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做客
  孟桃打心眼里不喜钟小美,但觉得沈誉这做法太硬直,开始还不同意。

  她上辈子从小也是和奶奶住在街巷里,奶奶和街坊邻居姑婆婶妈们一样爱八卦,时不常地还吵架对骂两嘴,但邻里之间关系再复杂,他们都不会真的弄成冤家对头。

  一则都是老住户,不是说搬就能搬走的,老邻居相伴一辈子,已形同亲戚;二则大多数院屋唇齿相依,你挨着我家围墙,我靠着你家屋头,要真闹绝了,那可不得一起拆家掘墙?

  九号院子之前的主人贾老很独立,他不靠别人家,自己建的围墙,反倒是左邻右舍都来贴靠着贾老的围墙。现在这院子属于孟桃,她也不怕得罪人,但既然成了邻居,没到扯破脸皮的地步,她还是愿意听从前世奶奶的教导:人生在世,都不容易,不必做太绝。

  她愿意学着宽容,可现实不允许。

  开玩笑说右邻也要请她和沈誉吃饭,本是戏耍沈誉的,明知他对钟家有阴影,偏巧传说中爱爬墙的钟小美出现了,就想看他抓狂的样子,却没料到戏言成真!

  既然答应了去王家吃晚饭,沈誉就起来漱口洗脸穿戴,孟桃准备好带去王家的礼品,一包桃酥二斤水果糖三包奶粉,上午逛街在供销社买的。

  院门没关,小旺财蹲守在门边,顺便看巷子里小孩们奔跑玩耍,小脑袋转来转去,挺忙的。

  王叔带着他家三儿子王建城走进来,小旺财没有拦着,也不吱声,只紧跟着父子俩进到院子里,亲眼看孟桃迎上来说话,就又退回门口去了,孟桃告诉过它:要是有邻居进来,你看着就好,不要吵吵。

  钟小美挽着她妈妈,也随后走进院子里来了,娘俩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男人,王建城回头看见,礼貌性地朝那男人打招呼叫“钟叔”,孟桃才知道这个是钟小美的父亲。

  右邻钟家,听王婶说是五口人,一对夫妻一双儿女,加个老太太,孟桃之前只认识了主妇钟阿姨,也就是钟母,今天是第一次见到钟父和钟小美。

  这父女俩都不用做鉴定,看着就知道确系亲生的,行为举止如出一辙,进到人家家里来,钟母和孟桃说话,他们俩就只是斜着眼角看一眼孟桃,直接快步越过孟桃,朝沈誉走去,钟小美一副小迷妹神态,眼睛发亮,笑容甜腻,一口一个沈同志,叫得要多亲热有多亲热。

  钟父穿件干部装,据说是文化部门工作,也不知道具体干什么的,见他女儿这么喜欢沈誉,而沈誉确实仪表不凡,衣饰气度一看就是很有派头,钟父便露出岳父看女婿的神态,眉开眼笑,乐呵呵跟沈誉套近乎。

  沈誉正在和王叔和王建诚说话,只淡淡扫钟家父女一眼,没搭理他们。

  王叔笑着告诉沈誉:“饭菜都准备好了,你俩这就过去吧,我家老婆子做得几个家乡菜,味道还不错的。”

  钟小美一听,立刻摇着她父亲的手:“爸,你不说要请沈同志上我们家吃饭的嘛?”

  钟父忙道:“对对对!小沈同志啊,听说你在省城工作,我们能成为邻居,真是缘份哪!俗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邻居之间就要互相关照、亲密友爱,本来今天我要请你上我家的,既然老王先请你了,那明天我请,请沈同志来我们家做客、吃饭!”

  沈誉朝孟桃看了看,媳妇儿刚才还劝导他对邻居不要太绝情,现在瞧见了吧,这所谓的邻居,没礼貌就罢了,明显不怀好意,哪里值得善待?

  他唇角微勾,故意问道:“你们家,就只请我一个吗?”

  “那当然,只请你啊,你是我们家最尊贵的客人!”钟小美抢着回答。

  钟父哈哈笑:“这是我们全家人的诚意,沈同志你可一定要来啊!”

  钟母此时也走到钟父身边去,笑着跟沈誉说,她会做很多种拿手菜,保证让他吃得满意!

  这女人上次还想拉孟桃去她家玩,现在仿佛忘记这回事了,提都不提邀请孟桃。

  孟桃心里骂句mmp,真的是极品无处不在。

  她稀不稀罕去别人家吃饭是一回事,人家专程登门请客吃饭,却指定只请她未婚夫不请她,这是什么意思?看上她未婚夫,还赤果果打脸女主人!

  孟桃心头火起,也不用沈誉开口,自己当着这些人的面,跟王叔说道:“王叔,我们家院墙需要修一修,尤其右边这整堵围墙,经常有大老鼠爬上来,春季里花儿眼看要开了,王叔你看看有什么好材料,帮我买回来,把围墙加固加高,绑上铁蒺藜,这样就不怕老鼠糟蹋了花花草草!”

  王叔和王建城听了这话,都楞了楞,毕竟邻居多年,有些事情他们早就知道的,反应过来之后,王建城年轻耿直,不打遮掩地笑了,边笑还边扫钟小美一眼,目光里尽是嘲讽。

  王叔咳嗽两声,点头答应:“这个没问题,交给我就行。”

  钟父还有些懵,不太理解加固加高围墙是要干啥,钟小美已经跳起来:“不行!不准加高!”

  又冲着孟桃喊:“贾爷爷活着时候,围墙就这样,你凭什么改变?”

  钟母跟着道:“就是啊小孟,你得尊重老人家,贾老爷子要是在,肯定不准你乱改动。”

  孟桃还没回怼,沈誉长臂一揽将她圈到怀里,看着钟家三口人说道:

  “贾老活着的时候,你们做为邻居,尊敬他老人家了吗?天天爬墙,往轻里说是摘他家的花儿,严重的说法是,你们在监视他!他的院子,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自己家院子里生活都不方便,你们凭什么?

  现在我们是这院子的主人,怎么装修是我们的自由,任何人无权干涉!”

  沈誉说着话,神情逐渐变冷,脸上如罩寒霜,黑眸凌厉,四周似乎骤然强降冷空气,钟父禁不住打了个寒战,钟母也不敢再多嘴。

  只有钟小美不管不顾地哭着,这人天生戏精,面对沈誉是梨花带雨式哭泣,委委屈屈娇弱可怜,朝着孟桃指控时又是眼泪嘀嘀嗒嗒成串落下,满面的恨意,仿佛遭受了多大欺凌,如果孟桃是个男的,只怕要被人误会强女干了钟小美:

  “你怎么这么坏心眼?你还是个女人嘛?沈同志买下这个院子,他都没说什么的,你偏要修围墙,你这是针对我!呜呜呜……你太坏了,你根本配不上沈同志!”

  “就是针对你,我们家不欢迎爬墙头的。”

  孟桃怼她:“你心眼不坏,专门纠缠别人家男人。”

  “谁专门了?我就只喜欢沈同志这一个!其他男人我才懒得看!像王建城这样,送上门我都不要!”

  王建城当观众看得津津有味,突然躺枪,气坏了:“滚蛋钟小美!长得跟个女鬼似的,夜晚瞧见你能吓出病,谁会看上你这种女人?就等着当一辈子老姑婆吧!”

  钟小美显然也是个被家人娇纵惯了的,外表柔弱,脾气可不弱,当着心仪男子的面被骂老姑婆,哪里受得了,顿时火冒三丈,张牙舞爪就朝王建城扑来,王建城也不跟她客气,钟小美看他不上眼,他更不喜欢钟小美,下手毫无顾忌,揪住两根长辫子直接往院门外拖:

  “滚回你家,别弄脏了桃花姐的院子!”

  钟小美嘶声喊:“王建城你这个废物、死人!放开我!救命!沈同志救命!”

  沈誉当没看见没听见,专心替他媳妇儿顺猫毛。

  钟父钟母急着去追,沈誉喊住他们:“我拒绝你们的邀请,明天不去你家,以后,也请你们不要到我家来。”

  钟父沉下脸:“你这样,太不尊重邻居了,是看不起我们家!”

  沈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想一想,你有尊重我和我媳妇吗?”

  钟父又斜着眼角看看孟桃,冷哼一声,拉着钟母走了。

  孟桃:“我招他们惹他们了?真是奇葩!”

  沈誉拍拍她后背:“不相关的人,不用在意。”

  旁边王叔也说道:“对,别理他们,这巷子就他们家奇奇怪怪的,专干些不讲道理的事情。”

  沈誉和孟桃拿上礼物去了隔壁的王家,王建城把钟小美拖走扔进钟家,也回来了,王婶听说这件事,一点都不惊奇,对孟桃说道:

  “你刚来那会,我是不好多嘴,真的不用搭理他们,这一巷子十几户,谁没跟他们家打过吵过?个个都不像正常人。

  他们也不是老住户,七八年前搬来的,男人在文化局,又不是坐办公室,听说就干些跑腿管杂务的,偏要说自己家最有文化,成天的鼻孔朝天瞧不起人,婆娘也是自以为多高级,实际跟我没什么两样,就是个家庭主妇。两个孩子,大儿子前些年参加那啥斗,你们懂的,倒是让他斗出个工作,进厂上班去了;

  小女儿就这个钟小美,高中毕业没班上,天天在家瞎整瞎弄,疯痴婆似的。

  以前贾老头可没少骂她,爬梯子摘墙头的花儿就算了,她还自己弄个钓网,把老头摆在地上的整盆花都网走……那老爷子一辈子就只爱养花,辛辛苦苦养得花开了多漂亮啊,没看够呢就让人给钓走了,他不生气嘛?跑去钟家要花儿,那钟小美赖死不还回来,她爹妈还帮着骂老头……好几次,差点没把老头给气死。

  贾老头后来跌死的,说是什么心肌塞,我说这病搞不好都是让钟小美偷花给气出来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