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永无归处 > 第24章 尾声
  天气异常寒冷的这个周末,时慕没有食言,他刚刚从顾奶奶所在的疗养院房间里出来。

  自从上个月他陪着顾涵自首之后,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看顾奶奶了。每次看到老人面无表情躺在床上,时慕的心就有种被狠狠捏住的感觉。同时他有些庆幸,还好顾奶奶已经不再清醒,如果什么都明白,看到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两个孙女这样的结局,肯定承受不住吧。时慕想到这里又感到一丝欣慰。

  这是海陵市条件最好的疗养院,凭顾奶奶家的经济条件是不可能负担起的。在查到顾奶奶在此处后,时慕也感到很纳闷,到底是谁在顾涵自首之后接顾奶奶来这里的。直到今天,他在顾奶奶门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时警官别来无恙。”黄森微微欠了欠身,浅笑着望向时慕。

  “黄先生,看来我早该在这遇到你了。”时慕同样微笑着示意。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走到顾奶奶的窗口,看着安静地躺在那里的老人。

  “真没想到,她们姐妹的命运居然是这样的。”黄森慢慢地说。

  时慕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了想回答到:“或许这个结局对于她们来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吧。”

  “是啊,真的好后悔,如果能回到当时,我一定不会选择出国,会一直陪着她们姐妹,做什么都行。如果这样的话,她们一定都会好好的吧。”黄森平静的话语中带有一丝愧疚。

  “黄先生,有个问题我不知道该问不该问。”时慕犹豫地说。

  “时警官一定是想问,为什么我明明有不在场证明,却不说出来,对吧。”黄森说这话时还目不转睛地盯着躺在床上的顾奶奶。

  “是的。还有我在想,当你看到那条手机备忘录时,是不是心里已经猜到了大概。”时慕把心中的困惑说了出来。

  “站在我的角度,说实话,当我刚刚得知顾芸被害时,我立刻就想到了顾涵,因为我发现长大后,她们姐妹的关系实在是太过奇怪。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保护顾涵,不管什么原因,我都相信她一定有她自己的苦衷,所以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说自己去深圳的事。后来,时警官你给我看那几行文字时,那一刹那连我自己都恍惚了,有一种错觉,真的是自己杀了顾芸。”黄森依然盯着窗里。“可随后我马上缓过神来,想到了顾涵,这时我虽然不确定她就是凶手,但我可以肯定她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我当时以为可能有另一个男人,和顾涵一起完成了杀人。可我那时候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震惊,而是嫉妒。我嫉妒有这样一个男人可以和顾涵走的如此之近,是我多年做梦都得不到的。可如今才知道我是多么可笑,原来这个男人居然就是顾芸的一个人格。”他的语气激动中带有一丝哽咽。

  时慕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当然还是想保护顾涵,但是那段文字真的深深打击了我。尽管我自认为很了解她们姐妹,但顾涵对我,永远都筑起一道高高的围墙,让我根本没法真正地走进她的生活。所以那一刻我犹豫了,我感觉自己在顾涵眼里可能真的就永远是个局外人……就是一文不值吧。”黄森深深地叹了口气。

  时慕没有说话,他有些理解眼前这个男人。

  黄森继续说道:“我感觉自己像一个笑话,所以我决定了,尽管要保护她,但我不能傻到替她承担一切,所以我没有承认那个东西是我写的,只是继续不提自己的不在场证明。时警官,我是构成包庇罪了吧。”黄森看着时慕问到。

  “你也并不知情,所以构不成犯罪,当然,我是警察不是律师。”时慕继续说道。“我还是想说一句。你应该也知道了,顾涵……”时慕的语气好像犯错误的孩子。“顾涵她在处理现场的时候,留下的线索都是刻意指向你的……”

  “我知道。说了怕你不信。其实我可以理解顾涵这么做。一个陷入爱中过深而不能自拔的人,任何事都做得出来。无论是她,还是我。”说这话时,黄森的眼神有些茫然,但是并不游移。

  听他这么说,时慕没有感到奇怪,他相信这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心里话。

  “可我们觉得的爱,在被爱者眼里却成了桎梏,无论是你对顾涵,还是顾涵对顾芸。就像这座条件一流的疗养院一样,在顾奶奶眼里,或许只是另一座坟墓吧。”时慕盯着顾奶奶说到。

  一阵沉默后,黄森突然开口说:“时警官,谢谢你啊。”

  “谢我什么?”

  “谢谢你给了顾涵一个最体面的结局。办这个案子的警察是你,对她们姐妹来说是种幸运。”黄森看着时慕说到。

  听了这话,时慕回应给黄森一个礼貌的微笑,并说:“黄先生,也谢谢你,谢谢你为她们姐妹所做的一切。”

  时慕望向走廊尽头,恍惚间,仿佛出现了一个老人,她两只手各牵着一个小女孩,三个人回过头,笑着向他摆摆手,然后慢慢走远。

  他的眼眶再一次模糊了。

  从疗养院回来后,时慕直接去了漫咖啡。他一如既往地窝在最里面靠窗的座位上,在他面前摆着笔记本电脑和一笔没动的结案报告,彼得兔托托在旁边的桌子上啃着胡萝卜。

  时慕刚刚关掉了载有顾涵《暖男日记》最后一话的网页,想到从此再也不能看到顾涵的作品,一阵悲伤涌上心头。

  至于拖了许久的结案报告。不知为何,时慕每次提笔都写不下一个字。

  他站起身来,凝视着窗外。

  “好冷啊,很快就要下雪了吧。”陆思凝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旁边。

  “其实她们都是很善良的人。”沉默许久的时慕呆呆地说到。“一个从出生起就无家可归的妹妹,一生渴望着一个温暖的家,做一个正常的女孩,就像一朵生长在极夜里的花朵,努力生长着,渴望有一天能够看见太阳,可最终还是在黎明前凋零。另一个人,是深爱着自己妹妹的姐姐,一个孝顺的孙女,一个用半生救赎自己的女人,她们又有什么错呢?”

  “是啊,她们都没错。很多时候,都是时间推着我们向前走,却不会告诉我们方向是否正确。”陆思凝的声音让人很安心。

  “你知道吗,当她发现自己深爱的妹妹只剩下一副皮囊时,我能理解那种绝望。世界上最可怕的事莫过于此吧。你最爱的人站在你的面前,却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可怕的人。”时慕喃喃地说。

  “我明白,而且我们不是她,可能我们能理解的可怕和绝望都不及她亲身感受到的十分之一吧。人类的情感虽然是共通的,但只是在方向上,而不是程度上。”陆思凝说到。

  “嗯,所以她把对妹妹一辈子的爱,全部化作了对这个夺取妹妹躯壳的人的恨。”时慕望着窗外说。

  “是啊,就像电影里说的,世间一切的恨都源于爱,也都终于爱。”陆思凝说。

  两人沉默了一会,陆思凝拍了下时慕的肩膀说:“好啦,不要伤感了,她做了她觉得正确的事,你也一样,维护了你心中的正义,对吧?”

  听了这话,时慕也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他转过头对陆思凝说:“你说你的心思这么细腻,真想象不到是怎么成为一个六亲不认的律师的。”

  陆思凝也笑了:“注意用词,是前律师。对啊,可能就是因为我太感情用事,所以才离开律师行业的吧。”

  “那你后悔感情用事吗?毕竟律师还是个不错的职业呢。”时慕问到。

  “当然不后悔啊,不管什么职业,首先我也是个女人对不对?为什么不允许我跟着自己的感情走。再说,我感觉现在的职业也不比律师差。每天沉浸在咖啡香里,还能靠给时警官你咨询,混个一年请吃饭的权利,不也挺好嘛。”陆思凝煞有介事地看了一眼时慕说。“对了,你不会说好了的不兑现吧?”

  “我是那种人嘛,兑现,一定得兑现。”时慕坏笑了一下说。“兑现的方式是你去犯个小案子,我请你吃一年局里饭,怎么样,哈哈哈。”

  “我就知道你言而无信。”陆思凝嗔怒地说。“我告诉你,我要是犯案就犯个大的,让你一辈子破不了那种,哼。”

  “我才不信,你这么感性的人,犯个案分分钟就得暴露。”

  准备离开的时慕走到门口时,笑着对送他出来的陆思凝说:“我和你开玩笑呢,一年的饭一定请,说到做到。”

  “嗯,我知道,我可要挑最贵的啊。”陆思凝调皮地说。

  “没问题,你随便挑。”时慕突然想起来,“不过对了。你总和我吃饭的话,你男朋友不会不开心吧,影响你们感情我可不负责啊。”

  “快走吧你,用不着你负责。”陆思凝推了时慕一下说。

  “因为我和他已经分手了。”她微笑着补了一句,于是转头走回了咖啡馆。
    白夜之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