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破产千金逆风翻盘 > 192 天凉了,花家也该破产了(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法院的观众席上,有很多熟悉的面孔。

  雪千黛是在霍美人的陪同下来的。当她看到满头白发的父亲,瞬间泪目。曾经的父亲,少年得志,以三十多岁的年纪登顶首富的宝座。然而进去不到一年,便垂垂老矣。

  霍云潮捏了下她的手背。

  雪景年冲她笑了笑,很洒脱。然而目光扫过观众席,看到素千蕙和素母时,他的眉头皱了皱。

  素千蕙母女坐到了很远的距离。情人和私生女的身份,让她们习惯了隐秘的角落,低调行事。

  秦述和简妍也过来了,简妍放心不下雪千黛。秦述的理由光明正大,关心师妹。

  赵捷群也到了现场。他坐到了雪千黛的后排,默默注视她的后背。没坐两分钟,他被人撞了一下,没好气的容骁吐了一句“借个光”,便在赵捷群身边坐下。“到法院也能遇见你,真是阴魂不散。”

  赵捷群爱慕黛妃,容骁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明明我先来的,你不会看上哥了吧?追到法院,告诉你哥是直的。”赵捷群低声咒骂,不留余地。

  容骁:“……”他指着霍云潮后背一通点。大抵意思是,“这种级别的,才能入了哥的眼。”

  霍云潮后背没长眼睛,但他回了头。那两只登时都没屁放了。法院之上,禁止喧哗。

  花瑟也到场了,这是她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和袁牧同框。袁牧只看了一眼简妍,便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花瑟身上。

  简妍眼神处于放空的状态,秦述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心有细汗。虽然他们确定关系的时间很短,但喜欢更长,差不多贯穿了她的大学时光。

  时间到了,法官、陪审团、双方辩护律师全部登场。

  先由公诉方律师顾帆做陈词。

  “在被告诸多的指控罪名中,第一条是涉嫌谋杀罪。8月8日晚十点半至十点四十,在朝阳、顺义、通州三区交界处,发生了一起车祸。受害方是华鼎基金的高级客户经理郁雪。而肇事者,名为潘吉禄,一个以拉黑活为主要生计、并喜欢赌博的中年男子,肇事车型为尾号49的桑塔纳。警方抓了潘吉禄录口供,潘吉禄承认是受他的老乡、前悠悦会所经理冯忠指使,并提供了冯忠的转账信息。冯忠对此供认不讳。”

  作为帝都冉冉升起的律师界新星,顾帆逻辑思维无懈可击,发言时掷地有声,抑扬顿挫。

  “而日前,冯忠提供了最新的口供和证据,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受”顾帆随手一指被告方席位,目光犀利如炬,“花寅指使,法官大人,我提请1号证人冯忠上台。”

  冯忠在警方押解下走上证人席位。他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神充满惊惧和惶恐。

  “冯忠,八月八日晚郁雪车祸案,背后主谋是谁,你可知晓?”孤帆问。

  冯忠点点头,唯唯诺诺,“是……是花寅先生。”

  “花寅为什么要杀郁雪?”顾帆追问。

  “因为,”冯忠撞上了花寅的目光,一抹寒芒闪现,“他说,郁雪两次撞见了他的好事,留着始终是祸害,要我找人把她办了。”

  顾帆颔首,转向花寅,“花先生,你对此有何分辨?”

  花寅抬了抬沉重的眼皮,不回答。

  他的辩护律师吴大律开口了。“空口无凭,冯忠身陷囹圄,为了洗脱罪名,攀污别人,也未可知。”

  我的当事人,是悠悦会所的高级vip不假,与冯忠却只是客户和服务方的关系,指使冯忠买凶杀人更是无稽之谈。再者,我的当事人与郁雪也不相识,动机何来?”

  法院的观众席上,有很多熟悉的面孔。

  雪千黛是在霍美人的陪同下来的。当她看到满头白发的父亲,瞬间泪目。曾经的父亲,少年得志,以三十多岁的年纪登顶首富的宝座。然而进去不到一年,便垂垂老矣。

  霍云潮捏了下她的手背。

  雪景年冲她笑了笑,很洒脱。然而目光扫过观众席,看到素千蕙和素母时,他的眉头皱了皱。

  素千蕙母女坐到了很远的距离。情人和私生女的身份,让她们习惯了隐秘的角落,低调行事。

  秦述和简妍也过来了,简妍放心不下雪千黛。秦述的理由光明正大,关心师妹。

  赵捷群也到了现场。他坐到了雪千黛的后排,默默注视她的后背。没坐两分钟,他被人撞了一下,没好气的容骁吐了一句“借个光”,便在赵捷群身边坐下。“到法院也能遇见你,真是阴魂不散。”

  赵捷群爱慕黛妃,容骁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明明我先来的,你不会看上哥了吧?追到法院,告诉你哥是直的。”赵捷群低声咒骂,不留余地。

  容骁:“……”他指着霍云潮后背一通点。大抵意思是,“这种级别的,才能入了哥的眼。”

  霍云潮后背没长眼睛,但他回了头。那两只登时都没屁放了。法院之上,禁止喧哗。

  花瑟也到场了,这是她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和袁牧同框。袁牧只看了一眼简妍,便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花瑟身上。

  简妍眼神处于放空的状态,秦述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心有细汗。虽然他们确定关系的时间很短,但喜欢更长,差不多贯穿了她的大学时光。

  时间到了,法官、陪审团、双方辩护律师全部登场。

  先由公诉方律师顾帆做陈词。

  “在被告诸多的指控罪名中,第一条是涉嫌谋杀罪。8月8日晚十点半至十点四十,在朝阳、顺义、通州三区交界处,发生了一起车祸。受害方是华鼎基金的高级客户经理郁雪。而肇事者,名为潘吉禄,一个以拉黑活为主要生计、并喜欢赌博的中年男子,肇事车型为尾号49的桑塔纳。警方抓了潘吉禄录口供,潘吉禄承认是受他的老乡、前悠悦会所经理冯忠指使,并提供了冯忠的转账信息。冯忠对此供认不讳。”

  作为帝都冉冉升起的律师界新星,顾帆逻辑思维无懈可击,发言时掷地有声,抑扬顿挫。

  “而日前,冯忠提供了最新的口供和证据,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受”顾帆随手一指被告方席位,目光犀利如炬,“花寅指使,法官大人,我提请1号证人冯忠上台。”

  冯忠在警方押解下走上证人席位。他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神充满惊惧和惶恐。

  “冯忠,八月八日晚郁雪车祸案,背后主谋是谁,你可知晓?”孤帆问。

  冯忠点点头,唯唯诺诺,“是……是花寅先生。”

  “花寅为什么要杀郁雪?”顾帆追问。

  “因为,”冯忠撞上了花寅的目光,一抹寒芒闪现,“他说,郁雪两次撞见了他的好事,留着始终是祸害,要我找人把她办了。”

  顾帆颔首,转向花寅,“花先生,你对此有何分辨?”

  花寅抬了抬沉重的眼皮,不回答。

  他的辩护律师吴大律开口了。“空口无凭,冯忠身陷囹圄,为了洗脱罪名,攀污别人,也未可知。”

  我的当事人,是悠悦会所的高级vip不假,与冯忠却只是客户和服务方的关系,指使冯忠买凶杀人更是无稽之谈。再者,我的当事人与郁雪也不相识,动机何来?”

  他的辩护律师吴大律开口了。“空口无凭,冯忠身陷囹圄,为了洗脱罪名,攀污别人,也未可知。”

  我的当事人,是悠悦会所的高级vip不假,与冯忠却只是客户和服务方的关系,指使冯忠买凶杀人更是无稽之谈。再者,我的当事人与郁雪也不相识,动机何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