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我的天赋是复活 > 第三百零一章 出警!
    阿酸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陈九自练心塔出来后,受到了紫鸣的启发,越发注重对自身武运的技巧磨炼。

  许多境界相同者,便是比拼自身的技巧,技高者得胜,很简单的道理。

  陈九之前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的神人加复生太过霸道,一直以来都是直接莽过去,二话不说先逼两拳,死了起来再糊两拳,屡试不爽,所以也对于技巧方面确实不够重视。

  如今复生被幽冥鬼物削弱,短时间内是不能跟以往一样莽过去先锤两拳再说了,所以就得注重技巧的磨炼。

  陈九便学着紫鸣的样子,也用手绕起金色的武运小蛇,在指缝之中不断游走,以此达到对武运的微操效果。

  这种修炼方法确实有效,但对心神耗费颇大,陈九最多能同时绕起十条武运小蛇,且此时已要全身贯注,不能分神才能操控。

  不过这是如今他伤势未好的情况,估计等着痊愈了,应该还能提高不少上限。

  绕武运小蛇算是入门,只是一条的话强度并不算高,所以陈九为了更好磨炼,便在身上随时都凝聚了两条金光武运小蛇,藏在袖中,不断流转,以此达到更好的锻炼效果。

  绕武运小蛇的同时,陈九还会自己琢磨拳法,梧桐居士不让他在学宫里练那一拳,陈九便在自己的识海意识里反复推敲。

  得出这一拳其中关键的两点。

  首先是得蓄力。

  其次是能打出这一拳。

  蓄力这一点,如今陈九采用的就是从高处跳下,在空中不断凝聚武运,同时用重量带动冲劲,直压而去。

  陈九思索良久,觉得其实应该有更好的办法,不应该是单单从高处跳下来蓄力,这样反倒有些落了下乘。

  只是陈九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更好的替代方法,便只能想第二点,如何打出这一拳?

  这倒是比起蓄力简单一些,只要保证自己别中途被打就行。

  那到底该怎么办呢?

  陈九思索一会儿,以拳击掌,突然明悟。

  既然不想中途被打断,那先蓄好力,开始时直接出拳就好了。

  陈九又忽然皱眉,喃喃自语道:“这不就成了开局放大吗?”

  他又一摇头。

  管他吗的,能打赢就行。

  陈九在磨炼武运技巧时,又重新坐回了书院门卫的位置上,每日绕着武运小蛇,守着亭子,日子也算静谧,感觉还挺不错。

  周围来来往往的学宫弟子也对陈九逐渐熟悉了,偶尔间能听到关于陈九的传闻。

  说陈九其实是隐居在书院的大修士,上次学宫西北处的修炼场破碎,便是被陈九给一拳打烂的。

  对于这种传闻,学宫众人大多嗤之以鼻,上次的修炼场破碎一事,他们都是晓得的,也看见过陈九去修缮修炼场。

  可你要说修炼场是陈九给一拳打烂的,他们可就不相信了。

  就这门卫?

  若是陈九能一拳打烂西北修炼场,那他们就能直接成十三境大修士!

  一巴掌拍烂整个学宫都不带踹气的那种。

  这种想法,若是被陈九知晓了,肯定会竖起大拇指,夸耀一句属实是大义灭亲了。

  学宫众人不信,对陈九来说也没啥影响,一天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偶尔双手负后,出去巡逻一圈,尽一下门卫的责任。

  周贤近些时日来找陈九的次数少了些,倒不是周贤不来找,只是周贤的先生叫周贤先打理自己的学问,再去找陈九,不然给周贤的天才地宝便要减少。

  周贤也没啥办法,为了天材地宝,只能每日蹲在屋内做好了书上学问再去找陈九,有时候周贤坐在书房之中,都会心神不定,便干脆脑袋一撑,先想想陈九,在弄书上学问。

  对于这个问题,周贤也给陈九抱怨过。

  陈九打小就聪明,直接开口道:“那你直接来我这亭子里做学问不会好了。”

  周贤听得眼前一亮,觉得确实是一道两全之法。

  于是陈九的门卫亭子便顺势成了周贤的书房。

  两人每日在一起,也不避开学宫众人的视线,关于二者的传闻很快便流传了出来。

  俗话说的人言可畏,便在众多传言之中提现了出来。

  稍微友善点的,便说陈九与周贤是青梅竹马,周贤天资聪慧,入了中土学宫,拜入圣人门下,陈九则天生愚笨,为了追随周贤脚步,费劲千辛万苦来到中土学宫当了一个门卫,如今才勉强能在一起。

  这个传闻说出来,也算一段不错的爱情故事了。

  稍微离谱儿点的,则说陈九与周贤两人是姐弟,姐姐飞黄腾达后,便顺势拉弟弟来中土学宫当门卫,算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最离谱儿的版本则最精简,短短一句话而已。

  陈九和周贤是异父异母的亲姐妹。

  反正一时间传言四起,也没人站出来辟谣,学宫众人都是竭尽所能的去猜想,基本上是把爱情、友情、悬疑、奇幻等元素都占完了。

  好在陈九与周贤都不在意,陈九是压根就没听到过,周贤则是听得津津有味,将各个版本的故事都听了一遍,将其中包含爱情元素的都汇聚成册,经常翻阅,比看山水游记都带劲。

  陈九的门卫事业也不是一直静谧的,偶尔还是有事要做,例如修建书院旁的花花草草,以及调解纠纷。

  学宫是个大地方,名气大,闻着名气来的人自然就多。

  有些大宗门的公子哥,便会时常成群结队的来游玩,看一看学宫书院的山水风景,听听夫子讲课。

  其实这个公子哥哪里听得懂,装个文人风雅而已。

  所以学宫内的弟子对这些衣着光鲜亮丽的公子哥都是不屑的,如今又瞧见了,便自己悄悄嘀咕一声。

  “装模作样。”

  这对公子哥正好耳尖,听见学宫弟子所念,立马转头呵斥道。

  “刚才那句装模作样是谁说的,给我出来!”

  学宫弟子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凭着书生文人的高傲态度,直接站了出来,回嘴道。

  “我说的,怎么呢?”

  这些大宗门的公子哥都有些山上修士的心思,瞧着这学宫弟子底气这么足,当下也不发火了,而是轻声问道。

  “敢问兄台是哪位讲师的门下弟子?”

  这学宫弟子瞧见公子哥这幅模样,心中也没个警惕,直接回道。

  “我是华玉先生的门生。”

  带头佩戴锦帽的公子哥问道:“可是元婴讲师华先生?”

  学宫弟子重重点头,抬头高傲道:“正是!”

  公子哥几人对视一眼,皆是不屑一笑,原来只是一个元婴的门生而已,还是华玉这个没背景没本事的元婴。

  锦帽公子哥微微一挥手,冷笑开口道:“给我打。”

  学宫弟子一愣,瞬间被一巴掌打到脸上,倒飞数米。

  场面瞬间骚乱。

  双腿翘起坐在亭子里的陈九听见骚乱声,瞬间起身,将周贤织给他的帽子一戴,脸色一正,开口道。

  “出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