖肉的又不卖鱼,哪有买了又去退的,算了算了,拿回去冻起,你走的时候带走就行了。”

  带走?那裴重苍可就不干了,不由分说就往回跑,跟卖肉的老板用上了这辈子最大的耐心好说歹说退掉了,然后跑去水果摊买猕猴桃,老板问他绿心黄心红心的要哪种,他说哪个最贵要哪个,于是抱了一箱红心猕猴桃跑回卖鸡的摊位前。

  “哎哟喂,不用买啥!我跟你爷两个平时光吃地里头的菜都吃得饱饱的了,你这乱花钱!”

  裴重苍示意奶奶往回走,自己率先迈出腿去,林昼只好跟上。“多吃水果身体好。”裴重苍说,林昼只好无奈摇头,念叨着你叔挣钱不容易,你给你妈省点,你妹妹也上学了,家里两个高考的,家里花钱的地方还多得很。

  裴重苍严肃地说:“我花的是我自己的钱。”

  林昼打了他一下,“妈给你你省下来的钱也不能乱花啊!”

  裴重苍再次严肃纠正道:“是我自己挣的钱,不是谁给我的。”

  林昼一怔,随即严厉道:“你还在外头打工?!不是说在好好学习了吗,咋不听话?”说着就又打了下裴重苍的背。

  “没有,是之前剩的。”裴重苍说,心想真该让黎桦来接受奶奶的教诲,不得把他背打乌才怪,哪还敢犟嘴。

  林昼这才松了表情,说:“哦,你晓得就好,不准再像以前一样课都不上跑出去做啥子兼职哈!你妈生你养你,支持你上学,这好多娃儿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你可不能辜负你妈。”

  “嗯。”

  裴重苍不知道的是,黎桦这会儿确实正在接受教诲。

  徐意欢、潘政、乔浔、喻净、何柠、黎桦,六个人在必胜客围坐一桌,原本应该是个开开心心的聚餐,气氛转变只在喻净说出“黎桦现在在勤工俭学”那一刻,何柠得知黎桦不仅在炸鸡店排班兼职而且还会抽空接发传单的活,表情瞬变。

  “你不说你要好好学习考来上海吗?”

  “呃......”

  “你骗我?”

  “不是,我是这么说过,但是我得生活不是——”

  “你晚上跑出去打工,白天还怎么上课,你不听课怎么写作业,你不写作业怎么能真正学会那些知识?”

  黎桦摸摸鼻子,说:“没那么夸张,我也不是每天都去,就偶尔才去一次而已,而且也不耽误学习。”

  “怎么不耽误学习了,你没看你的成绩吗,才多少分啊。”

  “啊,一模成绩出了?”

  “我说的是你之前月考的成绩。一模的成绩出了?”何柠看向他人。徐意欢摇摇头,说了个没出,便接着吃自己的焗饭了,并制止了潘政把菠萝和虾仁往自己盘里拨的行为。喻净是被乔浔强行叫来的,说即便是单身狗也可以做个伴,本来上午还好好的,六个人围坐在一起,看书的看书、写作业的写作业、讲题的讲题,多么和睦,谁让何柠偏压不住热恋的喜悦和黎桦眉来眼去,喻净便挑了事,问何柠家是不是打算在上海买房子。

  何柠当然没那么多心眼,就如实回答了,说得等几年,等自己毕业落户的时候才能考虑买房。徐意欢说非上海籍应届生就业落户要考察积分的,不过何柠这样成绩优秀,又积极参加活动和项目的应该不愁分,爸妈只准备钱就行了。

  于是喻净就说:“那将来你们俩新房都是女方出钱咯?”

  本来这也没啥,其余人帮着何柠说黎桦将来上进一点,两人是很有可能共同打拼买下新房的,喻净却说:“共同打拼?怎么个共同打拼法,让何柠家买下炸鸡店黎桦从服务员升店长?”

  何柠当然立刻抓住他话里的奇怪之处,问出了实情。

  于是便形成了何柠与黎桦的两两对峙,其余人一言不发赶紧点菜但吃不语。

  “一模的成绩等出来再说,就说你之前几次月考吧,虽然说有进步,但是你知道照你这个进度,就是再读一年高三也不足以考进上海的啊。”

  黎桦把意大利面在叉子上转了几圈,讷讷地说:“那上海不也有大专吗,又不全是复旦那样的,我本来也不可能考上复旦啊......”

  何柠打了他一下,“你得朝着本科努力啊!大专算什么目标!”

  黎桦索性拿手撑着头,说:“可是我是真不喜欢学习啊,要不喜欢学习的人随随便便一学都能上重本的话,那我就不是黎桦了啊,那是天才。”

  “又没让你非得上重本才行,我是说,目标设置成大专,你还有努力的空间吗,大专收分低的比比皆是,你至少拿本科当目标吧。”

  徐意欢拿勺子指指潘政的脸,光动嘴不出声说道:听见没,给我有志气一点。

  潘政做了个上世纪港片常出现的警察的超酷敬礼动作,同样无声道:Yes,madam!

  何柠叹了口气,说:“你不尽全力学习,怎么知道自己没希望呢?”

  黎桦没吭声。

  乔浔瞪了眼喻净:你看看你,没事瞎说什么钱不钱、兼职不兼职的。

  喻净笑着摊手:怪我?我说的不都是事实。

  乔浔叹气,这一桌子男的,一个沉迷恋爱,一个为现实与理想挣扎,还有一个没心没肺还以看别人笑话为乐。不是直男就是傻逼,一个个的能不能成熟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