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魔道祖师之泽君瑶 > 第33章 番外2
  上一个番外还有一点没发完,现在补上

  金光瑶怀孕后体质较弱,孩子不足月便出生了,当时蓝家一阵鸡飞狗跳,尤其是蓝曦臣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接生时金光瑶死活不让他进去,说是不好看,蓝曦臣在门外来回走动,忘羡二人可劲的安慰他也没用,后来蓝启仁急的也跟着来回走。

  听着门内金光瑶叫的如此痛苦,蓝曦臣恨不得能替他承受,别说只能要一个孩子,就算还能再生,他也断不会再让金光瑶生了。

  三个时辰后孩子呱呱落地,是男孩,孩儿虽不足月但却很健康,听到孩子哭声的那一刻,蓝曦臣觉得自己整个天空都亮了,而蓝启仁差点喜极而泣!

  蓝曦臣奔进屋里,没来得及看孩子一眼,便先奔至床前慰问金光瑶。

  孩子取名为蓝陌玉,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番外2春野似故人(温家姐弟)

  这个番外是一首温家姐弟曲给的灵感,名字叫《春野旧城》歌曲末尾的两句诗歌听完后深有感触,所以决定由那两改编成了这个小番外。

  野外的树林一个矫健的黑色身影在林中穿梭,忽然,一张巨大的金色捕捉网直朝黑色身影撒下。

  温宁抬头,被巨网罩了个正着,地陷下了一个大坑,巨网盖在了上面。

  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抓到鬼将军了”接着十几个家纹各异手拿兵器的人围了上来,一看便知他们都是玄门中人,捉温宁想来也是想出名。

  缚仙网乃是仙门宝物价值不菲,稍厉害的凶物都逃脱不掉,但温宁是谁,他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鬼将军,除了聂明玦就没鬼是他的对手。

  温宁一冲而上,缚仙网四分五裂,那些人立马一阵慌乱,胆战心惊,全身戒备硬是没一个人敢动手,他们不动手,温宁也不会动手。

  一群人中总会有一两个大胆的,结果都被温宁三两下打趴下了,温宁不想和他们多做纠缠,便狂吼了一声,声音凶悍,震耳欲聋。

  那群人立马吓破了胆,大喊着:“鬼将军发狂了,要杀人了”然后连滚带爬的跑了,那架势怕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温宁头上夹着两根枯草,样子呆萌,哪有半点凶尸该有的模样。

  那群人跑了后温宁也离开了,魏无羡说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必总是跟着他,他听了,但除了偶尔陪那些小朋友夜猎外,他却不知该干些什么。

  远处青烟袅袅,似有人迹,青烟升起的地方是深山里,一眼看过去,群山连绵不断,在深山居住一定是世外高人,温宁抱着好奇的心接近那座山,一股清香便扑鼻而来,他寻着香味而去,越近香味便越清晰。

  温宁加快了速度,到达目的地时,远不像远观那样群山不断,这里有一大片空地,种着许多梅花,现在是春天,梅花开放的好季节,那清香便是这梅花发出的。

  看着梅花开的漂亮,温宁忍不住折下了一枝盛开的梅花。

  “春枝勿折哦”

  忽然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温宁抬头,看着女子姣好的容颜恍如隔世!

  眼前的女子有着酷似温情的脸,在温宁眼里她身上的不是红衣而是烈焰袍,与他隔花对视,微笑,唤他「阿宁」

  “姐”温宁轻声开口,却又像毫无意识的脱口而出。

  温宁跟着女子去了她的住处,是一间竹舍,竹舍前种着各类花草,被竹子圈成一块一块,昨天下过一场春雨,如今竹檐上还偶尔滴着水,

  女子引温宁进了屋在桌前坐下。

  “公子为何会来这深山?”

  她在这居住许久,从没看到过人。

  “寻香而觅”

  温宁想努力露出一个微笑,可奈何他肌肉僵硬根本笑不出来,如此看起来他非常严肃。

  女子疑惑的看着他,温宁连忙补充一句道:“梅花,很香”

  女子大悟,噗呲一笑道:“是被花香引来的吗,我很喜欢梅花”

  温宁有些木纳,只盯着女子看,像不看着女子她便会从他眼前消失似得,那女子性情活泼豪放,也不在意,依旧笑意盈盈。

  “我叫阿情,公子叫什么”

  “温宁,字,琼林,你,一个人住吗”

  “以前和师傅一起住,后来师傅去世了,师傅教我医术,外面的那些药草都是我种的,我偶尔下山给人看病或者卖些药草来换取银两”

  真像,姐姐也是学医的,说不是一个人都难让人相信,但他却亲眼所见,姐姐已经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

  阿情缓了缓又道:“温公子皮肤好白,还有脖子这里是什么”

  说着阿情便伸手摸向温宁脖子上的符纹,刚碰一触到,她便像是被火烧到一样猛地又缩了回去。

  阿情惊疑的道:“好冰,你,你冷吗”

  阿情疑惑的看着温宁,这毫无体温的身体,根本不像是人该有的。

  “我是凶尸,非人”温宁有些沮丧,这样说不定会吓到面前的人

  “不过你别担心,我不会害你,也不会害别人,我,我…”

  温宁慌乱的解释,但越解释越觉得无力,他是鬼将军,是凶尸,很多人怕他,面前的女子不过与他一面之缘,自己再怎么解释,也都只是自己说的,又有谁会不怕凶尸。

  最后温宁放弃了解释,阿情长的很像温情,名字也很像,但在像她也不是温情,他不该来打扰她,吓到她。

  “抱歉,是我打扰了,我这就离开”

  温宁身形微动,阿情忽然抱住他道:“一定很痛吧”

  刚刚碰到他便被冷的缩回了手,现在抱着他却躲也不躲,温宁一时愣住,半晌才幽幽的道:“不痛”

  几天后的晚上,蓝思追约了金凌和温宁一起夜猎,还有蓝家其他小辈也跟着来了。

  温宁带着阿情来与他们会合,虽然阿情久居山林但也有些修为,对夜猎很感兴趣,便求温宁带她一起来。

  蓝思追对温情还有印象,看到阿情时确实惊讶了一番,接着便是伤感,旧人不复,伤心无用。

  蓝思追的模样被金凌尽收眼底,温情怎么死的他又怎会不知,虽说是应百家要求,但其中最大的罪魁祸首还是金家,就连温宁也是金家的人害死的。

  金凌轻声对蓝思追说了声“对不起”

  蓝思追疑惑的道:“阿凌,你为什么要和我道歉”

  “温情都是因为金家才死的”

  “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就因为你是金家的人吗,温叔还误杀了你爹呢,你不介意我已经是万幸了”

  金凌不服气的说:“那是误会,虽然一开始我也恨,但温宁也救过我和舅舅”

  “冤冤相报何时了,上一辈的恩怨,和我们都无关”

  金凌点头,二人五指相交看向前方,温宁和阿情走在一起。

  “我以后可以叫你阿宁吗”

  “嗯,姐…”

  遥遥烟如缕山中留人迹,隔花轻笑,春枝勿折尽,菲菲檐下雨,室中有人居,笑答曰,我寻香而觅!

  全文完.
    立里三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