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镐京出猎 > 第二百零一章:地字号密室(一)
    一朝天霜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深夜,卫权别院。

  惊蛰跪在地上朝坐在前方的男人禀报着:“主人,她不在。”

  “什么?不在?”卫权看看外面的天色,“怎么会不在?”

  “属下不知。”

  “尚书府有何异常?”

  惊蛰摇摇头:“并无任何异常。”

  卫权放下手中的茶杯,端正坐姿说道:“没有异常,就是偷偷跑出去的。”

  惊蛰挠挠头,木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疑惑。偷偷跑出去的?她要去哪里?

  阴冷潮湿的水下密室,打开门是仅有一步宽、向下延展的台阶,基本上没有落脚的地方。除了被扔进来的囚犯,从没有主动进来的人。徐谨提着剑沿着一圈狭窄的的落脚点慢行观察着。

  韦义带她进来时笑着告诉她,这一间是地字号密室,天字号密室能拦下十之七八的人,来到地字号的,就更少了。

  密室内依旧漆黑一片,她还没有完全适应,这里也同上一次一样的安静,只是她知道,越是安静,危险越大。她五感集中于耳部,好像也不完全没有动静,水中,有不少东西。

  她没有提剑的那只手臂扬在半空中,脚下的石阶实在太过狭窄,唯有这样才能保持平衡。徐家与中原完全隔绝,与世无争;老师代表着书院,而书院被打入一支政治派系,老师和师哥不便轻易插手镐京的事;唐栩生尽了全力也没能查出更多的消息,皇帝也表明了他的立场,他与爹爹和娘亲有故,但没有仇。那么就只剩下李召群这个人,虽然此人狡猾奸邪,说话半真半假,但他既然亲口承认,就应该没有错了。

  尼龙湖密室,困不住她!她会一间,一间地走进去,去见爹爹,去救他们。

  黑暗中,她那双眸子有如熊熊燃烧的烈火,却也像隆冬北方绵延万里的冰霜。

  突然,似乎是水中有什么东西一跃而起,感受到危险,她腾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扑通……

  果然是一个重物扑空落水的声音!那个东西在水中猛烈搅动几下后方才停歇。

  形长体硕、性暴躁、攻击力强、多半嗜血。徐谨马上在脑中给这个怪物下了定论。

  她握紧手中的宝剑,这是上一次进天字号密室之前李召群给她的,她就是要拿着这把剑,将他这密室中这些恶心的东西都给斩了。

  那只畜生感受到有活物在,尽管刚刚没有迟到,但它并不甘心,徐谨听到了水波一圈圈晕开的声音,那个东西……游过来了!

  她双手握剑,剑尖指地,听着那东西离石阶越来越近,离她越来越近……

  唰!

  有东西从水中向她飞来,剑光一闪,那东西被辟成两半,与此同时她看到了厚厚的鳞片、扁长的嘴巴和那尖利的獠牙!

  这是……鼍龙?徐谨脑中只搜寻出一种与之相似的兽类。

  据典籍记载,鼍龙这种兽物只生活在炎热的地方,栖息于湖泊、河川和海岸中。且此兽十分凶猛,具有超强的咬合力,极难捕捉,更别提驯服。李召群是真的不简单,他能在镐京这种气候温和、雨量适中的平原地带豢养它们。而这个水牢这样阴冷,适才那只被她砍杀掉的鼍龙还那样矫健有力,看来它们已经在这里很久很久了,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环境。

  随着那只鼍龙被斩成两块,它的尸体和血液唤醒了更多的同伴。

  徐谨此时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到在泛着波纹的水面上,由近及远露出了一双又一双黄褐色的眼睛!这些畜牲的眼睛圆滚滚的,发凸,中间是一条细长的幽幽墨带……它们最可怕的嘴巴全部隐藏在水下,仿佛只有在发起攻击时才会暴露出来,给人致命的伤害。徐谨全身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间密室都是水,俨然就是一座大池子,而这座池子有个特点,它基本上没有岸,只有一只脚那么宽的石阶供人勉强站立,石阶距离水面也就两尺左右的高度,根本防不住这群畜牲。

  来这里,等用送死!

  徐谨将剑拦在身前,鼍龙不同于天字号密室的蛇、蟒,它们的眼力极佳,就是天赋异禀的人也望尘莫及。她敢肯定,就算是最远处的那一只,也已经注意到她了!

  突地,两只距离很近的鼍龙猛地从水中窜上石阶,徐谨的脚差之分毫就要被它们一口咬断。下意识地,她脚尖点地,迅速在狭窄的石阶上旋转身躯,动作利落,堪堪避过那两张血盆大口。

  咔哒……咔哒……

  听着那牙齿剧烈碰撞在一起的声音,徐谨只觉得后背发凉。

  躲过那两只的突然袭击根本不算什么,她刚刚站定就听见下面一阵阵噼里啪啦翻水花的声音……所有鼍龙都开始行动了!

  脚,最危险的就是脚!一旦被它们咬住脚,顷刻间就会被拖进水里分食掉,一粒渣都不剩!

  她屈身用剑迅速挥舞着,将那些争先恐后爬上来的鼍龙逼退。她眼角迅速扫视这间密室,石阶环绕着整个水池,要不了多久她就会被从四周爬上的鼍龙团团围住,逃都没有地方逃!

  怎么办……怎么对付这群号称是“水中之狼”的猛兽?怎么击退这群没有任何感情的冷血动物?

  她呼吸沉重而急促,头皮发麻,手臂眼看着它们越逼越近,像叠罗汉一般一只踩着一只,一只把身上的抖掉,而另一只又爬到前方同伴的身上,这瘦削的少年就好像是它们长年不见食物所盼到的唯一一点荤腥般吸引着它们,激发着它们天生的兽性。

  “徐大人,如何?这些小宝贝比之天字号密室的那些,是更讨徐大人喜欢还是稍逊色了一些呢?”韦义在外面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也很认真地询问她的意见。

  徐谨正奋力挥剑逼退那群畜牲,根本无暇回答他的话。

  韦义听着里面的动静,见徐谨并没有搭理他,他更加愉悦了。

  “徐大人,急得我说过什么吗?令尊可是从天字号,一间一间走进去的,你说,他当时看见这群小宝贝是怎样的心情呢?”

  爹爹……

  徐谨双眼变得通红,她动作更加迅速猛烈,口中大喝一声:

  “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韦义大笑着扬长而去。

  爹爹……也来过这里……

  爹爹……他也来过这里……

  徐谨全身的血液都被仇恨点燃,她不再仅仅是逼退它们,而是将力下得更猛,靠前一圈的鼍龙纷纷变得残缺,此处的池水也赫然变为血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