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博君一肖]念念不忘 > 第49章 第 49 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第四十九章

  肖赞觉得这个周末过的比任何一个加班的日子都要忙碌,倒不是有多累,只是突然家里多了一个人,感觉做了的事情倒不少。

  下午那会王一宝和团团在客厅凑在一起拼乐高,肖赞在房间门口探头看了看,那一大一小其乐融融的身影,也就安心回了房间。

  肖赞想起小家伙今天的上板,脑子里瞬间有了灵感。立马打开了电脑,拿起手绘板,想将小家伙这么棒的表现画下来。

  有了思路,肖赞手里的压感笔刷刷的画的很是顺畅,一个娇憨、可爱的小胖团滑着滑板的样子就跃然纸上。

  画着画着,不经意的又想起了团团昨晚坐在车里,随着那魔性的“我们永远不退让”摇晃着他那小身板的样子。

  肖赞嘴边挂着笑,手里的笔不停,连带着另一个身影和声音也出现在了脑子里,刚刚那一大一小相互依偎在一起的画面也浮现出来,手下的画笔不自觉的就将那人也一起画在了画板上。

  他沉浸在画笔中,短短一个下午,一气呵成的画了好几个小故事。

  王一宝中间有会儿怕他哥一个人会无聊,想进屋叫他哥,带着团团悄悄的站在门口观望了下,见他哥似乎正画的投入,就又带着团团悄声的回了客厅没再去打扰。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饭点,团团开始嚷嚷着饿,起身就往房间里冲着要去找爸爸。

  王一宝想着他哥上午辛苦了半天,下午好不容易有个时间能安心画画,便一把拉住了小家伙,拿出手机打开点餐软件转移团团视线,好歹哄住了小家伙。

  等到王一宝将外卖盒子在桌上摆好,带着团团进房间喊肖赞,他才恍然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晚了。

  吃完饭,带着团团洗完澡,再帮王一宝上了药,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肖赞这会半躺在床上,盯着微博里那三张照片来来回回看了很久。

  他刚刚上传了一张下午画的团团上板的漫画到微博,鬼使神差的顺手搜了下王一宝,发现他居然也更新了微博。

  “很开心的一天~希望以后的每一天都这么开心~”,下面还配了三张照片。

  其中一张是他和团团一大一小的两只脚踩在一大一小的两个滑板上,另一张是自己做的那满桌的菜,最后一张是他和团团一起拼好的乐高。

  也不知道是他哪时候拍的?

  “拍的好丑。”肖赞嘟囔了句,稍稍嫌弃了下他那一贯粗犷的拍照风格,将那3张照片都偷偷点了保存,然后退出微博,放下手机,躺在了已经熟睡着的团团身边。

  今天他居然这么开心么?因为团团?还是…

  肖赞脑子里胡思乱想的,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周一开始,肖赞又进入到了忙碌的工作当中,加班在所难免。但是,手头工作少些的时候,也会尽可能的早些回去陪团团。

  “妈,团团呢?”难得能准点下班,肖赞到家饭都没来得及吃,记挂着家里的小家伙,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找他,却没看到平时在客厅玩耍的团团。

  “在房间里呢。”肖母将热着的饭菜端了出来,眼睛往里示意了下,有些好笑的道:“最近经常神神秘秘的,不知道用他那小手表和谁打电话。”

  “神神秘秘的?是不是球球?”肖赞听了也觉得不可思议,现在小朋友这么小就有秘密了?肖赞一边问着,一边悄无声息的向房间靠近着。

  肖母摇了摇头,想起每次团团看到来电提示,欲盖弥彰往房间跑的样子就好笑。轻手轻脚的跟了上去,想起团团平时的那些童言无忌,捂着嘴悄声和儿子说道:“肯定不是,一般和球球打电话可大声了,每次说的话能笑死人。”

  肖赞悄悄推开了些房门,和肖母两人透过门缝偷偷往里看。就见小家伙一个人坐在床上,那只带着手表的手放在嘴边,另一只手掩耳盗铃的捂着,低声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偏偏手表本身的音量很大,那边的人不管再怎么配合着小声说话,还是叫站在门口的肖赞听得很是清楚,“好,那周六团团教我画画,周日我教团团滑板和乐高,好吗”

  王一宝!肖赞愣了下,转头不自然的看了眼肖母,见她嘴角还带着笑意看向团团,似乎没有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

  也是,爸妈没亲眼见过王一宝,自然是不认得他的声音。

  “嗯嗯。”团团显然很是开心,重重点了点头,发现自己声音太大,又压低了嗓音,“老师说的,要互相帮助,互相学习。”

  王一宝在那边轻笑了声,“嗯。对了,团团喜欢跳舞吗?”

  “喜欢的,爸爸那里有我好多跳舞的视频呢。”说到这个团团可自信了,完全没有意识到之前那些七零八落的动作是被爸爸当成黑历史给拍下来的。

  肖赞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摸了摸鼻子,自己这样欺负儿子是不是有点过了。

  “哇!那到时团团也可以教教我咯。”

  肖赞听着那边街舞大神王一宝一本正经的叫手脚乱跳小胖团教他跳舞,并且自家儿子居然还满口答应下来之后,终于有些听不下去了,悄悄的离开了门边。

  团团,你真是勇气可嘉。

  “这人不像是团团幼儿园的小朋友,是谁呀?你认识?”肖母跟着坐回了餐桌边,将手边的筷子递给了儿子,随口问道。

  “嗯,”肖赞不自然的点了点头,没想着隐瞒,却也不够坦白,“是对面新搬来的邻居。”

  “听声音年纪还挺小的,他一个人住这边,还是?”

  “是挺小的,”比自己小了6岁呢,“他家不是这里的,他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工作。”

  “年纪轻轻一个人在这边,也没人陪。”肖母转头看了眼团团打电话的房间,“团团这么喜欢和他玩,周末可以叫人家来家里吃个饭。”

  肖赞听完肖母的话,惊的咳嗽了几声,一口饭呛在了嘴里,赶紧摆了摆手,“不,不用了,人家也不一定愿意来。”

  他那时没有和爸妈明说他人分手的事,但是爸妈那么通透的人如何会不知道呢?现在已经分手多年的前男友突然又出现了,还住在对面,和团团关系还这么密切。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父母去解释这些,也不想再让父母为了这些而操心。

  而且,自己这样和已经分手的人,这么不清不楚的交集着,真的合适么?

  肖母给自己儿子倒了杯水递了过去,若有所思的打量了眼自己儿子神色,迟疑着,最终还是没将心里的疑问说出来。

  晚饭后,肖赞带着团团回自己家,在自家小区门口正好遇到了回家的王一宝。团团热情的叫了声一宝哥哥,从爸爸怀里溜了下来,呼哧呼哧的就朝着王一宝跑了过去。

  王一宝一把抱起团团,凑上了肖赞跟前,笑着打了声招呼。

  肖赞看向眼前的人,心情却没法像前几天那么轻松。

  其实,他应该和这人保持些距离,不应该再和这人有过多的交集才是。

  他淡淡的牵动了下嘴角,算是回应,转眼看向团团,伸手过去,“一宝哥哥才下班很累的,来,爸爸抱你。”

  “不要。”小团团不乐意的一躲,转身整个人紧紧抱住了王一宝的脖子。他都好几天没见过一宝哥哥了呢。

  被自己儿子毫不留情的拒绝,肖赞有些无奈,脸色不算太好的径直转身往前走着。

  王一宝抱着团团赶紧跟了上去,在电梯口追上了他哥,斜睨着眸端详了半天。在心里悄悄叹了口气,怎么几天不见,他哥似乎对他又生疏了些。

  “赞哥,前几天又加班了么?我回家都没看见你。”似没发现他哥的疏离,王一宝笑着开口和之前一般与他哥话着家常。

  既然几天没见生疏了些,那他就努力重新让他两再亲近起来。

  “对呀,爸爸总是加班,可辛苦了。”小团团听了在王一宝怀里立直了身子,抢着替爸爸做了回答。

  “赞哥,你们这行总是这样么?”王一宝之前听说广告行业加班多,但是也没个具体概念。这段时间看着他哥几乎没个能正常下班的点,难免有些心疼。想劝他哥看是否要转行,忍了忍,到底还是没说出口,他哪来的资格对他哥说这个呢?

  “也还好,就最近项目比较急。”肖赞虽然心里变扭,但是面对别人的关心也做不出无缘无故给人脸色的事情。

  看了眼还赖在王一宝怀里的团团,伸手直接抱过小家伙,不给团团拒绝的机会,“好了,哥哥工作了一天很累的,你还赖着哥哥。”

  王一宝听了他哥的话,心里暖暖的,笑着揉了揉团团的小脑袋,对着他哥的神色带着狡黠:“累倒不累,就是后背的伤口这几天都没人帮着上药,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赞哥,今天方便给我上下药么?”

  正好三人出了电梯,肖赞脑子里挣扎了会,毕竟是因他而受的伤,“好,你等下过来找我。”

  语毕,抱着团团直接进了家门。

  晚些时候,帮着王一宝上完药,肖赞顺手将那些药膏和棉签用一个小袋子装好直接递给了王一宝,“你后背的伤虽然不是什么大伤,但是不擦药容易感染。我把药给你,后面你找其他人或者自己擦下都行。”

  王一宝呆愣的看着肖赞,还没反应过来他哥这是怎么了,他哥就直接将那袋药塞进了他的怀里,“赞哥,你这是?”

  “你也看到了,我最近总是加班,你找其他人更方便些。”

  肖赞的语气不冷不热,很是平静,没有刻意的冷淡,但也没有之前的关切。

  王一宝暗叹了口气,很想知道他哥是不是突然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么久来也知道他哥的性格,这种时候自己追根究底反而会适得其反。

  之前那几次不都是这样吗?

  “嗯,我知道了。”王一宝冷静下来,拿起装着药膏的小袋子,对着他哥笑了笑,“赞哥,你早点休息,我先走啦。”

  送王一宝离开后,肖赞独自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一会。他以为按照王一宝的性格,多多少少会追问着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倒没想,他到像什么事都没有的先离开了。

  肖赞摇着头轻笑了一声,似在自嘲、又似在感叹,起身回了房间。

  才进房间,发现原本应该已经呼呼大睡的团团,还睁着他那圆溜溜的大眼睛,一只肉呼呼的小脚还一晃一晃的踹着被子玩。

  “捣蛋鬼,”肖赞上前扑在了小家伙身边,捏住小家伙的胖脸蛋轻轻摇了摇,“怎么还不睡?”

  团团笑闹着,起身趴在了爸爸身上,听着爸爸的心跳声,糯糯的道:“我在等爸爸,我有好几天没和爸爸一起睡了。”

  肖赞躺在床上,一只手无意识的轻揉着团团的发丝,床头灯柔和的光线铺满了整个卧室,肖赞说话的声音带着睡前的慵懒,“团团想爸爸的时候,可以给打爸爸电话呀。”

  “爸爸在忙,要上班。”

  恍惚间想到了什么,肖赞轻拍了拍团团的脸颊,“你总是打电话给一宝哥哥,哥哥那边要是忙,打扰到人家怎么办?”

  “才不会呢!”团团依偎在爸爸怀里,闻言抬眼看向爸爸,认真的道:“一宝哥哥说我想他的时候就可以给他打电话。才不像爸爸,每次都在忙。”

  肖赞听了有些内疚的摸了摸团团毛茸茸的小脑袋,广告公司忙起来不分昼夜的,自己陪伴团团的时间确实比较少。

  “那等爸爸忙完,以后多陪陪团团好不好?”

  “嗯嗯,”团团开心的更抱紧了些爸爸,眼睛里亮亮的,“我最喜欢爸爸了。”

  肖赞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对了,你和一宝哥哥打电话为什么要偷偷躲起来呀?”

  “嘻嘻,”团团像是自己好玩的游戏被人发现一般,捂着嘴偷偷笑了几声,神秘的道:“一宝哥哥说这是我和他的秘密游戏。爸爸,你不要和爷爷奶奶说哦。”

  王一宝这样不顾一切的靠近自己和团团的生活,却又不想让自己爸妈知道他的存在?他这又是为什么?

  没过一会,团团规律的呼吸声传来,肖赞将熟睡的团团轻柔的放在了床上,盖好被子。

  侧身看着面前这个小胖团,肖赞的眼里满是温柔。如果在那个最糟糕的时刻,没有遇见团团,没有这个小家伙全心全意的依赖,他不知道那时还能靠着什么重新振作起来。

  团团或许是那个最寒冷的冬季,他得到的最好的礼物。

  肖赞昏昏沉沉的,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