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你比炮车还好补[电竞] > 第25章 第 25 章
    《你比炮车还好补[电竞]》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安林第一个到山下,靠在护栏边等剩下的人,打开手机刷了会朋友圈,安林看着屏幕发呆。

  也不知道赵霁月和苏希怎么样了。

  安林忍不住给苏希发了条微信:你们怎么样了?赵霁月是不是很笨?要不还是我来教她吧?

  苏希没回。

  安林又给赵霁月发:你学成什么样了?

  赵霁月也没回。

  安林呆呆地看着手机发愣,他们两个怎么回事,要不还是去看下吧。

  “你好快!”米可到了,“我都追不上你。”

  安林莞尔,“你们串道了吧,我是直着下来的。”

  “他们一直在后面追,我就多转了会儿。”米可滑到安林旁边,“看你滑得不错,是经常玩儿吗?”

  “以前在国外的时候玩过一阵子。”

  “那这个雪跟国外的比怎么样?”

  “差不多。”安林想了想,“不过我之前是在阿尔卑斯山那边玩的,那个雪是粉的,这个雪有点湿了,感觉上有点不一样。”

  “哦,那边我也去过。风景特好,尤其是天气好的时候,对面的山脉都看得很清楚!”

  “对,那边风景很好。”安林想起来,“还有雪地摩托车我也喜欢。”

  “我也玩过那个,但技术不太行。苏希倒是很厉害,他喜欢玩滑翔伞。”

  “苏希...他也喜欢玩这些吗?”

  “对啊。”米可笑着说,“他玩滑翔伞可厉害了,几乎每年都要去玩一次。”

  “你们每年都是一起去?”

  “emm...差不多吧。”米可想了想,“大家平时都在基地训练,除了选手外认识的人都很少,所以基本上每回都是我们这些人。”

  安林点点头,“你们玩的都挺好的。”

  “一般啦,我是最菜的。”米可不好意思地说:“我其实对这些不怎么感冒,不是苏希教我我连滑雪都不会,单板是我能接受的极限了。”

  “你滑雪也是苏希教的?”

  “嗯。苏希其实人还不错,对吧?”

  “啊?哦...还可以。”安林突然结巴起来。

  “他没欺负你吧?”米可看着安林,“上回听你们谈话,好像你还挺怕他的?”

  “没...没有。”

  “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吗?”

  安林摇头否认。

  “其实他只是看起来不太好接近的样子,看面相有点凶,但如果相处久了,会发现他这个人很好,很会关心人,照顾队友情绪,能敏锐地察觉并调解朋友之间各种小问题。他其实是个很细心,也很温柔的人。”米可笑了笑,“甚至还有点老妈子。”

  “是吗...”安林想起苏希对自己的各种照顾,还有昨天晚上帮自己擦头发的情形

  “对啊。”米可想起往事,忍俊不禁,“去年春季赛的时候,阿闲得了流感,半夜高烧不退,那时候是在大连,当天晚上下大雪封了路,队医也来不了。苏希一个人走路出去给他买的药,雪都没过膝盖了,回来一身衣服都湿透了。”

  “哦...”安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不开心,“他是挺好的,对大家都很好。”

  米可看安林情绪不高,揶揄道:“怎么啦,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可能是有点累吧。”安林收好情绪,“他们下来了,我们过去吧。”

  “好。”

  几个人一起坐着缆车上山,刚下来就看到苏希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你怎么来了?”米可看到苏希一个人站在那。

  “赵霁月呢?”安林往苏希身后看了看,没有人影。

  “她说滑雪没意思就回去了。”苏希站在原地没动。

  安林掏出手机给赵霁月打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后直接被挂掉了,安林看着手机莫名其妙,赵霁月的微信就发了过来。

  赵公主:我回去了,你玩吧。

  Any:你不是说好玩吗?怎么突然回去了。

  赵公主:不好玩!

  Any:......是不是苏希说你了。

  赵公主:哼!

  Any:他看起来是有点凶,但其实人很好的。

  赵公主:他没有凶我。

  Any:?

  赵公主:他一句话都没跟我说,就一直在前面等我,我跟上去他又往前跑了,也不来扶一下我,我摔得好惨![图片]

  赵霁月发了个大哭的表情。

  赵公主:我从半山腰那里滚下去好远,旁边的陌生人都来扶我了,他就站在原地看着!丢脸死了!

  Any:......

  赵公主:我身上好疼啊!胳膊疼,腿也疼,背也疼!哪哪儿都疼!我再也不滑雪了!

  Any:......那你好好休息吧。

  赵公主:哼!

  安林掐了手机看了看苏希。

  苏希神色有点不自然,“她自己不玩的。”

  “哦...”

  “怎么啦?”米可在旁边问。

  “赵霁月好像摔得有点疼。”安林收起手机。

  “严不严重?”

  “没什么事,刚学肯定要疼一下的。”

  “那你笑得这么开心干嘛?”李梦闲凑了过来,“你不是应该去关心一下人家吗?”

  “没事,她不缺人关心。”

  “那咱们继续来两圈?”米可拍了拍安林,“这边四点多就要天黑了。”

  “好。”

  “哎,咱们人齐了来正式比一下吧?”李梦闲在一边组织,“这样,单板的一组,双板的一组怎么样?两组的最后一名今天晚上付泡汤的钱!”

  “可以啊!”

  “没问题。”

  “OK。”

  大家纷纷同意。

  张君毅、米可、尤游玩的单板,安林、苏希和李梦闲玩的双板。

  “咱们就在这边吧,这条雪道滑的人少。”李梦闲把安林和苏希带到另外一条雪道,“谁最后到谁算输哦。”

  “好。”安林做好准备。

  “那准备好的话就开始咯。倒数三、二、一!”李梦闲喊完就向前冲。

  安林和苏希也不落后,雪杖在地上一撑就飞了出去。

  雪道前面弯度比较小,三个人咬得很紧,李梦闲在最前面,苏希紧随其后,安林在最后面。

  李梦闲身形灵活,动能节奏也掌握的很好,但苏希明显更熟练一些,在一个急转弯处超过了李梦闲。

  安林今天选的板子弯度够大,所以转弯也更灵活,在弯度较多的一段路上甩开两人跑在最前面。

  过了弯道区,有一段较急的长斜坡,苏希再次追了上来,安林一直跟在后面,但苏希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领先着。

  最后一个大弯时,苏希突然加了速,丝毫不给安林机会,率先到达了终点。

  安林第二名,李梦闲最后。

  “你们也太快了吧!”李梦闲甩着手过来,“想不到安林你也这么6,我还以为你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应该不怎么会玩才对。”

  安林笑了笑,“是你前面运动太多,累了。”

  “别安慰我了,我愿赌服输。”

  “还玩吗?”苏希滑了过来。

  “可以,我们等他们单板的下来一起吧?”安林往山上看了一眼,没看到米可他们。

  “不用等他们。”苏希指着另外一边,“那边去不去?”

  “那边?”安林目光疑惑,“那边不是雪道吧?”

  苏希指的是雪道外的范围,属于野外范畴。一般的滑雪场雪道有人工维护,苏希要去的地方并没有经过雪道机搅拌和压实,雪面结冰,在这种雪上滑行摩擦力很小,速度极快,而且野外还有各种石头灌木之类的障碍,很考验滑雪技术。

  “那你去不去?”

  “去。”安林没犹豫。

  安林跟着苏希越过雪道去了滑雪场远处,这边属于天然雪坡,脱离了人工痕迹的雪地更狂野,更广阔。

  “不比赛,就娱乐。”苏希对安林说,“小心石头和树,别碰到了。”

  听着苏希的关心,安林突然想到米可说苏希对朋友都很好很照顾之类的话,心中突然有点闷闷的,就没回复,只点了头就往下面冲了出去。

  “喂!”苏希跟了上来,“慢点!”

  高山滑雪有很多不确定性,脚下的雪坡不像滑雪场那样平坦,高矮深浅各不相同,还有很多碎石树枝,安林不管不顾地径自往前,路有点窄,容不下两个人并排,苏希只好跟在安林后面,又不敢靠太近,万一前面突然减速很容易追尾。

  “许安林!你能不能慢点?”苏希直觉安林一路上情绪就不太对,在这种没有安全保障的野外滑雪速度这么快还带着情绪是很危险的事。

  在一个转弯后,安林差点撞上一棵矮树,急忙降下速度,苏希趁机拦在安林面前,拉下他停在原地。

  “你干嘛?”苏希摘了头盔,目光冰冷,“疯了?”

  “...”安林没说出来话,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刚刚差点撞上的时候也有被吓到。

  “不要命了!”

  “我...”

  “对不起!”安林还没说话,苏希却道歉了。

  “什,什么对不起?”

  “我不该那样对你朋友。”苏希目光淡了些,“她还没学会,我说要教她却把她扔在那里没管,摔了好多次,最后摔的那次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苏希以为他在为赵霁月的事情生气。

  “就算你生我气不想理我也不用这样吧?”苏希苦笑,语调轻柔,“一路上话也不跟我说一句,到这来还滑那么快,多危险啊。”

  “我没有...”安林一下有点懵,但他确实有点不高兴,“我不是因为赵霁月。”

  “不是因为她?那是为什么不理我?”

  “我没有不理你。”

  “没有?”苏希哼了声,“我在后面喊了你多少次没听见?”

  “......”

  苏希见他又不说话了,无奈叹气,“算了,回去吧。”

  “回去吗?不是才下来没多久?”

  “你这样我怎么敢放心再让你在这滑?”苏希看了下手表,“而且现在三点多了,五点不到天就要黑,这又没缆车,我们要爬山上去,等下天黑了更危险了。”

  “哦。”

  苏希带着安林穿过树林回到大路上,两个人各怀心事一路无话回到酒店,天刚刚黑下来。

  李梦闲他们已经泡在温泉里了,两人换上泳裤就下了水。

  “你们胆子也太大了吧?居然跑到野外去,晚上雪下大了很容易在山里迷路的!”李梦闲泡在水里吃东西。

  “确实有点过分了。”米可也在旁边责问,“我们才刚下来你们两个人就不见了,年前刚有人在山里迷路,找了一晚上,找到的时候人都冻僵了。”

  “就是!”张君毅跟着说,“我们都吓死了!”

  “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担心的样子。”苏希拿了根毛巾盖在额头上,“甚至还有心情吃烤肉。”

  “担心归担心,饭还是要吃的。”

  “你俩去哪了?”米可递了瓶酒给苏希。

  “没去哪。”苏希接过酒喝了一口,“带着小孩儿爬山了。”

  “爬山?”米可看了看安林,“那你们今天干嘛不跟着陈翔他们?他们这会都在天池了。”

  安林:“就爬了一小会儿。”

  “也太胡来了,好歹提前跟我们说一下。”

  “嗯,不好意思。”

  “啊!”李梦闲从水里钻出来,“这水泡着真爽!”

  “那我再给你按下去再爽一下!”尤游说着就要把李梦闲往水里按。

  “滚!”

  “哎你们看。”张君毅指着自己的头发,“我头发结冰了!嘿嘿!”

  “卧槽还真是。”李梦闲看了,“哎希哥你也有,大家好像都结冰了,我的有没有?”

  “有!跟个傻子一样!”尤游戏拿了个鸡蛋敲在李梦闲头上,“温度这么低结冰不是很正常?”

  “啊!”李梦闲捂着脑门,“你他妈有病吧,往我头上敲,我也要敲一个。”

  李梦闲说着也拿了个鸡蛋要去敲尤游,两个人在温泉里打了起来。

  安林从下了水开始整个人就蔫蔫的,今天一天累得够呛。这会儿坐在苏希旁边,看苏希剥了个鸡蛋递给他,接过来小口小口的吃了。

  “喝点茶。”苏希又递了茶给他。

  “谢谢。”

  “泡着会不会头晕?晕的话就上去坐会儿再下来。”

  安林摇头,“还好。”

  “那现在好点了没?”

  “什么?”

  “心情。”苏希看着安林,目光深邃,“现在好点了吗?都闷大半天了。”

  “嗯。”安林往下缩了缩,乖乖地捧着茶杯喝茶。

  “那...”

  “你俩说什么呢?”苏希还要说什么,李梦闲突然扔了个鸡蛋过来,砸到苏希肩上,闷响一声掉进水里,“我们也要听!”

  苏希虚起眼睛,嘴角一勾,站起来走到李梦闲面前。

  “干...干嘛!”李梦闲顿时觉得大事不妙。

  苏希按住李梦闲脖子一把将他按进水里。

  “唔!”李梦闲一头扎进水里,呛了一大口硫磺水,“咳!咳咳!”

  “哈哈哈哈哈哈!”尤游在一边笑得花枝乱颤。

  “你笑屁啊!”李梦闲挣开苏希,反手想把他也按进水里,但他人瘦,没啥力气,怎么也挣不过,只好求救,“靠,张君毅,帮我啊!”

  “我才不!”张君毅是个舔狗,“这是我野爹,我帮了你他不帮我抓上了。”

  “靠!安林!哎算了。”李梦闲一想安林肯定也不会来帮自己,“米可米可,来帮我!”

  “好啊!”米可坏笑着站起来,伙同苏希一同将李梦闲按进水里。

  “唔!!!你们两个!咳!!”李梦闲疯狂挣扎,“对不起!希哥我错了!咳咳!”

  安林在一边看着对面几个人玩,笑得气有点短,又拿了些点心吃。

  “你还好吧?”苏希玩了会儿又坐回来,看安林脸色有些发白。

  “嗯?”安林听到旁边有说话声,缓缓转头,声音有点远,视线也有些模糊。

  “你看起来有点虚,要不要上去歇会儿吃点东西再下来?”

  “嗯?我...我...”安林一下晕倒在苏希肩上。

  “喂!醒醒!喂...许安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