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霹雳之佛说因果 > 第 106 章 论赚钱的方式
  2、初识·交锋

  潜渊自认为见过的佛门中人不算少,但这档的真第一次见。

  “大师,吾对于佛教经义很有兴趣,也挺想与您交流一番。”潜渊露出一副莫可奈何的神情:“可惜啊,作为一个鲛人,不能离开水太久,这解惑之事便恕吾不能奉陪了。”

  他傻了才和一个看不到因果线,而且实力不明的和尚呆一起,而且这个和尚看上去不像什么易与之辈。

  ‘果然喜欢犯二的佛门大师只有爹亲一个。’

  听禅要是听见一定会喊冤,他不就放飞自我了一……好吧,很多点,起码干正事他不拖后腿!

  可惜,潜渊万万没料到,苦境这片地,啥都缺,就是不缺厚脸皮的人。

  无为依旧是笑的满面吹风,对于潜渊潜台词之中的逐客之意压根不理会,甚至还笑眯眯道:“施主无需多虑,只要有心向佛,哪怕是蝼蚁,贫僧也会尽力渡伊,更何况施主虽为异族,但向佛之心坚定,贫僧岂能因小小困境便放弃?”无为笑的更加灿烂了:“贫僧愿意随施主入水,别的不敢说,水下闭气之能贫僧还是可以做到的。”

  潜渊:笑容渐渐消失:jpg

  “这怎可以?大师渡人无数,若是因吾小小的心愿而耽搁大师前路,那才是吾之罪过,不如就此别过。”

  无为眼睛也慢慢眯起,周身莲香越加浓郁:“无妨无妨,渡一人是渡,渡百人也是渡,何况施主与佛有缘,渡入佛门,不亏不亏~”

  潜渊:神TM与佛有缘!你不能因为我两个爹是佛门的就信口开河,他们还盼着我传宗接代呢!

  “大师此言差矣,俗话说:心中有佛处处见禅,心中无佛金屋亦寒。吾自认不是什么天之骄子,但心中有佛,所以大师可不用担忧吾。”

  “施主慧根令人惊叹,但独自修行不如大家畅言欢快,贫僧亦心喜结识施主,秉烛夜谈岂不妙哉?”

  听出这和尚是打定主意不会放过自己,潜渊也不打算笑脸以对了,他顿时恢复了之前睥睨蝼蚁的表情,以同样高高在上的姿态看向无为:“和尚,吾的善意不是汝得寸进尺的阶梯,见好就收吾可不计较今日汝窥探祭祀之过。”

  无为也收起了那副温柔之态,面色肃然:“鲛人本是畅游深海,无拘无束的种族,施主缘何会沦落至此?又因何以此种手段窃取他人气运为己用?”无为深沉的双眸直直盯着潜渊冷漠的神情:“在得到答案或施主就此罢手之前,吾不会离开的。”

  “呵!妄言!”潜渊露出嘲讽之色:“答案便是吾愿意,吾想怎么做便怎么做,汝奈我何?”

  无为对他的嘲讽不为所动:“施主,窃取他人气运终究不是正道,你为鲛人,本就天地所钟,根骨绝佳,尽心修炼未必不能踏入先天,何必用这种手段平白浪费天赋呢?”

  潜渊听完没忍住露出讽刺的笑:“正道?什么是正道?”手腕微抬,之前截取的气运还在掌中,红色与灰色交织,七情六欲,喜怒哀乐,轮回交错。

  “知道那个妇人经历过什么吗?她有4个孩子,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但是三个女儿都被她亲手送入了狼口,尸骨无存,尽管她不愿意,可是她的夫君却逼得她不得不同意,所以她的情和欲是痛,心中所存的是悲与哀,你说,她该怎么做?”

  潜渊没有想得到无为的回答:“我将那妇人的富贵气运给了她的孩子,因为未来那个孩子可以给她安稳的生活,只要她离开她的夫君能挺过这段困苦十年,一切苦尽甘来。”

  微凉指尖托起佛者低垂的下颚,强迫其面对那双天空之眸,犹带水汽的体温猛的扑面而来,一股悠远飘渺的香味沁入鼻尖,温热吐息打在无为的面颊上。

  “吾自认为没有做错,取其七情六欲,换其半生富贵,这不是正道?”那股气息慢慢靠近无为的耳畔,轻笑道:“和尚,你也听到了,那些人,可都是自愿的呀~”

  话音落下,无为双眸微闪,不知是因为潜渊的话,还是那打在耳畔忽视不得的气息,令他手中转动的佛珠都慢了一秒。

  可惜,潜渊不是普通人,他发现了无为的异样,突然间玩心大起,鼓着嘴对准无为的耳朵再次轻吹一口气,随即就看到和尚的耳朵慢慢……变红了?

  佛门和尚这么纯情的吗???

  忽然脑海里闪过某个高风亮节,实则毫无底线的佛门大师,潜渊赶紧把这个念头扔出去,进化成污妖王的佛门大师绝壁只有他爹亲一个。

  “施主,请自重!”无为浑身不自在,他不是没经历过被女人或者女妖魔诱惑,但不知为何,明明没有女子的魅惑之态,可眼前之人毫不矫揉,甚至带着看好戏的姿态却比女人还令他别扭,甚至想逃。

  潜渊却觉得特别有意思,不仅不远离,还靠的更近了。

  “大师,你躲什么?”

  眼看着无为后退一步想脱离掌控,手腕下意识一转,直袭无为腕脉,想将其拉住,无为条件反射伸手欲推,一拉一推之下,力的作用相互角逐,潜渊被推的倒退,无为被拉的踉跄,绊在小石子上。

  命运仿佛是个玩笑一般。

  潜渊茫然的抱着怀里一大坨,胸口是热乎乎的体温,手掌隔着衣物也能感觉到强健的肌理,还有……无处不在的莲花香。

  无为哉进对方怀里的时候也是懵逼的,右手不小心拽到了对方的外袍,细腻几乎不见瑕疵的肩膀与手中雪菩提子碰撞,后者居然有落下风之感。更令无为惊讶的是对方的腰……好细……紧贴在潜渊胸口的脸默默红了。

  猛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无为吓得赶紧推开潜渊,连后退三步保持距离。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用力过大,俩人本就站在江边,潜渊没站住,居然一头栽进了江水里。

  “施主!”无为赶紧去拉,手接触到水面方才想起,或许他人会怕湍急的水流,可对方是鲛人啊,水里才是他们的主场。

  无为犹豫这点时间足够懵逼的潜渊反应过来,他落入江水的时候就把尾巴变回来了,但是被人这么推下去,直接点燃了潜渊的怒火。

  抬头看到江边人影,潜渊理智顿时被怒气甩到天边,看似脆弱实则强大的鱼尾轻轻一甩,巨大的浪花翻涌,滔滔江水仿若银河倒灌,直冲江岸上的无为。

  “死秃驴,本尊对你一再退让,你反而得寸进尺?!找打!!”

  话落,无为只来得及闭气,紧接着被人操纵的水流吞没了白衣佛者身影,无为在水中想要挣扎,不料腰间突然被一条冰凉滑腻的鱼尾卷住,身体顿时动弹不得,同时,一双修长有力的双臂从背后袭来,一只掐住喉咙,一只捂住口鼻,然后巨力席卷,岸上再无白衣僧人的身影,独留一串雪白的菩提佛珠。
    想不到随便填的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