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寻你的路遥遥无期 > 第129章 我们不会认可你们的婚姻
    系虞沐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顾怀桑,你对我爸妈做了什么?”吴七七怒目瞪向顾怀桑。

  林祖文想要说什么,可是越想说话,就咳得越厉害。

  “爸,您怎么了?我们回家,我带您回家去。”吴七七搀扶着林祖文起来,还帮他拍拍背希望他能好受一些。

  “七七,我们没怎么样,你不要这么没礼貌。”吴静看了一眼顾怀桑,轻叹口气。

  陆之尧咬着牙,紧握双拳走到顾怀桑的身边,用极小的声音问他,“怎么回事?”

  “你和她结婚的事情如今已经人尽皆知,我就是以长辈的身份,约亲家到家里聚一聚,喝杯茶,聊聊天,增进彼此的感情,我还能怎么样。”顾怀桑嗤笑出声,摇摇头。

  “我们不需要你们姓顾的猫哭耗子假慈悲。”吴七七怒吼一声,看着剧烈咳嗽的父亲,也因为愤怒,她红了双眼。

  “七七!”吴静呵斥吴七七一句,转头对顾怀桑说,“顾董,祖文身体不适,我们先回去了,还希望顾董信守承诺。”

  吴静搀扶着林祖文,想要往外走,吴七七拦住她。

  “什么信守承诺?妈,他跟您们说了什么?”吴七七着急地问吴静,她不希望因为自己婚姻的事给父亲惹麻烦。

  “吴七七,我说,现在带你爸回家,我们大人的事,不需要你多问。”吴静厉声说道。

  “我是当事人,而且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他今天能悄无声息的带走您和爸,我不知道他在背地里还能做什么。”吴七七指着顾怀桑一阵斥责,在她眼里顾怀桑没有做不出的事情。

  “你和陆之尧什么关系?”吴静反问吴七七。

  “妈,我。。。”吴七七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这么问,泪眼婆娑地看着母亲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们是夫妻,既然是夫妻,你就得接受他的家人,在你面前的人是陆之尧的外公,你直呼名讳已经是很不礼貌了,这里是顾园,还容不得你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所以,你跟我回家。”吴静扶起林祖文就往外走,林祖文咳得厉害,必须得马上吃药。

  吴七七看着父母离开的背影,紧紧握住双拳,她站在原地,觉得此刻的自己是那么无能。

  “七丫头,我说过,我没有对你父母怎么样。”顾怀桑移步到吴七七的身边,这么看她,真是觉得她和周文翰很像。

  “你没有经过我们的允许就把我父母接过来,你还想怎么样?”吴七七讽刺地笑着说。

  “说实话,你的父亲,让人钦佩。”顾怀桑点点头,如果不是因为吴家,他真的会接受吴七七。

  “顾董,我不管你和我爸妈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在我这里都不作数,我就是我,我是吴七七,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去做我想做的事。”吴七七留下这么一句话,提起裙摆往外走去。

  陆之尧双手放进裤兜里,转身看着顾怀桑,如果顾怀桑把吴七七当成一般的女孩子对待,那他就打错了如意算盘。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顾怀桑轻咳两声,被陆之尧看得脊梁骨发凉。

  “您还真是能折腾啊,把李美瑜接回来,再背地里把七七的父母悄悄接过来,您和他们说了什么我就不问了,外公,您真的想我母亲的悲剧在我身上重演吗?”陆之尧苦笑着,不敢想象当初母亲一个人面对了什么。

  “你和你母亲怎么会一样?”顾怀桑坐了下来,怄气地转过头。

  “是吗?”陆之尧反问,“外公,不要再插手干涉我和七七的事,否则别怪我六亲不认。”

  “你为了那个女人,这么跟你外公说话吗?”顾怀桑怒喝一声,“你在外面收购顾氏的股份,我可以不计较,可是,如果你帮着外人对付顾氏,你就太让我心寒了。”

  “心寒?外公怎么会体会得到心寒是什么样的感觉,不错,我一直在收购顾氏的股份,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您,终有一天我会取而代之,不过您说帮着外人,那不能够。”陆之尧和顾怀桑摊牌了,反正他也不想藏着掖着。

  “除了你,还有奇创在打压我们顾氏的子公司,我可以相信你,就算让我把顾氏交给你我也没有二话,但是你既然在总经理的位置上,该你承担的你是不是该担起责任来。”这是顾怀桑的肺腑之言,现在看来,陆之尧的确比顾飞亭父子更适合管理顾氏。

  “偏偏,我没兴趣,我只是做好本分的事,我不想与舅舅为敌。”陆之尧说完,转身要走。

  “你等等,我还有事问你。”顾怀桑拦住陆之尧,看着他的背影,竟有几分感慨。

  陆之尧停住脚步,疑惑地看着顾怀桑。

  “美瑜那边,你还是去看看,人家毕竟是孤孤单单一个人,跟你订婚的事虽然黄了,你作为一个男人,多关心关心一下,就当补偿她嘛。”顾怀桑还不忘叫陆之尧去和李美瑜相处相处,在他看来李美瑜真的也还行,就不知道陆之尧怎么就那么看不上人家。

  “您请来的人,自己关心去吧。”陆之尧冷笑一下,离开了顾园。

  宁馨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也把陆之尧的立场和态度看在眼里,看来陆之尧和吴七七就像一根绳索,越拧越紧。

  顾怀桑重重地吁了口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开始盘算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满意了?自作主张把人家带过来,有什么意思?”宁馨冷哼一声,在顾怀桑身边坐下来。

  “可惜了。”顾怀桑惋惜地说。

  “什么可惜了?”宁馨不解地问。

  “你说怎么吴家人就总有那些魅力,让你刮目相看呢?”顾怀桑摸着下巴问,开始一个个的回忆自己认识的吴家人。

  “哼,当然有魅力了。”宁馨以为他又在怀念当初和吴依兰在一起的时光,干脆离开了会客厅。

  从顾园出来,陆之尧给吴七七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有人接,他去了一趟吴七七的公寓,并没有人,随后到锦绣山河转了一圈,只剩下辛勤工作的员工。

  当陆之尧来到临海别墅区的时候,被佣人告知因为林祖文的咳嗽,吴家人已经都到医院去了。

  医院的私人病房里,林祖文躺在那里,脸色非常不好,因为注射了点滴,又在雾化中,他太累了,已经沉沉睡去。

  吴静和吴依兰到了角落里,简单说了一下林祖文的情况,吴依兰表情平静,仿佛已经看淡了,只不过,她和吴静夫妻的想法一样,决定不把林祖文真实的病情告诉吴七七。

  吴七七一直待在病房里,牢牢地握住父亲斑驳无力的手,无声的泪滴落下来,犹如珍珠一般晶莹剔透。

  陆之尧到医院的时候,首先见到的,就是满面愁容的吴静。

  “伯母,伯父怎么样了?”陆之尧朝她走了过去,关切地问林祖文的病情。

  “这是我们吴家的事,就不用你关心了。”吴静冷着脸拒绝陆之尧的好意,她本不想这样,可是林祖文已经答应了顾怀桑要让两个人分开,那就得狠心到底。

  “我知道因为我的身份,伯母会不喜欢我,可是我和七七是夫妻已经是事实,里面躺着的是七七的父亲,我只想表达自己的关心。”陆之尧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眼里,因为两家的关系,他早已做好被排挤的心理准备。

  “先不说你是不是顾家的人,就凭八年前你不告而别,七七遭受了那般的痛苦,我就不会认可你们的婚姻。”吴静转过身不看陆之尧,她害怕自己会心软。

  “阿静。”吴依兰唤了一声吴静,或许她的做法太过于冷漠无情了。

  “妈,八年前的七七,我不想再承受一次了,那般心如死灰的眼神,选择遗忘后竟然没心没肺的活着,她看似过得自在,可是作为母亲我知道,她很痛苦,我甚至在她睡着以后还能听见她隐忍的哭泣声。”吴静心痛地捂住自己的心口,八年了,为什么吴七七就是走不出陆之尧的圈子呢。

  “我很抱歉。”陆之尧低下头道歉,八年前他本无意这么做,没想到自己自私的决定竟然让吴七七遭受这些痛苦,而他根本就不知道。

  “你不用跟我道歉,你对不起的人是七七,不是我。”吴静深吸口气,调整情绪面对陆之尧,“陆之尧,其实你们真的不该在一起,先不说你们顾家和吴家争斗了这么些年,你对于七七来说,是毒药,你有没有想过,七七远比外表看起来更喜欢你,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离开她,她怎么办?”

  “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这一次回来就是要守护在她身边,我不会再离开她。”陆之尧目光坚定,对吴静承诺道。

  “你还是太年轻了,陆之尧,生活很残酷,将来你们你们还要面对更多的困难,你能保证自己不会离开她吗?”吴静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我不会。”陆之尧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这么说吧,七七的父亲睡着了,他需要休息,而我代表她父亲转达一句话给你,我们不会认可你们的婚姻,包括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