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文帝本纪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入宫(二)
  君侍入宫,照例只能带一位贴身侍从。曲明舒自然是带了从小一起长大的青麦。入宫后又根据份位,分了两个近身伺候的和四个粗使宫侍。

  玉翠宫虽小,人也不多,安顿了两日才把宫室打理好。还没歇口气,青麦便进来禀报:“小主,李美人来看望小主。”

  曲明舒进宫这两天,除了每日在皇后处见过宫内的君侍们,私下里与别人并无深交。离得最近的算是平顺华的翠微宫,可是道路不好走,也没有来往过。

  李美人的福熙宫距离甚远,突然拜访让曲明舒很是诧异。人到了门口不能拒之门外:“快请李美人进来。”

  阿福进了正殿,先闻到一阵清香,有些瓜果的清甜之气,更多的是迦南香的芬馥,令人精神一振。再看到殿内的陈设。玉翠宫实在是小,所以曲明舒没有足够的品级,也能住一宫正殿。

  殿里的陈设很简单,以雪白的纸帐分隔出内室,悬挂着绣花香袋,缓缓散发出清新的香气。用来待客的外室,桌案上放置着一个香橼编成的座子,上面架着一只兔子形状的香炉,只有微不可闻的香气,眼见是没有点香的。

  阿福仿佛有些明白皇后忌惮令选侍的原因了。

  当年三步一景的安郡王府,以风雅闻名京城。看曲明舒这里,处处透着雅致不俗。他自己的打扮虽然素净,但是细节之处无疑不透着精心,的确像是会投元晗所好,会得宠的人。

  二人相对行礼,阿福念头在心中一转,先笑道:“今日贸然拜访,事出有因,还请令选侍不要见怪。”

  曲明舒对他的“事出有因”不解,还是礼貌地笑答:“美人说笑了。若非我初初入宫,人生地不熟,该是我去美人宫中拜见才是。”

  阿福对茯苓招招手,示意他奉上贺礼:“好在这份贺礼没有选错,应当正对令选侍的心意。”

  曲明舒笑着接了,向阿福道谢。二人寒暄完,这才进入正题。

  “美人说事出有因,可否说明是何事?”

  阿福看了看一边伺候的青麦,曲明舒立即明白他的意思:“青麦是我从家里带来的贴身侍从,美人有话尽可以直说。”

  “我今日来,是受皇后所托,给令选侍说两句逆耳忠言。”

  “哦?不知皇后有何吩咐?”

  “此次与令选侍一同入宫的卫贵人,是皇后同族一脉的弟弟,若是被别人抢了风头,皇后多半会不悦。”

  曲明舒皱眉,卫莞是皇后的弟弟没错,可是这样公然邀宠,甚至打压一同进宫的君侍,岂不是在为他树敌?而且皇后为什么要经过李美人的口来转达?这样私下里的动作,难道不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或者说,李美人是皇后深受宠信的心腹?

  宫中的情况,曲明舒知道的太少,无从判断现在局势。

  “难道皇后让我拒宠?可是陛下决定的事情,我有什么能力更改呢?”

  阿福微微一笑:“令选侍入宫后思念家人,郁结于心,大病一场。过了这段时间,各凭本事。”

  这就只是让他的起点比卫莞低一些,也不是不能接受。原本他与卫莞,不管是从家世还是份位上,都不可同日而语。

  要让卫莞得宠,他这里可以劝说他自己退让,赵美人哪里怎么解决?金陵赵氏比建阳卫氏门第略低,可赵彦的才名是元晗都赞许的。

  这里面有太多不合理之处,曲明舒知道,自己不清楚的事情很多,所以想不明白皇后的做法。更何况,凭着李美人空口白牙就把这件事情记在皇后头上,是不明智的。

  不过,装病一场,与自己原本的打算也不违背,不论这件事是谁在背后主使,顺水推舟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

  “家中的父亲姐姐让我甚是挂念,李美人请放心。”

  这么顺利就劝动了曲明舒,阿福着实有些意外。他这么配合,也是件好事。

  “那令选侍多多休息,我先告辞了。”

  阿福走后,曲明舒依旧坐在那里喝茶。

  “小主,李美人话说的含混不清,来意不善。若是不得宠爱,小主在宫中怕是举步维艰。”

  曲明舒放下茶盏:“如果李美人没有说谎,真的是皇后让他来游说我,我没有拒绝的权利。如果他说谎了,这件事情不是他一个美人能做主的。我连幕后之人都不知道,贸然争宠,恐怕很快就要消失在这深宫里了。一时的宠爱不重要,能在宫里活下去才是关键。”

  青麦若有所思。

  回福熙宫的路上,阿福和茯苓主仆也有这样一场对话。“小主,令选侍未免也太好说话了。”

  “他越是这样,我越是要提防。能屈能伸,不是个会沉寂太久的人。”

  “那他若是反悔,皇后那边怎么交代?”

  阿福觑他一眼:“他不会的。现在宫里的情况他还没有摸清楚,把卫莞或者赵彦推出去得宠吸引众人的目光,他才能找到自己的出路。这个令选侍,是个聪明人。或许我可以有个新的同盟了。”

  “小主如此看好令选侍?”

  “能让皇后都忌惮的人,我们且看着。”

  曲明舒的动作很快,第二日,卫蕴冬就得到了令选侍病了的消息。

  “可有召太医问诊?”

  来报信的青麦沉着回答:“找了医官来问诊,不过是换了个环境有些不适应,过些日子便好。”

  “你家小主初入宫,有些抹不开面子。若是迟迟不见好,便来禀了本宫请太医去诊脉。”

  青麦应下,告退离开。

  这件事来的太快,卫蕴冬不知阿福是怎么做到的。原本让他去做,就是想试探他的实力。他南朝广陵王嫡子的身份,没有引起元晗半点怀疑,让卫蕴冬有些不解。

  可是阿福跟在元晗身边太早,除了墨儿和丁影,没人知道其中细节。这两个人又不是轻易能套出话来的,卫蕴冬只能自己试探。

  观言的身份闹到元晗跟前去,也翻不起什么大浪。宫里南朝人不少,观言根本不起眼。阿福争宠的法子对秋书是不友好,可对元晗没有什么危害。

  但是能用观言探出阿福的底细,才算是物尽其用。从现在的结果来看,阿福的心思实力,不容小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