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绝壁之五月篇 > 第26章 第 26 章
    《绝壁之五月篇》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五月很多时候都在账外看着凌迟月,拿刀把他逼上了这一步,是否是对的。

  其实他为了杀父之仇,也该追随他最敬爱的原勇冠侯的。

  凌迟月在账中暴躁的转来转去,坐下起来,仰起头想要大声嚎叫的样子,蓦的坐了下来,头压的很低,马上里要碰到案几了,但他不能喊,他不能崩溃,他后面站着十几万他的兵。

  就在大华军快要退到上郡的时候,京城动了。

  华朝的皇帝,岳家全族的仇人,派来了五百个道士。

  凌迟月他们对此嗤之以鼻,五月却有些心神不宁。

  霍乾当年被囚,以他自己的武功,不仅逃不出,竟连苏莫然也护不住,这里边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都快退到上郡了,为什么西南东北的兵都没有派出来,来的只是五百道士?

  五月感觉自己的肺病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犯了,心跳的极其的快,呼吸也不是十分畅快了。

  霍乾的人一路向南,不知道他跟匈奴人怎么相处的,或是怎么劝说的他们,一路上,他们只占城池,百姓近乎一个未动,华朝立国近四百年,好像早已动摇国之根本,整个帝国大厦摇摇欲坠,甚至到现在,匈奴人所到之处,处处欢呼。

  那五百个牛鼻子每天分头出去,也不知道做什么,反正做什么,也与大军无关,大军士气太过低下,不能再退了,也不能再输了。

  五月偷偷跟过一次,没出大营便被甩的干干净净。

  之后,便是上郡的第一场大战,战后,所有人才知道那五百个道士在做什么。

  他们在布阵。

  他们从来到上郡那一刻起,就在布阵,五月不懂这些,但是上郡东面整个树林燃起的火光告诉他,这个阵非同小可,火光过后,浓烟升腾而起,就像当年,皇宫十日都扑不灭的大火一般。

  但他们失策了。

  他们要炸死霍乾,死的却是匈奴单于。

  但是他们惹毛了霍乾。

  上郡之战,与预计的,不太一样了。

  因为当天晚上,那五百道士一个不留,死相极惨。

  皇命就在此时到了,令五月回京驻守,因为京城四处刺客出没。

  五月临走之前把水嫏嬛送的那把短刀送给了凌迟月,那把他视若珍宝,三年来从不离身的短刀。

  凌迟月知道,有了五月的这把短刀,这把水嫏嬛送给五月的短刀,他定能死守上郡。

  凌迟月同霍乾对上的时候,他已经杀得满身是血,凌迟月一下子想起上次见他这个样子,是什么时候?

  在东夏?

  接着就被关进了诏狱?

  霍乾又一次劝说凌迟月,但是很明显,他已经很不耐烦了,也许是劝过凌迟月许多次了,也许是,大华的人杀了匈奴的单于——他这次效忠的人。

  霍乾举起手中的□□,凌迟月亦如此。

  凌迟月嘶吼着,那种久违的热血突然间又涌了出来,涌上他的头颅,涌进他的心脏,他堪堪的同霍乾过了十余招。

  霍乾一枪挑掉凌迟月的枪,向凌迟月的胸口刺来,凌迟月握紧了手中的缰绳,旁边一支箭射过来,将霍乾的枪射歪,凌迟月顺势身子一偏,拔出五月的短刀,这把萃过毒,沾之即死的短刀,一刀刺向霍乾,却没想被霍乾一把攥住手腕轻旋,短刀刺入凌迟月的胸膛。

  霍乾愣怔片刻,嘴里喃喃了一声“鸩尾?”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雪了,岳家被满门抄斩的那一天,也是一个这样的天气,整个天阴郁郁的,只是雪花在飘着,凌迟月突然就有些释怀了,他的一生就这样子走完了,但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冷,那么难受,应该是胸口的血流出来,温暖了他的身体。

  只是五月,他最后一次见五月时,他拉着自己的手,把现在插在自己胸口的刀放在凌迟月的手上,若是他知道结果如此,他还会把这把他最珍视的短刀送给自己吗?

  水嫏嬛那一句有缘再见吧,竟是再也不见。

  最后,凌迟月还是为国战死,他喃喃地说着,五月,我没有让你失望吧。

  今天,好像也是冬至。

  *

  五月手里的刀快要拿不住了,眼前也有些模糊。

  凌迟月的死讯,前天就传回来了,水嫏嬛亲口告诉五月的。

  五月觉得自己应该像当时感谢水嫏嬛告诉了自己真正的仇人是谁一样的感谢她,水嫏嬛传来的消息,总是那么让人震撼。

  水嫏嬛一直没有跟在霍乾身边,竟然一早就回到了京城,跟着当年那个阻止她杀了皇帝,又差点杀了五月的那个男人,潜在这皇城中。

  她同翼王结盟了。

  金木卿死了,翼王做下一任皇帝,是最好的选择。

  五月一进京城就被软禁了,他们的消息,来的是真快。

  五月真该好好的谢谢水嫏嬛,连纸钱火盆都给他准备的明明白白的。

  而他也很清楚明白,逃,他是一定是逃不出去的,他只能利用水嫏嬛。

  五月告诉水嫏嬛,自己想要降了,凌迟月不识时务,不代表五月也这样,刘阔刘征两兄弟,扶持谁不是扶持呢?但是五月只有一个要求,要再次面见皇帝,亲自问问他,当年究竟为何要如此对待岳家!

  水嫏嬛看着五月,一言不发,她的眼神告诉五月,她不信,因为她了解五月。

  一声长叹后,水嫏嬛还是答应带五月去见皇帝。

  水嫏嬛问五月,为什么要忠于这个残暴又穷兵黩武还是屠了五月全家的帝王,五月不知道,但五月知道,他只能忠于自己的君王。

  五月问水嫏嬛,为何会真的叛国,为何会同匈奴人沆瀣一气,这样不对。

  水嫏嬛抬眼冲五月嫣然一笑,战争,哪有什么对的错的,各为其主罢了。

  “你的主,是霍乾吗?”

  水嫏嬛不再答,只是有些苦涩的笑着看着五月,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死前,还能同水嫏嬛促膝长谈一次,倒也死而无憾。

  五月还是站在了皇帝面前。

  水嫏嬛站在最前面劝说,她还没有放弃,五月已经很满足了,五月最后一眼见到的人虽不是凌迟月,但是是她,也还是不错的。

  然后五月看到一支翎羽从自己侧面射过来,将五月费劲全力保护的帝王钉在了他的王座上。

  是霍乾。

  五月不由一声苦笑,明知不可为。

  凌迟月算是为国捐躯了,那自己算不算?应该不算,自己没有护住华朝的皇帝,各为其主,呵呵,五月没能护住自己的主。

  五月手中的刀慢慢抬起,放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水嫏嬛尖叫一声冲了上来,五月已经看不清了,但他知道,冲上来的是水嫏嬛,此时一束极亮的金色光柱砸下来,砸在水嫏嬛身后的人群中。

  五月好像看到自己的身体倒了下去,浑身血污,真是难看。

  那光柱,砸在了霍乾身上,水嫏嬛一眼都没有看五月的尸体,也没有看霍乾,只是一直盯着五月,盯着五月的魂魄。她突然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转头离开,走得很快,那个之前差点杀了五月的男人伸手拦了水嫏嬛一下,被水嫏嬛一巴掌打开,他一副还欲上前阻拦的样子,被苏莫然拦下。

  五月看到周围突兀地多了一整圈身披银色铠甲的人,冲着霍乾俯身跪拜,嘴里喊着:“参见战神。”

  然后,五月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因为,一根如小臂般粗细的铁链,缠上了自己刚刚用刀抹了的脖颈。

  接着,五月被拽进了一片浓雾,锁链拽着五月一直往前走,无边无际,五月觉得五月要一直一直的走下去了。

  不知走了几天,却并不疲惫,豁然间,雾散了,脖颈上的锁链也不见了。

  周边一片火红的花海,天色暗沉,也许上面并不是天,花朵极美,也极其妖冶,周围冷风嗖嗖,左右望去,除了左前方的一座桥,别无他物。

  这就是传说中的彼岸花吧,站在花海中,冷汗簌簌的往下掉,那座桥上,应该好一点吧。

  五月一步一步向那座桥走去,走的近了,竟发现有不少人同五月一样,这座看上去有些畸形的桥前,竟还排起了长队,五月低下头,桥头刻着鲜红的两个字:奈何,字红的普通周边的花海。

  桥上一个面目清秀的女人,手里持一个乌黑的碗,面无表情的舀起旁边桶里的一勺汤,倒进碗里,递给身前的那个人。

  孟婆汤。

  跟传说的不一样,都说孟婆是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这看起来,偏差颇大啊,不过,这么多人用这一个碗,不脏吗?

  突然前面有个人,扭头跑了开去,喊着我还没活够,我还有老娘要照顾。

  桥对面一溜火箭射过来,那个人,不,那个魂魄瞬间魂飞魄散。

  一阵骚动过后,队伍重新排了起来,鸦雀无声,每个人都老老实实喝了那碗黑乎乎的汤。

  五月接过那碗黑乎乎的汤,脑海中飘过自己这一生,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真是有些失败的一生啊,这碗汤的味道,也不是很好闻,这个碗接近嘴唇的那一刻,一只雪白的玉手伸过来,一把将五月的碗打翻,一个熟悉清脆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用别人用过的碗,你都不嫌脏吗?”

  如同初见,一只玉手,按在了自己的画架上。

  五月回头看去,水嫏嬛双手叉腰,站在孟婆前面,凌迟月在水嫏嬛后面两尺的地方,看着五月。

  身前孟婆,慢慢福下身子,行了个礼。

  五月回头,看看凌迟月,又看向水嫏嬛,轻笑一声问道:“你究竟是哪家的大小姐?”

  “我早就说过啊,我是天帝最宠爱的孙女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