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你比炮车还好补[电竞] > 第52章 抱歉,你哭得太可怜了,没忍住...
  6月10日,夏季赛常规赛的第一天,SOG就要上场。

  因为是夏季赛的第一场,前面会有冗长的开幕表演,要等表演结束后比赛才会开始,SOG在后台等了很久。

  快五点半时,主持人终于叫到两支队伍准备上台见面。

  “还好吗?”舞台后面,苏希转身看着安林有点担心。

  “嗯。”安林点头,脸色有点白。

  苏希从队服口袋里摸出一颗巧克力拆开递到安林嘴力,“张嘴。”

  安林看了下旁边的摄影机,有点不自然的吃了。

  和幕后的昏暗不一样,舞台上的灯光晃得刺眼。安林才一上台就被灯光照得闭上眼睛。

  “A皇牛逼~”台下不知哪里传来一声呼喊,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哄笑。

  强光打在他身上,将他整个人暴露在观众面前,他看不清台下的人,却感觉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讥笑,面露不屑。

  ‘滚下去!’

  ‘混子!’

  ‘躺狗!’

  ‘废物AD!’

  安林感到一阵头晕,眼前也有些发白,冷汗不断从额角流了出来,胃酸在胃里汹涌的翻腾着。

  耳边似乎响起了嘲笑声,网上的谩骂似乎有了声音,从异次元里传进他的鼓膜,那些声音愈发尖锐,带着愤怒和讽刺,震得他心脏剧烈地跳动。

  有人碰了下他的手肘,安林才回过神,苏希示意他向观众鞠躬,安林跟着队友做了。

  台下的观众自然也看到这一幕,又爆出来一两句‘A皇牛逼!’‘A皇不用鞠躬’。

  安林牙关动了动,用力地咬下嘴里的巧克力,牛奶的甜化在口腔,可可的苦却流到了心底。

  第一场比赛是SOG对战EK战队,这支战队春季赛的成绩并不怎么样,连季后赛都没有进。

  “我前期先帮中路抓,下路先稳住,等支援就好。”苏希选的潘森打野,这个英雄当前版本很强势,配合线上能很好的gank。

  “好。”安林这把没选到版本强势AD卡莎,苦练了一个月的莎弥拉又刚被削进下水道,在对面抢到厄斐琉斯又ban掉凯特琳的情况下只拿到烬,而烬也是刚刚才削弱过的。

  不知道是不是场馆里灯光太亮,还是太久没打过比赛,安林从游戏开局就有些不在状态。

  清完这波兵线回城,不知道第几次调整自己的耳机,不管是截在头顶还是脑后,他总能听到耳朵里面有别的声音。

  顾风坐在旁边看到忍不住问:“需要叫暂停吗?”

  “没事。”他把麦克风位置拉低了些,继续往线上走。

  李梦闲这把选的锤石,抓到对面AD走位的小失误,一钩子钩住就Q了上去,接着将灯笼扔到安林面前,安林捡灯笼跟上伤害,厄斐琉斯闪现治疗逃跑,锤石还想跟,但烬却回头了。

  “不追了吗?”李梦闲有些奇怪,如果是平时的安林,肯定要越塔强杀对面的。

  “...不了吧。”刚刚对面AD闪现的时候,安林第一反应是也跟闪的,但手指快要按下闪现的时候却停住了。

  脑子里面响起了那些骂他的话。

  ‘暴毙AD!’

  ‘见到残血失了智。’

  ‘不上头会死?’

  ...

  潘森站在野区没动,镜头一直切到下路,刚刚的小团战苏希尽收眼底,他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突然屏幕边缘开始闪烁红色,对面上野两人出现在了面前,对着潘森疯狂输出,苏希来不及逃跑,交了个死亡闪现。

  导播将这一切都记录下来,现场解说看了情况表示遗憾,场下则传出一阵嘘声。

  “我的。”苏希复活后重新回到野区,但他的BUFF和三狼都没了,只好转去下路。

  “下路有机会吗?”潘森走到塔后方的草丛里。

  “我去卖。”烬推缓补兵的速度,不着痕迹的往河道上方靠,但安林不知道怎么回事,走得有点过远了。

  刚靠近草丛,里面跳出来一只螳螂,给他挂上减速技能。

  “后退!”苏希迅速跟上来。

  “点灯笼!”锤石立刻将灯笼扔出,但对面AD在灯笼旁边放了一个真眼。

  真眼就是一个暴露在外的眼石,除非特定的装备外,英雄只能通过四次普通攻击才能将其排掉。

  灯笼的位置和真眼重合了,安林连续点了两下真眼也没点到灯笼,这时辅助露露又给了他一个变羊,变羊期间英雄无法施放任何技能或攻击,还未等变羊效果结束,安林的屏幕就灰了。

  没了ADC的野辅无法和对面下野三人作战,只好后撤。

  “......”安林脸有一瞬间又红又白,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卖过头了,想解释,但这没法解释,就是纯粹的失误。

  “没事,还有机会。”李梦闲看了下他的脸安慰。

  “别急。”苏希开口说道:“没关系的。”

  “嗯...”

  真实情况却是越来越糟,安林甚至连兵都漏了好几个,一波塔兵他就补到三个,对线也被对面压制。

  中期中野下来支援时,他也总是慢了半拍,本来还算势均力敌的双方彻底变成劣势,到了后期根本没人能扛住发育起来的厄斐琉斯的伤害,34分钟时输掉了第一局。

  第二局安林的状态也没好到哪去,不仅如此,整个SOG都打得很烂,苏希更是一开始就丢了野区,失去主动权的瞎子什么事也做不了,没了打野支援的三路被对面疯狂针对,带着三路一起崩,这局只用了19分钟就被对面推平了基地。

  晚上复盘的时候,一直很严肃的教练却没说什么,只是客观地盘完两局就走了。

  安林坐在电脑前看着今天的比赛回放。弹幕特别多,而且10条里面有8条都与他有关。

  ‘这炮车也能漏就离谱!’

  ‘好补!’

  ‘A皇有钱,不在乎你这一个炮车。’

  ‘牛逼牛逼,A皇这波卖得属实妙,我们黄金也打不出这种操作。’

  ‘EK战队是不是不想活了,这么杀你A皇,信不信把你战队解散了?’

  ‘A皇站在原地干嘛?’

  ‘不知道,可能是在等塔皮自己掉光吧,毕竟才160,A皇根本看不上。’

  ‘#A皇,有钱#’

  刚从会议室出来的苏希看到蹲在椅子上抱膝的人,上前把视频关了。

  “吃饭了没?”苏希摸了下他的头发。

  安林摇摇头。

  苏希一把将他拉起来带着上了三楼,又从厨房拿了一些吃的放在桌子上。

  “我不想吃。”安林坐在苏希的床上,看着眼前的食物毫无胃口。

  “今天早饭就没吃,中午就吃了两口,你要修仙啊?”苏希端了一碗粥舀了一勺递到他面前,“张嘴,我喂你。”

  “......”安林张口吃了。

  “你爸妈那边电话打通了吗?”苏希又舀了一勺。

  “嗯。”安林慢慢把粥咽下,“今天早上我妈给我打电话了,她说没受什么影响,我爸的助理也给我回复说都没事。”

  “既然都没事你了还在烦什么?”

  安林咀嚼的动作慢了下来,低头不知在想什么,半响没有说话。

  苏希空出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迫他抬头看着自己。

  “我是不是不应该来打职业?”安林眼眶红红的,音调也不高。

  苏希搁了碗,两只手捧着他的脸,将他拉近,“宝贝儿,你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就不能只享受它带给你的荣光和掌声,这条路上的的坎坷和荆棘你也得受着。”

  安林被他突然的举动弄得呼吸有点快。

  苏希见他思绪逐渐回拢,双手扶住他的肩膀,淡淡地笑了下继续说:“SOG的粉丝很多,你这个位置有很多人盯着,以往每一任SOG的ADC都是LPL的顶尖选手,他们对你的期望值很高,你以前没什么名气,突然冒出来,喷子接受不了,自然看你什么都不对。难道你要因为别人说了几句就要放弃吗?好好想想,你为什么要打职业?”

  安林眨眨眼睛没有说话,只盯着苏希。

  “你是为什么要打职业?你选择这条路的初衷是什么?是为了让他们吹捧你吗?”

  “...我喜欢打游戏。”这个游戏带给安林的东西太多了,陪伴了他孤独的少年时光,燃起他全身的鲜血,激发他想攀登的渴望。

  “那就好好打,你看,你并不是为了红才打职业的对吗?”苏希用拇指揉了揉他通红的眼角,“不要被舆论打败,也别让流言弄脏了你的梦想。”

  安林表情有些动容,他想到今天的比赛,心中满是歉意,“今天的比赛我很抱歉,我...”

  “今天你确实打得很烂。”苏希实话实说,“整场都不在状态,补刀补得稀碎,走位不好,伤害也不敢打,连对面技能都没记住,全程都在梦游。”

  “...嗯。”安林羞愧地低下头,“对不起。”

  “我不要对不起。”苏希不准他低头,“也不要今天这个畏畏缩缩不敢往前的AD,我要以前的安林,要那个敢打敢上,往前了就不回头的ADCarry。”

  水气涌上安林的眼眶,他让苏希失望了。

  “不要觉得抱歉,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苏希将他溢出的泪拭去,“但你要对得起和你一起作战的队友,带给你压力的对手,你面前的兵线,还有你手中的英雄,和操控英雄的你自己。你要让你努力拼过的一切都不留遗憾。”

  安林哽咽着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怎么还没完了?”苏希揶揄着,才给他拂去,又有新的泪滴落下。

  安林虽然平时又怂又内向,但也没在外面哭过,可这会儿眼泪却不受自己控制,总往下掉。他有些不好意思,想挣脱脸颊边的手掌。

  “躲什么?”苏希不让他躲,眼中带着笑意,“在我面前哭又不丢人。”

  苏希低头看着安林此刻正臊得有些烫的脸,小家伙鼻尖也红红的,眼泪还挂在睫毛上,瞳孔在灯光下显得亮晶晶的。

  苏希的呼吸有些乱,喉间也有点发紧,他做了个吞咽的动作,随后低头在安林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安林立刻停了眼泪,全身肌肉都绷紧了,瞪着通红的双眼看着眼前放大的脸。

  “抱歉,你哭得太可怜了,没忍住。但...”苏希的耳尖也有些红,眼神却很认真,“我能再亲一下吗?”
    《你比炮车还好补[电竞]》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