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你比炮车还好补[电竞] > 第61章 我等你带我进世界赛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喂!站住!”顾风看到苏希手上的血,当即朝着那个送花的人追过去。

  “保安——”老邓大声叫人:“抓住那个人!快!”

  “去医院!”安林被苏希满手的血吓得脑子一片空白,他捧着苏希的手往商务车的方向走。

  “麻烦让一下!”现场的记者本来都在收设备了,听到刚刚的动静全都冲了上来,早就将几他们围得水泄不通,根本走不快。

  “拜托让一让!”拥堵的人群挡住安林的去路,他急得声音都有些不稳,伸手去推堵在前方的记者。

  “别慌。”苏希用没受伤的左手握住安林出声安抚他:“应该没什么大事,都不怎么疼。”

  安林抬头看了下他,额头上都疼出汗了还说谎,继续往前推着人群。

  “麻烦让一下。”苏希两步跨上去将安林护在怀里,举着满是血的手对记者说:“我刚刚遇到一些意外,现在手受了伤要去医院,有点急,可以让一下吗?”

  “请问刚刚是发生什么事了?”一个记者问。

  “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没时间接受采访。”老邓从后方挤过来拦住记者,并且大声喊工作人员过来帮忙。

  “怎么了怎么了?”张君毅和李梦闲听到动静跑了过来。

  “卧槽怎么搞的?”李梦闲吓了一跳,急忙跟着解围。

  还好停车的位置不算远,安林一路带着苏希跑上了车。

  “去医院,快!”安林上了车就打开自己的外设包,他的包里好像有之前买东西送的一次性的无菌布,记得当时随手放包里了,这会儿却怎么也没找到。

  他急得把东西全倒了出来,键盘鼠标散到车座底下也没管,总算是找到了那个小包装。

  “痛不痛?”老邓拿了一瓶矿泉水和一包纸巾过来想给苏希洗一下。

  “不痛。”苏希看了下眼前低着头给自己擦手的人,“嘶——”

  安林根本没做过这种事情,只会胡乱擦,不小心碰到苏希的伤口,疼得他皱了下眉。

  “我来吧安林?”老邓小心移到后座来。

  安林刚刚把人碰到了,也不敢再下手,只好让开位置让老邓上。

  老邓用水沾湿了棉布,轻轻在苏希手上擦拭,血迹清除掉,露出十几道被割开的伤口,刺眼地横布在苏希的手掌。

  安林看着那些被划开的皮肤,有几道深得都能看到里面的肉,眼眶瞬间红了。

  “没事的。”苏希用左手去牵他,“就是看着吓人了点。”

  安林抹了下眼睛,转过脸看向驾驶位,一开口声音都有些发颤:“师傅还有多久啊?”

  “快了,过了这个红绿灯就到了。”

  “乖,别怕。”苏希拍了拍他。

  安林不想让他担心,点点头没说话。

  到了急诊,医生给苏希处理伤口,安林就站在旁边看着。

  伤口有些深,受伤时间又有一会儿了,虽然没再流血,但伤口处已经开始发白往外翻。

  “医生,他这个不是中毒了吧?”安林眼睛盯着苏希的手目不转睛。

  “没有,就是被划破了,是什么东西划的?”

  “不知道。”苏希也没看清花里藏的什么东西,“应该是钉子或者针之类的吧,感觉挺细的。”

  “是鱼钩!”老邓刚刚收到的消息,“那家伙在里面放了很多鱼钩,他自己还再次打磨过!操他妈的...”

  医生点点头,又说:“没什么大碍,就是有几道口子比较深,还伤到了血管。回去手别动,休息段时间就好。”

  “我这个要多久才会好?”苏希看着医生给他缝线,面色有点凝重。

  “用不了多久。”医生给他绕了几圈纱布,“一周左右就差不多了。”

  “一周?”老邓有些不敢相信,“医生,他是一位职业选手,打电竞的,你知道吗?就是英雄联盟的比赛。”

  “听过,那个电脑游戏是吗?”

  “对,他后天还有比赛。”

  医生皱了下眉:“后天肯定打不了了,他这个伤口最快也要下周才能长好,期间如果再动的话很容易牵开伤口,到时候还要重新缝线。”

  “......”老邓一下说不出来话,抬头和苏希面面相觑。

  “好了,去拿药吧,拿完药就可以回去了。”医生放好工具,一边摘手套一边往外走,“回去要好好休养,这几天不要沾水,也不要吃辛辣的东西,期间伤口可能会比较痒,忍忍就好...”

  医生还在叮嘱,剩下的三人脑子却懵了。

  Groge从门外进来,额头上都是汗,还有些气喘,脸色也有点难看:“你们怎么搞的?怎么会有粉丝闯进来?”

  “都怪我。”安林心中满是悔恨,“那个人...”

  “不怪你。”苏希拉住他,“如果我没有去接的话,被划破手的就是你了。”

  “怪我。”老邓扶额,“我应该让工作人员把那个人拉走的。”

  “现在讨论怪谁有用吗?”Groge的语气不大好:“现在的问题是后天怎么办?”

  “找个人替我吧。”苏希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缠着的绷带,“二队的Lam还不错,让他替我上。”

  “......”Groge推了下自己的眼镜,“你知道后天的比赛有多重要吗?”

  “知道。”

  “那你还让Lam上?他跟你们从来没打过,突然...”

  “那能怎么办?”

  “老邓你问问官方能不能改时间。”

  “我早就问过了。”老邓靠在苏希柜子边十分苦恼,“最多也只能延后三天,咱们LPL的赛程本来就比各大赛区晚,欧洲那边都打完了。夏季赛结束后马上总决赛就要开始,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能给咱们。”

  “这个本来就是他们的失误,他们现场安保没做好让无关人员进了场对我们的选手造成了伤害就该让他们赔偿!”

  “我说了,他们虽然承认他们的错误,但最大的问题还是我们自己,是我不该让安林去接什么礼物。”

  “我记得以前也出过类似的事件吧?”

  “有,两年前韩国那边也有人攻击选手,把人手弄骨折了,那支队伍直接判的负,我们这还是因为那次过后的新规才能把时间延后,不然就...”

  教练也不说话了,房间里一片寂静。

  “还是让Lam上吧。”苏希率先打破沉默,抬头看着Groge。

  Groge没回答,转过头问老邓:“其他几个呢?还有那个伤人的抓住了没?”

  “风仔当场就抓住他了,现在正在派出所里做笔录,和其他几个队员一起的。对了,安林你等会儿也要跟我一起去。”

  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安林点了点头没说话,苏希碰了下他的手,安林抬眸看了他一眼,眼眶鼻子都红红的。

  “据说那人是安林的黑粉?”

  “不是。”老邓摸出手机看刚刚李梦闲发过来的消息,“他是VSG的粉丝,也经常在网上黑安林,安林最近几场打得都不错,今天又发挥得特别好,他害怕咱们把VSG淘汰掉进不了总决赛...”

  “他脑子是不是有毛病?”教练气得无语,“VSG春季赛积分榜第一,就算我们三场全胜把他们打下去了,他们也还有冒泡赛可以打。”

  “谁知道他要做这种事,他可能觉得VSG最近状态不太行吧。”老邓也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做出这种事来,真他妈的脑残!”

  教练无力的靠在墙上,低头沉默着。

  苏希再次开口:“Lam最近练得怎么样?”

  “我也不太清楚,正在问二队的教练。”老邓在手机上回着消息,“说是还不错。”

  “就算他最近练得不错也不能说上就上。”Groge眉头皱得很深,“别说他从来没有跟其他几个人磨合过,就算磨合过也是没上过场的新人,没有大赛经验,到了场上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苏希抬了下自己的手,“去租一个吗?”

  “现在还有哪个队有别的选手愿意租出来的?”

  “那怎么办吧?”

  教练也说不出来,他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忍住了,平复了下自己呼吸无力道:“我先回去看他最近的rank。”

  “那安林你去做笔录吧。”老邓站了起来,“我找了两个助理在楼下等你,做完笔录就直接回来,路上小心点,我先送小希回去。”

  安林点点头,看了看苏希。

  “去吧,路上注意安全。”苏希投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

  安林回到基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站在基地大门口望着灯火通明的大别墅发呆。就在今天以前,他还觉得有希望可以争夺总决赛的名额,可现在...

  “安林!”旁边有人叫他。

  安林转头去看,旁边的保姆车里探出一个脑袋来,他很是惊讶:“赵霁月?”

  “儿子?”在赵霁月身后,许婧偏着头跟他露出个笑来。

  “...妈妈!”安林快步走过去上了车,“你们怎么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当然要来看看你。”安林才坐下,许婧就拉着他的手仔细检查,“你没什么事吧?”

  “没有,我很好。怎么不进去?”

  “他们说你去做笔录还没回来,我和霁月就干脆在外面等了。而且你爸爸在里面,我们再进去动静就有点太大了。”

  “我爸也来了?”

  “嗯,他在里面谈事情。”

  “什么事?”安林皱了下眉,林正业的脾气不太好,安林怕他在里面乱甩锅,“我今天没出事,我队友帮了我手却受伤了,我爸他不会...”

  “没事,别瞎想。”许婧打断他,“你爸爸是在里面开会。”

  “开会?”林正业开会怎么会来SOG?

  “嗯,是关于你们战队的事。”许婧摸了下安林的头,“你还不知道吧,你爸爸现在是你们的战队的大股东。”

  “啊?”

  许婧笑着跟他解释:“你以为你们为什么突然换基地了?”

  “他...”安林一下没反应过来。

  “你没发现现在的基地条件比之前好太多了吗?这边环境好,清静又不偏僻,给你们一人一个房间,还专门有人给你们洗衣服,饮食有一半都是按你的口味来做,设备也更新了一遍,连电竞椅都换了。”

  “这个别墅也是爸爸提供的?”怪不得装修风格也是他喜欢的。

  “不然呢?你是不是以为你爸爸一点都不关心你?”许婧自然知道自己儿子的那点心思,“他虽然一开始确实不赞成你来打职业,当然现在也不是很乐意。但其实也有默默地关注你呢,我之前还看到他看你的比赛。”

  “上回的热搜也是许叔叔帮忙解决的。”赵霁月在旁边补充。

  安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确实是这样认为的。林正业一直对他打职业持反对态度,而且这几年两人之间几乎不怎么说话。

  “其实你爸爸只是嘴硬心软而已,对他自己的儿子很上心的。”许婧又摸了摸安林的脸,“怎么瘦成这样了,没有好好吃饭吗?”

  “有好好吃,只是不长肉。”安林低着头。

  “今天是怎么回事?我看网上说是黑粉?”

  “不是,是别的队的粉丝。”安林在车里跟许婧解释了一遍,三个人在车里又聊了会儿天,林正业就出来了。

  一起出来的还有俱乐部的其他高层领导、教练、经理还有苏希。

  几个人在门口说了几句话,林正业就朝这边来了,一抬头看到坐着的安林:“哟,回来了?”

  “爸。”安林下了车跟他打招呼。

  “嗯。”林正业打量了番儿子,“怎么又瘦了,你怎么搞的?这边饭菜吃不惯?”

  “谢谢爸!”安林想起刚刚许婧说的那些事,心中暖暖的,上前一把抱住林正业。

  “臭小子,跟你爹谢什么。”林正业也回抱住他,“没受伤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

  许婧看着父子两抱在一起十分欣慰,眼睛往后方去瞧了眼人群,打量一番后拉着赵霁月问:“你上回说的那个什么粉?”

  “CP粉?”

  “对,是那个吗?”许婧指着缠着绷带的苏希问。

  “阿姨,CP粉说的是我!”

  “那你不是说他吗?”

  “是他没错。”赵霁月跟她解释着:“我意思是我是他和安林的CP粉!”

  “那是什么意思?”

  ...

  `

  苏希正坐在自己床上看今天的现场视频,当时现场媒体很多,乱成一团。

  “抱歉,请让一让!请让一让!”镜头上是他手部的特写,声音却是安林发出来的,听起来又慌又急,还带着点颤音。

  遇袭的事情很快就上了热搜,官博也通报了这条消息,评论里铺天盖地的在骂。

  ‘是什么司马的玩意儿袭击了我苏爹的!’

  ‘官方的保安是干什么吃的,能让粉丝带着凶器进场?’

  ‘战队经理又在干嘛?这还不开除?’

  ‘靠,这个人是不是VSG专门找来的?他们最近确实很拉胯!’

  ‘关我VSG有毛线关系,吃屎吃多了到处喷?’

  ‘那个人都说了是V粉了,怎么跟你们没关系?’

  ‘呵,是V粉就有关系了?我和你爹都是人,那我就是你爹?’

  ‘妈的,被划手的为什么不是这个ADC!’

  ‘死混子混就完了,还要给我苏爹招来祸害,怎么还不退役!’

  ‘有他在SOG就没一天好日子!谁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麻烦!’

  “希哥你在吗?”敲门声响了。

  苏希关了手机去开门,安林站在门口看着他。

  “怎么脸色这么差。”苏希将他拉进来坐下,摸了下他的脸,又凉又白。

  “没什么,可能在外面呆久了。”安林低头找到苏希受伤的手,“你手疼不疼?”

  “已经不疼了。”苏希举起手给他拿了下,“就是包得有点厚,看着吓人。”

  安林看着白色的纱布没说话。

  “怎么不跟你爸妈多聊会儿?”苏希坐在安林旁边,任他捧着自己的手。

  安林摇摇头:“说起这个,你早就知道我爸注资战队的事了?”

  “嗯。”苏希点头,“夏季赛还没开始前就知道了。”

  “我爸刚刚跟我说了件事。”安林看着他眼角有些发红,“他说你之前在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如果换掉我你也不打了。”

  “哦,那个啊。”苏希一听,面色也有点不自然,他回忆了下说:“之前是我听到高层有人说因为舆论可能会从二队提一个ADC上来,把你按死在饮水机位,我也没确认是不是真的就直接冲到会议室去了。”

  “你...你不许这么说!”安林难得的有点想生气,“就算我被换掉了,你也要继续打下去。大不了我一直看饮水机,或者去二队...”

  “你是我找来的,我怎么能让你去看饮水机?而且你还没有在赛场上发光,不能就这样藏起来。当时你爸在阳台接电话,我也没注意,要是我看到他在就不说了。有你爸帮你出头,我根本不需要再担心。”苏希笑了下,不要脸地自夸:“而且他们怎么可能会不让我打?SOG就指着我C,没了我这个野爹,三路都得崩。”

  “后天...”他的话让安林想起了现实——后天就真的没野爹了。

  苏希哑然,他的手短期内肯定是打不了。

  两个人靠着坐在一起沉默着,他们都知道,要是后天赢不下来,就意味着他们彻底失去角逐总决赛名额的机会了。

  “我伤得不重,这两天尽量不动这只手,应该好得挺快的。”苏希扯了下嘴角,“老邓不是说可以延后三天吗?那就有四天时间了,医生说我的手下周就能好,到时候...”

  “不要!你的手没完全恢复前,不要上场。”安林一口拒绝,如果苏希的手没好完就上场,说不定会重新扯开伤口,职业选手的手有多重要他又不是不知道。

  “没事的,到时候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要!大不了我们...我们明年...”安林也说不下去,他眼眶泛酸,SOG真的因为他可能连世界赛都进不了,“对不起....”

  “怎么又说对不起?”苏希用左手捧住他的脸,“怎么了宝贝儿,别哭。”

  安林的眼泪簌簌地往下掉,落在苏希的手上,哽咽着道歉:“都怪我,要是我不去理那个人直接走掉,就没这么多事了,对不起...”

  “乖,别哭。”苏希把他拉进怀里抱着,“不怪你,别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安林情绪开始崩溃,他难以自制地自责:“我进战队就没发生过好事,也没打出什么像样的成绩,现在还让你因为我受伤,我...你们把我换掉吧?我可能,可能不适合呆在这里,我...我回二队,不...我直接退役好了...”

  “不许这么说。谁说你进队没好事的?你的到来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好事。”苏希左手抱着他,右手则举在半空中,样子有些滑稽,说出的话却很温柔:“我有时候就会想,我做得最正确的决定就是让你进SOG。我以前除了比赛什么都不在乎,但从你来后,我在乎的东西就多了起来,想看你笑,想和你呆在一起,想和你一起打比赛,还想和你站在一起,站在全世界面前。”

  “可是现在我们连世界赛都...”

  “...尽力就好。”苏希也没有信心,“我这两天先指导一下Lam,如果四天后我的手好得差不多了...”

  “不要...”安林依然很坚决,在他怀里摇头,“你的手没好前不准上场...”

  苏希苦笑:“嗯...”

  “我会尽力,那三天我去经理说让他去跟官方要过来,我会和新打野尽快磨合,熟悉双方节奏,BW我们之前跟他们打过的,我知道怎么跟他们打...”

  “......”苏希抱着他没说话,BW的实力不错,而且都是为了世界赛的名额,肯定也会不留余力。

  “他们其实也不怎么强。”安林自我安慰着,“起码下路对线我不会输,风哥对线也很强,只要我们野区不丢,保持好节奏,还是能打的。”

  “...嗯。”

  安林抹了眼泪从他怀里起来,又端着他的手看了半天,最外面有一点红色:“是不是出血了?”

  “不是,这个在医院的时候就有了。”

  “我当时应该自己去接的。”安林盯着那点不明显的红皱起眉头。

  “小傻子。”苏希敲了下他的额头,“要是你去接,受伤的就是你了,而且那个人本来就是冲着你来的,说不定你会伤得更深。”

  “那也总比让你受伤要好。”

  苏希抬起他的下巴,注视着他,“宝贝儿,对于我来说,这不是伤,这是战功、是我的荣耀,它是我保护你的见证。”

  安林鼻子发酸,眼中又蓄起了泪,他吸了吸鼻子闭上眼,小心拉开苏希的右手主动靠上去吻住了他。

  苏希自然不会拒绝头回主动的安林,左手托在他脑后,回应着这个吻。

  安林在深吻中止住了哭泣,呼吸却乱了节奏,苏希松开他时,两人都倒在床上。苏希虚压在他身上,视线炙热的胶着在一起。

  “...”安林脸红透了,他的身体有了反应,两人贴得很近,他害怕被苏希发现,想坐起来,就轻轻抬起腿...

  “宝贝儿...”苏希眼中聚起风暴,压抑地唤他:“别乱动...”

  安林身上还穿着队服裤子,夏装很薄,自然知道自己刚刚碰到了哪儿,

  “抱歉,你头回主动亲我,我太激动了...”苏希耳尖也红了。

  “......嗯。”安林脸上快要滴血了,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但你也有反应了。”苏希肯定的说着,眼中带着笑。

  “......”安林连呼吸也发起抖来。

  苏希往上弓起身,左手轻轻勾起安林的衣服下摆,声音哑得不行,“我帮你...”

  “...别。”安林犹豫了一下抓住他的手。

  苏希看了他几秒,松开手有些尴尬的坐直身子,“抱歉,我太心急了...”

  “不是。”安林知道他误会了,急忙解释:“我,我等下要去打rank,我怕我被...被你...过后就没心思了。”

  “现在都快两点了,还要排?”

  “嗯。”安林点头,“今天还能再打几局,还要研究一下对手...”

  “尽力就好...”

  “我肯定尽力!不仅尽力,我们还会赢的!SOG不会在这里止步!”安林眼神坚定,他看着苏希受伤的手,“你也要快点好起来,你还要带我打世界赛!”

  苏希被他的眼神触动,无声地笑了:“嗯,我等你带我进世界赛。”

  安林喉结动了动,捧着苏希的脸又狠狠地亲了亲才说:“我去训练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