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鸟* > 第62章 春天 (最終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白色小雏菊飘在绿色渐层的背景上,两三方光影斜洒,乳瓣黄蕊簇拥着文字。

  一篇篇,往返教室与宿舍的心情记事,从某一天午后开始,便充满了传奇。

  于文文写下一页页关于白眼的故事──

  生命有许多可能,大自然的潜能超乎想像,听不懂树与鸟,便要继续聆听,那些声音,会一直停留在身体裡,提醒着,那份听不懂,原已是如此珍贵。

  而听懂一些的,与那模糊身影共振的记忆,总以一种再年轻不过的酸甜,和再古老不过的惆怅姿态,隐藏于传奇文字底下,最平凡的心愿。

  于是,小雏菊写道:

  ---总在痛苦的思考中,成就一些心安理得的幸福感受,让等待的人,永远飘逸在等待中,那永远,便是真心厚重---

  走在翠绿如茵的校园裡,于文文感觉眼花撩乱。身旁经过的脚踏车,都架设了置物篮,竹编的、木筐的、塑胶的、藤结的。

  置物篮裡种着各式各样的花草,三色堇、瓜叶菊、波斯菊、石竹、艾草、美人樱、铁线蕨、凤尾蕨、印度凤仙、秋海棠、矮牵牛、金露花、天竺葵、软枝黄蝉……

  百花繁茂,溢满所有腳踏車的置物篮,炫燿着川流不息的春天。

  向前走,出校园,骑着脚踏车蜿蜒在田间的民众,也在置物篮裡植了花。

  再走出去,骑慢了的摩托车,也都装了置物篮,篮裡涌出的也全是花。

  车子向市区駛去,来来往往的移动花园,让烦嚣拥挤的城,怒放着春天的颜色。

  想起屈俊平。

  怎能不?

  他说:“一个常见鸟飞的天空,一定是乾淨的天空,一个常听得見鸟唱的城市,一定有进步的人文。”

  他的话,萦绕耳际。他人正在温哥华,和于文文的父亲一样。

  .........

  一个平静的午后,于文文将一张母亲牵着她幼年时的手走在一处河堤的旧照片扫描存档,

  e-mail给了屈俊平。怀念地,她在电邮中写道:

  ---你心中的鸟灵,可说着令你着迷的话?校园裡外,处处都能看见你的影响。我的耳裡,更是常能听见你曾经说过的话。听着你,犹如听见了我的母亲。我想,对许多学生来说,你的话,便像是鸟灵的歌,只是更教人听得懂,因为,你的话,总是充满温暖意义。何时再见,我会将我所知道的绿绣眼之歌,一一告诉你。到时,要请你再告诉我一次,鸟灵的存在,要如何帮助推动环保……

  白眼对鸟,寄予没有时间限制的悠悠关怀,他的担忧,超越时空,他的执着,超越生命。

  屈俊平对鸟的关怀,展现在源源不绝的创意和思考,他结合专业与民众,认真地对环保的普及,投注心力。

  于文文想开始写作,将文字献给那些对环境有心的人和灵,她觉得将自己的生命做这般安排,是一种不凡。

  不凡,便是找到令自己愿意奉献一生的事。

  拥有这份不凡,令她心中感到深度的平静。

  那日,傍晚来前,于文文给彼得發了简讯,第一次,无关紫色的约会。

  她说,我想在你的脚踏车置物篮裡种些东西好吗?我喜欢长春藤,那些叶子总让我觉得单纯、可爱。而我的脚踏车还空着的置物篮,就由你来种吧!

  简讯發出的同时,于文文满心期待。

  简讯来了,父亲说:“阿文哪!在美加边境转了几天,我终于回到温哥华的家,说这是家,少了妳,总不太像。

  枫香倒是站稳了脚根,枝稍發青,叶包露头了!

  今早,我又去遇见老人的市集看看,买了一大袋马铃薯,始终没有再遇见那个老人。

  我也只是想知道,他到底送了什么礼物给太太,好像知道这事,对我能有什么莫大好處。

  回家清洗马铃薯用掉了四十分钟,到后院走走,才知道春天已经停在枫香枝头,我连忙照了两张相,等会e-mail给妳。

  一张是枫香开出了一片小孩兒掌心大的叶,好开心,我可是等了几个月的。

  另外一张是一隻这一带罕见的鸟,那隻鸟停在枫香的枝端,俊美得很!金绿色羽毛,灰白帶点棕色的肚子,边缘有一层灰,眼框是白色的。

  我上網查了一下,这种鸟,应该是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才有的,怎么会飞到温哥华来?难道这隻是个例外?一隻鸟中的探险家,来到这裡,听听其它鸟类的声音?

  牠实在美极了,我就当牠是个奇蹟,照了相,给妳传去,这算是老爸想送给妳的礼物。

  什么时候,我那隻停留在亚热带的小鸟,才会真的飞过来呀?

  现在,我就上网去传照片给妳,等着啊!”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