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在偏执云爷怀里撒个娇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番外
    《在偏执云爷怀里撒个娇》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看不出来,这么厉害!”宁子遇故意用夸张语气看着她说。

  几杯啤酒下肚,徐柔目光迷离、嘻嘻傻笑:“那是,不是每个人都跟老板你一样,含着金汤匙出生。”

  宁子遇手撑在额头苦笑,他可不认为自己幸运。

  身为宁家人,他从懂事起,就就要学习各种技能,不但种类繁多,还要成绩优异,为了以后继承家族事业打好基础。所以,他享受天伦之乐的时间少之又少,久而久之,他都快忘了那滋味。

  当他有足够的能力在宁家呼风唤雨时,早已不知该如何再续天伦。

  “老板。”肉乎乎的小手放在他带有薄茧的大掌旁,一颗放大的小脑袋探了过来,脸颊绯红,可可爱爱。

  见他转头看她,徐柔笑嘻嘻道:“我还以为你骄傲到不理我了呢?”

  大掌在她柔软的发顶揉了揉,才道:“我没什么可骄傲的。”

  “骗人,你突然不理我。”徐柔端起杯子凑近他:“喝一杯我就信你。”

  宁子遇笑了笑端起酒杯:“来。”

  微风摇曳,徐柔鬓边几丝顽皮的秀发吹拂,她有些迟钝地挠了挠,不时来回摆弄,却始终捉不到。

  宁子遇定定注视她,伸出手将发丝挽在她耳后。

  “老板,”徐柔有些懵懵地看着他,突然问“你是不是要潜规则我吗?”

  宁子遇面色一僵,所有的暧昧无影无踪。

  他收回手,正色道:“怎么会这么想?”

  “你认为我在自作多情吧。”徐柔咬着下唇鼓起勇气道:“老板,我玩不起公子哥的游戏,请您别给我希望。”说完,转身抓过一旁的杯子一饮而尽。

  从小到大从没有男孩主动追求过她,哪怕是在大学,她情窦初开,也只是暗恋过高自己一届的学长。随着人家毕业离校,这段暗恋无疾而终。

  对于这份得来不易的工作,她只想全心全意的做。希望是用能力留在公司,而不是因为自己陷入富家公子哥巧立名目的娱乐里才获得工作机会。

  宁子遇无声叹息,看着神情落寞的徐柔,那句“我想追你”梗在喉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有计划的人生中,从没有遇到过这么游离状况之外的时候。

  也许,现在还不是追求的好时机,那就不妨先忍忍。

  在一切没有准备好之前,他不去伤害一个无辜的、让他心动的女孩。

  他轻咳一声,掩饰失落:“我只是感觉跟你很投缘,如果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请多包含。”

  “没有,没有。”徐柔坐直身体,摇着小手:“老板,是我丑人多作怪,自作多情,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怎么会,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工作能力也很棒。”

  徐柔自嘲地笑了:“老板,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哪有什么能力。要不是你收留我,我现在顶多是个家政小妹或者快递小妹,您不知道,来公司之前,我已经被拒绝好多家了。”

  还都是些个三流小公司,想想就郁闷。

  “工作能力因工作性质决定,你在我身边,我可以安心将生活琐事交给你,而不用担心被人针对,我的意思你懂吗?”他看着她郑重说道。

  徐柔被唬得一愣,半晌迷茫的点点头,转瞬又一脸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老板,我以后一定好好工作,保护好你的杯子。”

  她说得认真,却让宁子遇很费解。

  “为什么要保护好我的杯子?”

  “因为你担心有人下毒啊!电视剧,小说中都有介绍过,你们这些豪门恩怨堪比宫斗,一定有很多人想谋权篡位,取而代之。”她握紧小拳头,一脸我以看穿所有的表情。

  宁子遇哭笑不得,好吧,这还真是个美妙的误会。

  “你只要把我生活琐事弄好,让我能安心工作,就是优秀员工。”

  “你放心老板,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徐柔连连保证。

  得到宁子遇的认可,她终于安心下来,不再担心因为个人能力问题让这份工作变得岌岌可危。

  不知不觉间,两人喝了十几瓶酒,正巧宁子遇手机响了,他起身去一旁接电话。

  徐柔看了看那伟岸的背影,最后决定,去买单。

  偷偷流到饭店老板身边结账,老板粗胖的手指在油腻腻计算机上按着,还不忘冲徐柔八卦地笑。

  笑得徐柔莫名其妙。

  “这金龟婿不错哦。”老板挤眉弄眼,神秘兮兮道:“那手表,百达翡丽,好几百万。”

  “啊?”徐柔呵呵干笑:“那是赝品,再说,他是我老板,不是……”金龟婿。

  “哎呦,努力努力,一切皆有可能。”老板将计算器转向徐柔:“380块。”

  “……”,我去,这么贵!

  徐柔有些后悔跟老板闲扯没看单价,这老小子摆明坑他她。

  她白了老板一眼,凶巴巴抄起计算器:“你是不是以为我没吃过烤肉。”

  小手噼里啪啦的在上面快速按动。

  “318!哪里有380块,鉴于你算错账加八卦的惩罚,减去18,喏,这是300块。”徐柔没好气甩下钱,踩着她的小皮鞋哒哒走了。

  留下老板欲哭无泪。

  徐柔刚一转身,就看到宁子遇站在不远处要笑不笑地看着她。

  “老板……”她惊愕地瞪大眼。

  嘤嘤嘤,好不容易建立的淑女人设,还没有正式上岗就崩了。

  “看不出来,你算账一把好手。”宁子遇道。

  “嘿嘿,还好还好。”徐柔假装傻笑:“小时候家里穷,该省就省。”

  “怎么偷偷跑来买单。”他还以为她去洗手间了呢?

  “哦,我想表达下我对老板的谢意,您别拒绝。”徐柔说:“我能有这么好的工作,都是您的提携。”

  “那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虽然有一部分是他以权谋私。

  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孩请客,宁子遇感觉说不出的怪异:“感激的情我收下了,但是钱不能让你花。”说着,抽出500块硬要塞到她手里。

  “老板……”徐柔往后躲:“这钱我不能收,我应该表示下谢意。”

  “怎么,你不想要这份工作了?”宁子遇停下来看着面前的小女孩。假意威胁。

  “我……”

  “收下,以后好好工作就是。”将钱塞入她手中,宁子遇才牵着她往公寓走。

  又被牵手!

  员工和老板这种行为是不是太密切了。

  徐柔吞吞口水,怂怂地跟着宁子遇往前走,没敢挣脱。

  接近凌晨,小路上静谧悠长。

  两人慢悠悠走着,外人看起来就是一对难分难舍的情侣。

  徐柔无语,她真的不想刚搬来就被邻居们误会。虽说哪个少女不怀春,有个高大帅气的男生牵手漫步,是件非常浪漫的事,但他们这种身份做这样亲密的事,就有些尴尬了。

  她要怎么做,才能在不伤老板面子的情况下,全身而退?

  在线等,挺急的。

  “到了。”宁子遇停下步伐,抬头看了一眼小公寓。

  这栋楼从建设初到现在,宁子遇一次都没有来过。像这样的的福利楼,宁氏其他产业园也有很多,只是从没有先例是分给生活助理的,想必徐柔一搬来就引起了他人注目。

  其实这样也好,小姑娘要有些抗击打能力,要不然以后的血雨腥风,她要如何自处,要给她时间慢慢成长起来。

  此时的宁子遇没有发现,他已经为未来想了那么长,那么远。

  “宁氏汇款已到,请查收。”

  收到饿狼短信的时候,林九矜正在做试剂的最后一次调试。

  备用血浆入库,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柏童心身体检测数据结果出来,他们就可以启动第一次手术。

  前面三次的实验,她的身体都不排斥,甚至最后一次还能自主吸收。

  这是让所有专家学者都为之一振的好消息。

  应该是这命运多舛的女孩命不该绝,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时钟推进午夜,柏童心躺在病床上捂着腹部,从下午就开始断食、断水,让无法入眠的她倍感饥饿。

  明天就是手术的日子,她能够康复痊愈,就看这次的手术了。如果失败,也许她都下不了那张手术台,就直接香消玉殒。

  想来真是残酷,柏致远明天清晨的飞机抵达,陪自己这个可怜的女儿闯这次鬼门关。

  可女生外向,此时的柏童心,最想的人不是年迈老父,而是一连救过自己两次的云意。

  昨天,伤好出院的云意没跟她打招呼就离开了,让她很是失落。

  她现在怕得要死,却没有人敢打扰她手术前最后一晚的休息,都早早离开。就连老管家也回去坚守着他的汤锅,据说为了欢庆她出院,老管家去做他的保留汤品,一道需要煲48小时的滋补汤。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口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很轻,在她门口驻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推开病房的门,缓缓走了进来。

  来人脚尖着地,像是生怕吵醒了自己。

  柏童心没有动,要是平时,她应该高喊,毕竟能绕过门口保镖戒备进来的人,功夫一定不错,想要弄死她易如反掌,她唯有通知门口的保镖才有一线生机。

  可她并没有这么做,只是一动不动假装睡着。她有强烈的直觉,这人是云意。

  一阵淡淡的清爽香味传来,是云意惯用的薄荷香皂。他跟其他油头粉面的人不同,身上没有名牌香水堆叠的昂贵香味,只有让人沉迷的淡雅。

  是他,他果然来了。

  柏童心舌尖狠狠抵在上颚,忍下心中的激荡。

  她不能露出醒着的马脚,一定要让云意相信她睡熟了。

  不然他好容易鼓起的勇气就会消弭,她好想在手术之前知道云意的心,他到底对自己有没有一点动心。

  云意轻轻一叹,在床侧的椅子上坐下来,温润的手指轻轻触碰她的指尖,见她没有反应,才慢慢攥住她的小手摩挲。逐渐靠近的呼吸声,宣告他们近在咫尺。

  轻轻的一个吻,落在柏童心的手背之上,紧接着一滴滚烫的液体滴落下来,灼伤了她的心。

  柏童心再难克制,猛地睁开眼睛。

  云意躲闪不及,两人四目相对,无法掩饰眸底的惊涛骇浪。

  “云意……”柏童心痴痴地唤。

  云意受到惊吓,急忙站起身想要离开,却被柏童心从身后一把抱住:“云意,不要走,不要走。”

  她卑微哀求,小小身体战栗不停,却始终不松开抱紧他的手。因为她知道,一旦松手,眼前的男子就如同蜗牛一般缩回他自以为坚强,实则不堪一击的窝里。

  “放手……”云意声音低沉,克制不住的暗哑。

  他错了,不应该来。

  “云意,别走,我怕。”柏童心将小脑袋靠在他宽厚的背上,用力的,倔强的圈住想要拥有的男人。

  “柏小姐……”

  “叫我童心。”柏童心贪恋地在他背后蹭着,这是属于他的味道,她想铭记。

  “柏……童心,放开我。”云意没有用力挣脱,怕伤到她。

  但是这样僵持也不是办法。

  “你答应我不走,我就放开。”柏童心趁机提出要求。

  “……好。”云意点头,他也不想走。

  柏童心慢慢从云意背上下来,顺着云意手臂下滑,攥在他有力的大手上。

  “云意,你来看我了。”柏童心两眼亮晶晶的,一脸惊喜。

  一直以来,她认为这场莫名的心动,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云意只是奉命保护她,因为自己的恶意捣乱才让他气急败坏,情急之下甩了自己一个巴掌。

  为此他还忍受了刑罚,在他心里,自己应该是个讨人厌的麻烦吧。可是今晚,三更半夜,他绕过守卫保镖的警戒,来自己病房,这代表了什么,不言而喻。

  “这么晚,为什么还不睡。”挣脱不开,云意顺势坐在了病床上。

  他在住所纠结许久,都上床休息了,却在闭上眼的那一刻看到了柏童心双眼含泪的模样。

  明天就要手术,这小丫头一定很紧张吧。

  他原本只想在医院外面看看她的病房,可是倒了医院后,他又不知足,想着在走廊外看看病房。当走进走廊,自然巴望着能进入病房看看她的模样,哪怕只有一眼。

  一次次制定底线,一次次打破底线,最终的结果就变成他任凭小丫头靠在自己身上撒娇。

  “明天手术,我有些紧张。”柏童心把玩着他的大手,靠在她身上扭来扭去。

  青春紧实的躯体不经意间总能撩拨起他隐秘的情愫,他坐正身体,掩盖那一抹异样。

  云意轻咳一声:“都是权威专家,还有柏氏的尹教授,你不要太担心。”

  “我也不想担心,但是这关乎着我的生死,有可能我下不来手术台。”手术中手术后的风险,她都要求医生完整的告诉她,她早已成年,有知道病情的权利。

  “别乱说,肯定会平安无事。”云意生硬地劝着她。

  “云意,假如明天我有个万一,你会不会想我?”柏童心咬着下唇,问得忐忑。

  云意扭过身体,双手扶在她肩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童心,你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有事。”

  他说得很大声,双手也很用力,这样仿佛能给柏童心信心,给自己信心。

  “云意,你喜欢我吗?”柏童心看着他哽咽着问。

  今夜在不说清楚,也许她就没有时间亲耳听到了。

  云意咬紧牙关,腮边鼓着硬硬的疙瘩,他呼吸越来越快,眼睛像是要突出眼眶,两只大手仿佛要捏碎她的骨头。

  半晌后,云意才像是认命一样,狠狠点了下头。

  柏童心紧张到无法呼吸,她怕他说出不是自己想听的答案。

  见云意点头,柏童心扑进云意的怀中大哭,小手揪着他的衣襟抽噎的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你这个坏人,你不知道我有多怕你不在乎我,我都不敢去找你,我明天就要手术了,你现在才来。”

  有力的手臂环住小女孩,云意低头吻在她的发心,这个作天作地的小女生,搅乱他平静多年的心。他就像青春懵懂的少年般,一头扎进爱情的世界。

  不在乎身份地位,不在乎年龄差距,只想眼里心里全是她。

  “童心,我配不上你。”云意喃喃地道。

  “胡说,我这随时会死的人,才配不上身体健康的你吧。”柏童心抬起哭成梨花带雨的小脸瞪她,又孩子气地缩回他怀中,恶狠狠道:“现在想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云意苦笑,他也没想着改变主意。

  “童心,”他将她从怀中扶起来,看着她认真道:“没有人会想有病,但是遇到了我们就积极去治疗,你这么要强的女孩子,不应该轻言放弃。”

  “云意……”

  “答应我,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努力活着。”

  明天是第一次手术,结果未可知,如果有什么不理想的地方,云意生怕柏童心再起自杀的念头。

  “嗯,我答应你。”

  “这才是乖孩子。”云意笑道。

  柏童心没有擦干泪水的小脸蓦得又笑了。

  门外不放心小姐身体的老管家抬手擦了擦眼角,摇摇头转身走了。

  留下两名一脸为难的保镖大眼瞪小眼。

  早在云意来的时候,他们就假装睡觉让开了门。

  云意对柏大小姐的情感流露他们不是看不出来,只是作为底层保镖或者助理,喜欢上名门望族的贵女,这种压力简直太大了,他们能想象到云意的踟蹰和左右为难。

  但是明天就是手术的日子,如果他们是云意,也会选择在今晚来渐渐心上人吧。

  可谁能想到,这个鬼灵精一样的大小姐压根没睡,云意被逮个正着。

  老管家也在云意没来多久后翩然而至。他们三个大男人,就在病房外充当雕像,硬是把人家小情侣的对话听了个七七八八。

  好尴尬。

  云意直到把柏童心哄睡了,才退出病房。

  这期间答应了很多匪夷所思的条件,才算是安抚住情绪激动的小病号。为了保证她充足的睡眠,云意能怎么办,自己的女孩只能自己宠着。

  将一盒古巴手工雪茄放在门口的椅子上,云意没有回头,对着身后两人轻声道:“谢了,兄弟。”

  俩人拍拍他的肩,无声鼓励。

  上午九点,柏童心被人从病房推向手术室。

  柏致远,云亦淼,林九矜,沈晴也,老管家都围在柏童心身边,送她去手术室。

  “童心,宝贝,你要勇敢,爸爸在外面等你。”一开口,柏致远老泪纵横,他荣耀半生,一直顺风顺水,在商场上所向披靡,可只有这个娇娇柔柔的女儿让他操碎了心。

  “爸爸,我没事。”柏童心伸手攥住父亲的手,露出微笑。

  “童心,云哥哥跟嫂子也在外面的等你,你要加油。”云亦淼温柔地注视着女孩,出言安慰。

  “是啊,童心,你一定会很快好起来。”林九矜攥拳头鼓劲。

  “大小姐……”老管家泣不成声,只好扭头捂住嘴。

  柏童心对着大家挥手:“你们放心,我很快回来。”

  临进入手术室前,她左右转头,想在人群中搜索道那抹高大的身影,可遗憾的是,她没有找到。昨夜那个温柔谦和的云意像是出现在她梦中一样,梦醒之后,只有她独自一人躺在冰冷的病床上。

  手术室第一道自动门微合上的时候,云意在拐角处隐藏了自己的身体。

  他始终没有勇气走过去,送她进去。

  痛苦覆上酸胀的眼,他脚步踉跄走进消防步梯。

  “你应该送她进去,这个时候她需要鼓励。”

  云意回过头,就看到云亦淼一脸不赞同地站在身后。

  “先生,我……”

  “童心一直在找你。”

  虽然嘴里没说,但渴求的眼神,谁都看得出来。

  “云意,你虽然出身坎坷,但却不比任何一个富家子弟差。”云亦淼递了一根烟给他:“你不应该妄自菲薄,柏家虽然门第高,但柏叔叔不是那种势利眼的人,再说,以柏家今时今日的地位,你觉得柏叔叔会为了商业联姻委屈自己的女儿吗?”

  云意震惊地看着他,双唇无声蠕动。

  “云意,你不应该自设牢笼。”

  说完这句话,云亦淼转身出去。

  云意对着墙壁,一动不动地占了许久,才抹了一把脸,如释重负地走向手术室。

  “柏先生,我是云意,云先生的特助。”云意一脸平静地对着柏致远自我介绍,只是放在后背的手紧张到颤抖。

  柏致远神色不明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他救了童心两次,可也成功地拐走了童心的心。

  按理说,他是应该感谢一下女儿的救命恩人,但是作为即将被拐走女儿的老父亲,他又怎么都客气不起来。

  只好木着一张脸,说着言不由衷的场面话:“童心的事,你费心了。”

  “分内之事。”

  哼,分内事,这么快就将童心滑入他的阵营。

  柏致远没在多说什么,转头看向一旁的手术室。

  反正这个时候,他失礼也没人会说什么。

  云意退到一旁,对着云亦淼、林九矜问候。

  大家对于谈话兴致缺缺,都围在手术室门外焦急地等待。

  被云亦淼设置成静音的电话一直在想,全是公司各种请示和汇报,他都选择忽略。

  如今大老板和大老板的特助都在医院守候,能拿主意的只有那么几个人,都感觉责任重大,只能不断请示汇报,生怕一个错误决定,会导致大的纰漏。

  可是,大老板不是随时都能回复他们消息,致使他们工作效率都开始变得低下。

  足足七个小时,手术室外的红色警示灯才熄灭。

  众人焦急地聚在门口,一颗心高悬。

  他们迫切的想知道结果,又怕知道结果。

  尹教授和几位专家疲惫地推开门,他们是坚持完最后的缝合才出来,难免时间久。

  “尹教授,怎么样?”柏致远颤巍巍开口问。

  他现在只是关心女儿身体的老父亲,少了商场上的杀伐果断倒显得随和不少。

  “柏先生放心,手术非常顺利。”尹教授笑道:“期间只有一次大出血,但我们备血充足,没有任何危险,您放心吧。”

  “好,谢谢尹教授。”柏致远忍住夺眶欲出的热泪,这真是太好了。

  “这要感谢林女士他们的科研成功,没想到会这么好的效果,相信不久的将来就能在癌症裹挟领域中大放异彩。”

  “都要感谢,都要感谢。”柏致远向着他们鞠躬:“谢谢啦,请快去休息。”

  众位专家客气地告辞离开。

  柏致远转身握住云亦淼的手:“云意啊,谢谢你和你九矜,谢谢你们救了童心。”

  “柏叔叔,您客气了。”云亦淼回握:“我岳父岳母研究开发病毒疫苗之初,就是为了造福人群,童心近水楼来而已,实不敢当谢。”

  “是啊,柏叔叔,童心乖巧懂事,过了这一关,以后的路肯定平坦顺遂。”林九矜也赶紧说道。

  “唉,童心有你们这样的兄嫂,是她的福气。”柏致远道:“林博士夫妇是病毒疫苗领域的权威,我们一定要将病毒疫苗推广好,不辜负他们的辛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