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你比炮车还好补[电竞] > 第10章 GG
  晚上10点,SOG基地。

  苏希进洗衣房的时候,安林正抱着衣服蹲在一台洗衣机前面,拿着手机皱着眉搜索洗衣机的型号,看样子有一会儿了。

  “你输错了,那个是字母I不是数字1。”苏希其实并不想帮他的,但安林专注的小表情让他心里有点莫名的痒。

  “啊?哦!”头顶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安林一惊,猛地站起来,衣服落了一地。

  砰——安林匆忙低头捡衣服,可能是蹲久了有点晕,不小心撞到洗衣机上。

  苏希看着他耳尖发红慌乱的将衣服塞到筒里,嘴角勾了勾,“那台是烘干的,洗衣服用这个。”说着顺手帮他把旁边洗衣机的盖子拉开。

  安林:“......”

  “这个是洗衣粉,看着倒就行。”苏希从一边置物架上拿下一个盒子,里面放了很多东西。他一件一件指给安林看,“这个是洗衣液,一次差不多倒一盖,这个是凝珠,一次...”

  “我知道怎么用。”安林接过盒子,拿了颗香味最淡的凝珠扔到滚筒里,关上门去按按钮,按了半天也没反应。

  “哦,忘了,那个好像是坏的。”苏希取出自己的衣服,看着安林脸上又红又白的,唇边笑意忍不住,“用我这台吧。”

  苏希拿完衣服就走了,安林磨了磨后槽牙,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换到苏希刚刚用过的洗衣机里,盖上盖子按开关。

  `

  “你们要想知道自己去问苏希啊,干嘛来我这问?”洗好衣服下楼,李梦闲正在电脑面前回答直播间的弹幕。

  “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直播?”

  “自己问,我才不帮忙呢。”

  “Any?可能下个月吧,他那边直播的合约没到期呢,这个月应该都不会直播。”

  李梦闲吸了口奶茶,回头看到安林坐在位置上,闭了麦,“我今天就不该直播,全是要吃你俩瓜的,哎,我能说吗?”

  “说什么?”

  “说你俩的爱恨情仇啊。”

  “恩,我也有点好奇。”顾风在旁边下棋,听到谈话也插进来问:“希哥杀了你31次,你什么感觉?”

  安林十分无语:“没什么感觉,我那天都连跪一下午了。”

  “不会想报仇吗?他真人就在这,要不我们给你按住他?”

  张君毅接道:“我可以帮忙!”

  安林:“......不用。”

  “那希哥你呢?”李梦闲转头问苏希。

  苏希坐在位置上看比赛回放,听到话不咸不淡地说了句没有。

  “嘁,你那天明明都杀疯了。”李梦闲小声碎碎念着转回身看着自己的电脑画面。

  安林靠在椅背上发呆,其实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心态有点崩,但过后也就翻篇了。

  即使后来知道那个人就是苏希,安林也不可能真的对苏希有什么看法,毕竟不能因为自己菜被人针对了就怪到那个人头上,那也太捞了。

  想起今天的比赛,第二局苏希更是放弃了当前版本最流行的野核选择四保一帮他。虽然赛后采访上,苏希说四保一是因为礼尚往来照顾对面下路,但其实安林很清楚,真正原因只是因为他第一天上场,如果战绩太差的话,会被喷子追着官博骂。

  他替代的是Kimiko的位置,不管是成绩还是笑话,很多人都在等着看。

  说到Kimiko,安林突然想起下周SOG的第一场就要对上OTG战队了。OTG昨天打了春季赛的第一场,2:0赢下了POT战队,上了热搜。

  安林打开昨天的比赛回放,这也是Kimiko转会到OTG的首秀,回放的观看人数也很多。Kimiko拿的当前版本热门AD卡莎,打野节奏很好,双C发育很稳。

  “POT玩的什么?这个中路是在梦游吗?”Dsaid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安林身后,旁边还有Groge。

  “嘘——”李梦闲做了个手势,“等等我把直播关了!”

  “他们一级团就没打好,打野又被抢了蓝,前期节奏彻底没了。”Geroge在一边解说,“打野没节奏,想靠中单游走,但中路线上清线又清不过River,去游走就要掉塔皮,到了别的路又没做到事情。”

  “这个River玩的确实还可以啊。”Dsaid拍了顾风的椅子,说:“你有看他昨天的比赛吗?跟他对线你几成?”

  顾风忙着选装备,看了眼安林的屏幕说:“我跟谁都五五开。你们应该仔细研究下路,看我希哥。”

  苏希电脑屏幕上OTG已经点掉了POT的枢纽水晶,游戏结束,画面转到了选手镜头,Kimiko和辅助说了什么,笑了起来。

  “下路咱们熟啊。”张君毅斜撑在苏希的电竞椅扶手上看着屏幕说:“苏老板和阿闲,他们两个最熟了。”

  “你能当大腿吗?”苏希仰靠在椅子上问张君毅:“他们似乎是想发展中下,让双C起来,到时候上路肯定是最薄弱的突破口。”

  “打上路也可以。”Groge也赞同,“当前版本节奏很快,下路就算发育起来也打不过一个成型的上单。”

  “我终于要成为版本之子了吗!”张君毅有点开心,“我终于要成上单孤儿变成大爹了吗!我终于迎来了峡谷春天了吗!”

  “英雄池够吗?”Groge问他:“你大概率是拿不到鳄鱼潘森这种版本热门的。”

  “腕豪剑魔潘森,船长狗熊青钢影,再不济还有VN和卢仙呢!”

  “哦,我看了你战绩,你昨天晚上到现在13连跪。”苏希斜睨他一眼说:“把把VN卢仙,你快乐吗?”

  张君毅摸了摸头发,说:“还...行。”

  “真要打上路的话,还是玩战士优先,后期能稳得住。虽说当前版本节奏快,但后期也很重要,往往是一波的事。”Groge抱着双臂看向下路双人组,“到时候下路估计就比较难受了,安林你怎么样?”

  安林想了想说:“没事,我能苟住。”

  “前期你们尽量不要打架,视野方面做好点,拖到后期。”

  李梦闲凑过来说:“那我也选保护能力强点的辅助吧。”

  “没事,我到时候选支援快的,多帮一下你们。”顾风补充道。

  “不行,你要帮也是帮上。”苏希一口拒绝,“他们主打中下,你自己都要小心不要被抓,到时候势必是四包二或者五包三,去了也是送。”

  “行吧,我不去了。”

  Groge看着屏幕上的比赛问安林:“Kimiko是个打法很凶的AD,和他对线的压力很大,不要让他找到机会。你有研究过他的比赛吗?”

  “有。”

  Groge点点头说:“OTG肯定能进季后赛,我们与他们交手的机会有很多,他们今年很强,River去年在的LCK战队刚拿过冠军,手还热着,米可也是LPL实力顶尖的AD,你们中下压力很大。”

  “我说了,我跟谁都是五五开。”顾风下棋终于结束了,拿了第二名。

  “那你真遇到River的时候手可不要抖啊。”

  “又不是没遇到过,去年8强赛的时候,我不就是他对线吗,我线上可是打得好好的,要不是下路....”顾风说到一半突然顿住,僵硬的转了下头悄悄看了苏希一眼,轻声说道:“算了,反正我不会崩。”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Groge和Dsaid互看一眼,说:“那行,你们先研究吧,这周六先看看你们双方实际情况,我先走了。”

  主教练和Dsaid走后,五个人面面相觑,李梦闲开口缓和气氛:“安林,双排吗?”

  “好。”

  张君毅接着道:“那苏老板咱俩也排一个?”

  “韩服?”

  “对!”

  “我上号。”

  顾风看了看左右两对双排,十分郁闷,“你们都双排,我怎么办?”

  李梦闲吸了口奶茶,凉凉道:“孤儿就单排!”

  “呵!想不到我SOG第一中单也有单排的一天,打野爸爸你不要我了?”

  “不要。”

  三小时后。

  “你有毒吧?”四连败的苏希看着屏幕上红色的失败问张君毅,“这是17连跪?”

  “啊!!!”张君毅看着降级提示欲哭无泪,“我也不知道!我好想赢!”

  “我去睡了,坑逼!”

  “别啊,再来把?”

  “再跪我也要掉段了。”苏希关了电脑。

  同样连跪的顾风瞪着黑眼圈问张君毅:“要不我们俩打一把?我来C你!”

  “孤儿就自己单排!”张君毅毫不留情地拒绝。

  顾风:“......”

  “今天晚上真的有毒吧!”另一边的下路组合也同意投降结束了游戏,李梦闲哭喊:“我们也一直连跪,这都什么奇葩队友啊啊啊啊啊!”

  ......

  深夜3点,SOG的其他队员都休息了,安林一个人还坐在电脑前看OTG的比赛回放。

  “POT的打野早就蹲在草丛这里了,我们上帝视角看到这个草丛是没有眼的,不知道Kimiko有没有嗅到危险的气息呢?”屏幕里卡莎几乎走到了打野的技能范围内,做了个往前的假动作,辅助泰坦一勾子闪现上去定住对面打野。

  “漂亮!不愧是Kimiko,这波引诱真是完美,配合队友的gank拿下三杀!”解说激动的声音在安静的训练室里显得格外亢奋!小窗口里的Kimiko笑着和队友说话。

  “你还不去休息?”苏希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安林望了他一眼,又转回头看着屏屏幕,“等会儿。”

  “哦~”苏希坐回自己位置上,揶揄道:“那个洗衣机洗衣服只要二十分钟,这会儿早该洗好了。”

  安林:“......”

  “还是你不会用烘干机?”苏希指了下他的电脑,“百度啊!”

  “我只是睡不着!”安林脸臊得有点红,“衣服已经收好了。”

  “那比赛你不是看过一遍了吗,就一场常规赛能看出个什么来?”苏希撑着脑袋打开自己的电脑,“Kimiko虽然打法凶,但他其实胆子很小,你只要做出一副打野在附近的样子,他都不敢越线。”

  “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虽然我们是说打上路,但这也并不是说你们下路就完全放弃了,要真不管让你们送起来也得GG。”

  “风仔会来帮你的,最多13分钟,上路肯定能帮起来,到时候就把你们换到上路去。”

  “你前期只要尽量避免打架死亡,好好发育就行。”

  “你一直都这么高冷吗,小少爷?”苏希一连说了好多话,安林除了点头一个字也没回。

  “没...”安林意识到似乎有点不礼貌,“抱歉!”

  “嘁!算了。”苏希也觉得没意思,打开客户端,又犹豫了一下,问安林:“排一把?”

  “好。”

  “来韩服,别登大号。”

  刚登大号的安林:“...好。”

  组好队后选位置,安林选了AD。

  而一向打野的苏希,首选位选了辅助:“这个点排位的人不多,我给你打辅助吧。”

  安林:“......”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打野刚刚在上路露过头,我们可以越一波。”

  “我再吃两个兵就能到6。”

  苏希看了下小地图,说:“恐怕来不及,上路要打完了,他有T。”话刚说完,大树闪现上去抱住了对面AD。

  安林只好跟上去,下路打完后1换2,安林收下2个头。

  “越塔的时候你等我先吃到塔的仇恨再上,刚刚你要是没闪就凉了。”

  ...

  “可以啊!塔刀也能漏了2个。”

  “见好就收行不行?”

  “能不上头吗?”

  “对面AD现在在泉水,你要不去越了?”

  “那个红圈圈是不是很好看?过来团。”

  “我们在打团你去偷龙?”

  “点吧,这把没了。”

  ......

  三十分钟的时候,劣势已经很大,苏希发起投降,SOG全员今天rank都以失败告终。
    pentakill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