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 第127章 皇女5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连眠本以为两人的对话没有她什么事,可就在这时候,郭琳玥忽然转头直直看了过来,紧接着郭琳琪也将视线对向了她。

  三人对视,视线各有不同。

  其中,郭琳琪的眼神要更为复杂一些,有种转变在其中。

  郭琳玥则一副似笑非笑,已经看穿一切的样子。

  片刻后,郭琳琪自嘲一笑,“竟是这样吗?”

  连眠没来得及开口发表意见,被她们无视了许久的女君终于再忍不下去,顺手将御案上的镇石丢出来,弄出吸引人的大动静。

  三人这才一齐看向女君。

  女君抬手指向郭琳玥,头一个冲她发难。在今天之前女君真的不知道,如此被自己宠爱和宝贝的女儿,竟还能说出自己并不宠爱这种话,这一瞬间,实在是太伤她的心了。

  这些年终究是错付了!

  换到以往,郭琳玥或许早就说好话哄女君消气,但今天不同,面对女君痛心疾首的质问发难,郭琳玥笑着全受了,随后笑吟吟的反问女君,“母君真的觉得您最疼我吗?您真的这么以为吗?”

  女君听后自然更加气闷难当,于是又有新一轮的责难。

  而郭琳玥呢,也继续以相同的问题,固执的一遍遍发问。

  就这么来了几回以后,郭琳琪也跳入了这一局面中,像疯傻了似的,咯咯笑起来,笑的泪光闪闪。

  女君看大女儿笑的像个痴傻儿,干脆也放弃继续再向郭琳玥责问,只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两个女儿。

  在她看来,这两个女儿全都疯了。

  于是女君看向了站在最旁边,没跟郭琳玥一块儿发疯发傻的连眠。

  连眠有感,视线从郭琳玥身上挪开,看向女君,没等女君问话,先问了她:“听闻二皇姐遇刺,不知道如今是何情况?幕后之人是否找到?”

  女君:“……”正试图压制下去的怒气瞬时又铺盖了。

  郭琳玥勾唇一笑。

  “儿臣也想知道,母君可查出行刺二皇姐的是何人指使的?”

  女君气的唇角哆嗦。

  二皇女忽然遇刺,这是震惊朝野的大事,女君气的不清,派出了人去查,虽说刺客行事隐蔽,但但凡做了,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很快,女君便得到了幕后指使的名字。

  知晓名字的那一时间,女君根本无法相信,于是又让人去反复的查,可事实便是如此,无论她如何不信,如何重新彻查,得到的始终是那个名字。

  女君又是头疼,又是气恨了许久,最终才决定将这个名字压下,二皇女面前也不提起,只是赏赐了不少东西,当做是补偿。

  可现在呢?女君眼神莫测的看着郭琳玥。

  她愿意为之掩盖弑姐恶行的女儿,竟一遍又一遍否认她的宠爱,反过来指摘她的宠爱全是假的。

  女君气闷不已,喉头更是隐隐尝到了腥甜之味。

  连眠看女君不说话,已然心里有了答案。

  果然是自己想的那样。

  但郭琳玥却像是非要求一个答案一般,又刺激起女君,“母君为何不说话?难道母君还没查到吗?恰好儿臣知道,可要儿臣告知母君?”

  随即,不等女君发话,迫不及待的自认了罪行,“是儿臣指派人行的事。母君可意外?”

  女君的反应是一挥手扫落了御案上的笔架,“你简直是疯了!”

  “是,儿臣是疯了!”郭琳玥痛快承认,“是母君逼疯的啊。”

  女君:“胡言乱语!”

  郭琳玥笑:“怎是胡言乱语呢?不是母君默认我们姐妹几人自相残杀,唯有最后胜者才能成为坐上那个位置吗?若我不先下手,她们也会对我出手,难道我只能默默承受成为挡箭牌,而不能先下手为强吗?”

  “你……你胡言乱语些什么!什么挡箭牌?何来的挡箭牌!”女君简直要跟着一起气疯,很想掰开郭琳玥的脑袋好好看一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您营造了宠爱我的假象,让所有人都以为皇位的归属是我,可您心里真的想将皇位交于我吗?母君!你敢说吗?”郭琳玥再次大声质问,并且为了防止女君听不懂,更是直接直白的挑明,“母君,您的皇位想要传给谁?是我,还是郭琳琅?”

  女君本想发火的,她还没死呢,这就左一句右一句盯着她的皇位不放了,可当郭琳玥将郭琳琅的名字报出来以后,女君突然哑口,视线却望向了连眠。

  连眠见女君看着自己,像是在期待什么。

  可是要叫女君失望了。

  连眠这趟回来本就是来让事情尘埃落定的,而且她听到了郭琳玥的心声,知道了她做这么多事的原因,疑惑得到了解答,她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争论到底谁才是受宠的那个。

  打定注意后,连眠在女君的注视下,开始汇报边关的情况,以及郭琳玥的罪状。

  殿内只有连眠的声音,女君表情由复杂到抗拒,郭琳琪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郭琳玥则噙着笑,安静的听着连眠罗列她的罪状。

  她不顾江山社稷的安稳,不顾百姓的安危,与敌军主将勾结,先是陷长姐于敌军,后又指使人刺杀二姐,不仁不义不忠不孝,她应当是全占全了。

  然而郭琳玥没有任何后悔的情绪,反而觉得很惬意很快活,同时,还有些隐隐地期待。

  期待着,她的母君会治她多重的罪。

  反正她的计划已经败了,身旁的人也散了。

  她束手就擒了。

  连眠将罪状罗列完毕,没什么感情的道出最后一句,“请母君治罪。”

  女君哑了许久,才重新找回声音,问道:“你希望我治她什么罪?”

  连眠说:“母君自由定夺,儿臣不敢僭越。”

  但停顿了一下,又说:“儿臣只知晓一桩事,这样的人,已经生了心魔,她的肩膀担不起社稷和黎明百姓的责任。”

  郭琳玥转眼看向连眠,扯开嘴角古怪一笑。

  狐狸尾巴也露出来了吧。

  女君:“……”

  “另有两桩事,还望母君成全。”连眠不看郭琳玥,又对女君道。

  “何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