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博君一肖]念念不忘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三十二章

  虽说现在天气已经慢慢变热,但是一场雨下来气温还是有点低。

  担心他哥这一下着凉会感冒,王一宝在厨房里捣鼓了半天,按照他哥平时的步骤,煮了一碗姜汤。

  王一宝端着碗出来时,肖赞已经泡完澡半躺在床上。大概是因为淋了一场大雨,肖赞脸色有些苍白,整个人看起来神色恹恹。

  王一宝轻哄着喂了肖赞喝了姜汤,抬手试了试他哥的额头,还好,并没有发烧,“怎么下雨也不知道打把伞?”

  “忘了。”他哥的声音有些平淡。

  “你上午是有事耽搁了吗?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也不回。说好一起去送我爸妈的。”王一宝声音里带着些委屈。

  “临时约了人。抱歉一宝,当时下雨没注意到手机。”

  “约了谁啊?什么事?”

  “没谁。”肖赞显然不想多谈,大口喝完了姜汤,拿着已经空了的碗准备下床去厨房放好。被王一宝一把拿了过来,另一只手轻推着他躺好,起身去了厨房。

  回到卧室的时候,他哥已经侧卧着躺在了床上,眉头微微皱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王一宝轻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不忍心责怪他哥上午的爽约,帮他哥将被子盖好,自己先出门去了学校。

  下午的课王一宝都没怎么听进去,他发给他哥的微信一直没回。不知道他哥是睡得太沉还是因为上午受凉身体不舒服。

  为了以防万一,下课后王一宝先去了趟药店买了体温计和一些感冒退烧药才回了两人住的地方。

  进到卧室,他哥果然还在躺着,只是脸透着一股非正常的潮红,眉头皱的更厉害了,看起来特别憔悴,睡得很不踏实。

  王一宝走了过去,伸手探了探他哥的额头,又试了试自己的,确实有些烫。他将体温计拿了出来,按照刚刚店员和他说的方法,放在了他哥的腋窝处,“赞哥,来,我们量□□温。”

  38.3度。

  “赞哥,你发烧了,我们去医院。”

  “不去医院。”肖赞因为感冒声音轻轻的带些沙哑,身体软绵绵的,头微微偏了偏,躲开了王一宝伸过来的手。

  “乖,你听话。”

  这次肖赞没再说话,只是将自己都蒙在了被子里,无声的拒绝着。

  王一宝难得见他哥这么任性的样子,到底是拗不过他哥,只能先喂他哥吃了些退烧药。心想着晚些时候再看下,若是温度还没下去,可不管他哥愿不愿意都得先带他去医院看下。

  肖赞吃了药,睡得倒是安稳了些。王一宝怕在卧室吵到他哥,就自己呆在客厅里补习外语。

  “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几声敲门声,王一宝以为是自己点的粥到了,赶紧应了一声。

  打开门一看,门里和门外的两人都愣住了,来的人是楚林。

  两人互相盯着对方,脸色都不太好看。

  “你怎么在这?”

  王一宝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他,人还是站在门口,丝毫没有要请人进去的意思。

  “赞赞呢?”

  “关你什么事?”

  “蔡老师要是没说错的话,这应该是赞赞租的房子吧?”楚林说着就要往里走。

  王一宝一个挺身将人又挡了回去,冷笑了一声,“蔡老师说的没错,房子确实是我家赞赞租的,不过住是我两一起住!”

  楚林听了这句,脸色肉眼可见的难看起来,讽刺道:“呵!一个大男人还要靠着别人养,小白脸啊?”

  王一宝看楚林那一脸的不爽,心里瞬间就舒心了,脸上的笑也愈加的嚣张,“那有什么办法呢?我家赞赞乐意!毕竟有些不负责任的渣男我家赞赞也看不上啊!”

  “你!”楚林有些气急败坏,这小子的话一听就是在嘲讽他当年的所作所为。他那时还年轻,第一次遇到那样的事情,家里又逼得紧,他想只要赞赞愿意听他解释,一定能理解他当时的迫不得已!

  楚林原地顺了口气,看着王一宝突然想起上午在咖啡厅里听到的对话,脸上一下子扬起了一丝轻笑,“行吧。既然你不让我进去看赞赞,我回头再找他就是。”说着扬了扬手里的伞,“上午见了赞赞,用了他的伞,现在还他。”

  王一宝看了伞一眼,确实是他和他哥一起买的那把情侣套装伞。心往下一沉,脸色倒是如常,伸手接过那把伞,“给我就行。”

  “哼。”楚林看不惯王一宝这把肖赞当成所属物一样的态度,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又自言自语一般接了一句,“赞赞有时就是太为别人着想了,才会总是自己受伤。”

  王一宝“嘭”的一声关了门,将伞随手放在了玄关处的鞋柜上。

  脑子里不停的闪过楚林的那几句话,原来他哥上午失约是去见了楚林吗?楚林就那么重要,比和他一起去送他爸妈还重要?甚至担心楚林被雨淋湿宁愿自己不打伞也要把伞给他。

  这段时间他体谅肖赞项目忙,没什么时间来陪他爸妈,但他也是尽可能的在自己父母面前说好话。就算是今天无故的爽约,他一边担心的同时一边还不忘和父母费力掩饰是因为临时项目出了问题才没能一起来送机。

  可是,现在这样算什么呢?他哥是心软准备原谅楚林了吗?

  王一宝想冲进去问他哥,可是想到他哥回来时那不想多谈的态度,他一下就胆怯了,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他不敢赌。

  就这样,两人各怀心事,却又小心翼翼的像以往那样相处着,关于那天上午的失约两人默契的都没再提起。

  但是,情绪这种东西,往往就是越压抑爆发的时候就越强烈。

  事情的□□是在又一个下雨的傍晚,王一宝去车队将自己的东西拿回来的路上,见到了马路对面撑着一把伞的两个高大身影。

  他视力一向很好,隔着雨幕,一眼就认出来,其中一个是他哥。而另一个撑着伞的身影,在伞往他哥那一侧靠过去的时候,被遮挡的脸清晰的露了出来,是楚林。

  那个楚林一直侧头和他哥在说着什么,他哥也听得很认真,时不时还会回复两句。

  一辆车路过,王一宝看到楚林似乎朝自己这边看了一眼,然后伸手揽住了他哥的肩向他自己的方向带了过去。

  王一宝想到上次他哥的失约以及最近时不时的若有所思,再看着远去两人背影的亲密无间。脑子像被木鱼敲了一样,嗡嗡作响。

  肖赞回来的比较晚,看到王一宝坐在沙发上,吓了一跳,“怎么坐在这啊?你也才回来?”

  “你去哪了?”

  王一宝冰冷的语气让肖赞换鞋的手一顿,他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人。

  “去医院看老师了。”肖赞将手里的东西放好,走向王一宝面带疑惑,“你怎么啦?”

  “你和谁一起去的?”

  肖赞听他这么说,心下了然,“你看到啦?”

  “都说了你不要理他,为什么每次还要和他见面?”

  肖赞有些茫然的看着突然激动站在他面前的王一宝,不知道他脸上突出其来的怒气是怎么回事。有些无措的解释道:“我没有每次和他见面。这次是因为老师生病了,所以…”

  “所以,就非得你们两单独去?”

  单独两字被王一宝说的有些咬牙切齿,肖赞一听就知道他在意些什么,赶紧解释道:“不是。是因为项目上的事情,老师有些不放心才叫我们两一起过去的。”

  “呵!这次是项目。那上次是为什么?”

  “哪来的上次呀?”肖赞很少见王一宝这样不依不饶的样子,心里藏着事让他愈加觉得疲惫不堪。

  “就我爸妈回去,你淋的湿了一身回来那天,你去见谁了?”王一宝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肖赞,这个问题一直压在他心口,实在是难受极了。

  “我…”

  王一宝看着他哥闪躲开的视线,眼眶微微泛红,神色也带着痛苦。

  此刻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肖赞的欲言又止,“怎么?不好说?还是不能说?”

  肖赞紧闭的嘴有些颤抖,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呵!你不说,没关系,我替你说。”王一宝自嘲了一声,“是楚林对吧?”

  “不是…”

  “不是?那你倒是说是谁?”

  肖赞被王一宝逼得有些说不上话来,眼眶也微微有些湿润。这样的神情看在王一宝的眼里似乎更加印证了他的想法。

  “怎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发烧的时候,人家都找上门来了。来还你的伞,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天只是碰巧遇到了他,除了项目的事情我们私下没有任何关系。”肖赞看到王一宝那怀疑的目光,瞬间有些心灰意冷,轻叹了一口气,“就这样吧。其他的我也不想多说了。”

  肖赞这样不愿多谈的冷淡态度,无疑刺激了王一宝原本就因为要离开而不安的心。他“嘭”的一声摔门而去,自然是没有看到他哥在门后满脸受伤的神色。

  那天争吵之后,因为赌气王一宝干脆直接住回了宿舍。只是这样肖赞能见他面的时间就更加少了,在这王一宝即将离校的时间里。

  楚林的事就像是一根扎在王一宝心里的刺,每当看到他哥因为项目忙碌的时候,这根刺就会提醒着他,让他疼。

  他没有办法让他哥和楚林完全断开联系,但是又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去大度。

  “一宝,老师已经批准我的假了。你东西都收拾好了么?”

  王一宝看着他哥发来的信息,不安的心稍稍好受了一些。还好他哥没有忘记明天要陪自己回去见外婆,到时在自己老家送自己上飞机出国的事情。

  “嗯,都差不多了。”

  “那你今天要回来住吗?”

  晚上大畅、俊雄他们给一宝开欢送会,之前因为两人闹了别扭,王一宝就没和他哥说。

  “晚上大畅他们说要给我开欢送会,估计能闹一通宵。”王一宝想想这可是自己在学校的最后一晚了,心里又失落起来,“宝宝,你要一起吗?”

  “我就不去了,今晚系领导给我们项目组开庆功宴,你们玩的开心。我明天收拾好东西去你寝室那边找你。”

  “好,等你。”

  当天晚上,王一宝在饭桌上就被大家轮流灌酒灌得特别的猛,平时酒量不算差的他喝的都断片了。

  第二天有些头昏脑涨的在酒店醒来,发现昨晚一起喝酒的几个哥们还躺在另一边正呼呼大睡。

  王一宝想起他和他哥今天下午的飞机,赶紧找到自己手机看了下,时间还早才9点多。

  他和他哥约的是中午在他们寝室等,他揉了揉还有些微微发疼的脑袋,随手点开手机,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的彩信,时间还是昨晚11点多发的。

  他没太在意,以为是什么垃圾信息,正准备删除的时候,无意中点开了彩信里的照片。

  只一眼,王一宝整个人立马坐直了起来。

  他又仔细的放大了图片,躺在床上睡着的人他怎么都不会认错的,是肖赞。而另一个躺着的人俊然是楚林,甚至是在他们一起住的房子里。

  他的手不自觉的有些颤抖了起来,连带着整个人都气的有些发抖,脖子也像是被人按住了般,喘不上气来。

  他找到自己鞋穿好,飞快的跑出了酒店。下了的士,直接朝着学校美术院的研究生楼冲了过去。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