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我经常撞见斯内普教授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 第6章 六(30-43)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30)

  我最后一次撞见Snape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是在尖叫棚屋。

  我之所以称那站在Snape面前的人为男人而不是什么怪物,是因为我得尊重我的对手,不然就太让我掉价了,对手有怎样的层次,与之对阵的自己也会有怎样的层次。

  七十多岁的老男人至少还是男人,不到二十岁的我可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

  他跟他那位疯狂了的主人呆在一起,并絮絮叨叨的向他的主人请求,去寻找我,然后把我带给Voldemort。但他不知道我就在他的身后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甚至以Voldemort的视角看到了他苍白的像已经死去很久冷却僵硬的尸体的脸颊。

  Voldemort当然拒绝了他,而他的这位主子竟然说自己比任何人都更了解我。

  不过,我认为其实Voldemort面前的这位表现的谦恭卑微的简直让我惊讶的仆从或许才是更了解我的那一个,只不过他好像从不屑于用这份了解来对待我,甚至总是借着我父亲的影子讽刺我,真是让人恼火。

  他明明知道我是不一样的,可就是不愿意承认。

  承认我是独一无二的,对他来说有这么难吗。

  不过,什么时候他能像对他主子那样的谦卑恭顺的对待我呢,那双宝石一样的黑色双眸在长长睫毛投下的暗影中,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忐忑的等待着惩罚而小心翼翼的低垂着的模样实在是太美了,我甚至都迫不及待的想让他那晶莹的泪水染上那双眼睛,湿润的反射出幽幽的光来。

  我将伸出舌头,用温热的舌尖扫过那强忍着泪水却被激得发红的眼眶,舔舐掉那终究还是失控而流出的咸涩冰凉的液体。

  当Nagini的利牙插进他脖子的时候,我看到他本能的想要躲避却根本无能为力,绝望的举起肤色青白骨骼嶙峋的左手妄图捂住自己的脖子上的伤口,在那一刻,我甚至听到皮肤被撕开,肌肉被刺穿,血管断裂,牙齿与筋骨摩擦的刺耳的声音。

  这波攻击真是迅猛,大蛇带来的冲击力把他撞倒,他的后背砰的撞上身后的水晶玫瑰窗,震落一片冷漠的灰烬,飘散在空气中,就像被燃烧冷却后尸骨的尘埃。

  再一次,獠牙刻入他肩膀上的骨头。

  再一次,獠牙扎穿了他举起的手臂。

  再一次,獠牙钻透他失去保护的侧腹。

  再一次,獠牙啃咬上他正在抽搐的大腿。

  再一次,獠牙……

  一道又一道的血液被甩上落地玫瑰窗,像大笔挥毫的抽象画派,将五颜六色的暗沉的水晶玻璃涂抹上鲜艳的要烧成火一般的红色,就像在地狱中开辟出一片新的火海。

  深褐色的地板上渐渐堆积出一片浓稠的红黑色,他的黑色袍子看起来黏腻腻的,像被阉了的老狗一样无精打采的扑在地上,不再肆意的翻飞,堕落的神的羽翼被从根部硬生生折断撕扯下来。

  他的主子走了,我来了。

  (31)

  让他再疼一会?

  咬紧的牙关,扭曲的脸孔,呼哧呼哧的喉咙,颤栗的手臂,抽搐的双腿。

  无法控制的抖成筛子似的躯体。

  他几乎是耗尽一切那本就所剩不多的生命力量才抬起他那只嶙峋但已然苍白到灰败的右手,扯住我的袍角,艰难张开口。

  我甚至突然有一种残忍的要踢开他的手的冲动,等到临死了才想起拽着我的袍子让我留下?呵,是什么给了他足够的自信让他认为自己的挽留有着沉痛的生命的重量,能够让我为之止步。

  本就沾着灰尘的攥在他手里的袍角很快就被他的血泡透了,我皱起眉,盯住他那张比死人还像死人、令人恶心厌恶的扭曲的像鬼怪般的脸,克制住那股意欲踢开他的手给予他绝望的冲动,似乎很有耐心的等待着那带着气声流出血沫的嘴什么时候能吐出一句还算完整清晰的句子。

  让他再疼一会。

  (32)

  我看了他的记忆。

  无需摄神取念。

  无需再与他那双黑色的双眸对视。

  当那些银丝与他那像是不要钱一样涌出的血液一同从他虚弱的身体中冒出来的时候,我甚至想要打散它们,让他们彻底的在虚空中消失,以此否决它们的所有者的存在,将它们抹杀……

  但他求我了。

  他对我说。

  “Please……”

  微弱,轻飘,虚浮,一个词,相当于完成了一个句子……

  他请求我收起他的记忆。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受了什么蛊惑,还真把他说的下一句也是在我离开前他说的最后一句给听进去了……

  “Look......At......Me......”

  他的眼睛仿佛蒙着一层薄薄的红红的血雾,湿润而带着绝望的光芒,眼白的血丝缠绕在红黑色眼球的周围,那张本应苍白的脸上,涂着抹开的血珠,他的手指徒劳的妄求堵住自己的伤口,让自己那被撕裂的喉咙能够发出让人可以听清的声音,那应该很疼,当他那瘦长的手指戳到那狰狞的翻出嫣红的血肉的裂口……

  但他好像不再在乎。

  (33)

  我看了他的记忆。

  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疼痛。

  (34)

  那个时候,我恨他。

  如果说我没有任何报复之心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对这样一个男人,怎样的报复都无法释怀心中的痛恨,怎样的报复都无法与他曾犯下的罪行对等。

  他快死了。

  他将看不到我们是如何打败他的主子,打败他的同僚们,战胜他们,为所有无辜的人们宣扬正义,为这个艹蛋的世界带来新的光明。

  我不允许他这么快就溜走,不允许他还没有接受光明方的审判与惩罚就溜走。

  不允许他仅仅流了一身的血,在痛苦中挣扎了十七分钟零一十九秒就溜走。

  (35)

  我是需要死的。

  在看完那些他留下的记忆之后。

  不得不说,我认为除了那些关键信息,他还留下了一大堆关于他自己的……如果是在他清醒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吐露给任何人看的记忆……或许是为了让我相信,也或许只是情不自禁……

  这就像一个受了重伤的人无法自控而失禁一样……他的记忆与他的血液与他的秽物一样,全都失禁了……剧烈的疼痛,奇效的蛇毒,糟糕的身体,混沌的精神……

  但我还是灵敏的抓住了重点。

  我是需要死的。

  (36)

  我该相信他吗?

  这个我一直都无法看清的男人。他说的话里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如果这只是他和他的主人一起商量的一场苦肉计呢?如果他仍然忠诚于Voldemort到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了呢?

  那他为什么在过去的七年里保护过我这么多次,为什么,当Dumbledore告诉他我必须去死的时候,他脸上的震惊和痛苦几乎都让作为旁观者的我感到窒息了,他甚至为此冲Dumbledore发了火,甚至比起他为谁杀掉老校长而争论自己的灵魂问题时还要愤怒,还要绝望,还要悲伤。

  我似乎听到他在他幽深的记忆里,轻轻的呼唤着我的名字,不再是Lily,不再是Potter,而是Harry。

  我去了。

  我即使相信了他,也无法改变他在我心里的印象。

  他,Snape,是个彻头彻尾的迷人的口是心非的压抑的黑暗的神经质的不负责任的紧绷绷的黑漆漆的油腻腻的闷骚的又啥都憋的住啥都不说直到最后一刻的混蛋。

  (37)

  我还活着。

  结束了。

  我觉得我那精力旺盛的小命还能再大战好几十年。

  是时候该宣称所有权了,对于一个从小经常想得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人来说,占有欲会因为这种不断的拒绝而急遽的增强。

  当然,要搞就要搞个大的,Dudley那种为了到底是三十六个生日礼物还是三十七个生日礼物而大吵大嚷的要掀翻屋顶的算个屁!

  我他妈的才不会像个泼妇一样大吵大嚷把自己的情绪和意图搞的人尽皆知,而是会默默的把自己想要的死死地攥在手心里。

  闷声发大财。

  真是人间至理。

  (38)

  活下来,让我懂得,一切想做的事,千万不要等待,想要的人,千万要直接上。

  地窖里错过的那些大好机会,幸好还有能够补回来的可能。

  (39)

  我的手指在冰冷淡漠到妖艳的白雪上嬉戏,跳跃,追随着青紫色和深蓝色的血管,尖锐的指甲掐紧他的皮肤,划出一道道月牙,蹭破的薄薄的透明的皮卷起就像花瓣上的膜。

  (删减)

  (40)

  我轻轻地吻上他颈间那个还在愈合的可怕的长长的伤口。

  我问他,当你的手指戳在自己的伤口上时,疼不疼。

  Severus可爱的瑟缩了一下。

  “不要让我回忆起那个糟糕的时刻,Harry......”

  我想说,好的,那我们不谈了,直接开始我们接下来的安排。

  但他接着说。

  “......那时,我只想着赶紧向你说点什么......”

  “哦?求我?让我收下你的记忆?让我看着你?”

  “......你不知道你当时脸上的表情有多让我害怕......”

  “哈,我亲爱的教授还会害怕,我记得你第一次对我表现出害怕还是在我二年级说出蛇佬腔的时候。”

  “......我担心你会因为怨恨真的离开我......”

  “说实在的,当时我确实很想踢开你攥着我袍子的手,把你扔在痛苦中不管不顾......”

  Severus再一次可爱的神经质的抖了一下。

  “......我看出了你的厌恶......”

  “啊......Severus,其实,我对你有很多感受......

  “厌恶?

  “当然也算一种......毕竟你找茬的功底实在是炉火纯青。”

  而且,这一切你都自己背着,任由我愤怒,任由我仇恨,任由我咒骂,任由我鄙夷......然而你就面无表情的冷冰冰的像看猴一样,看一只不明真相却情绪失控的,猴儿?!但其实你却几乎什么都知道。

  就是不会直接的,正常的,心平气和的,向我说哪怕一句话。

  “说实在的,我真想再听听,你当时说的第一句话......”

  我看到他微微皱起眉毛,黑色的眼睛别扭的瞥了我一眼,然后恍然大悟般的定住,脸颊上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洇出两团粉红......

  “或许......我就会轻一点?”

  我那漂亮的,精力充沛的小马达......

  “一点儿......

  “一点儿......

  “一点儿的......

  (删减)

  我听到他努力压抑着早已紊乱的呼吸声。

  “然后,极富韵律的......

  “......唱一首只属于你的歌......”

  (41)

  那个结结巴巴跟他在禁林里的别的男人烧成了炭。

  那个看守霍格沃茨的管理员的宝贝猫被蛇怪石化。

  那个金黄色头发的贵族摔断了脖还进了阿兹卡班。

  我亲爱的Lupin教授死于保卫战中是位战斗英雄。

  那位德姆斯特朗的校长在寒冬里惨死于北方小屋。

  我的教父为了保护我死去跌入神秘事物司的帷幕。

  Draco当时顶多也还只是个男孩所以可以被剔除。

  我的老校长筹划了自己的死亡下了好大的一盘棋。

  那个最后与他单独在一起的别的男人化成了灰烬。

  但是,我所撞见的所有的跟教授在一起的别的男人,大概远不止这些人……直到我品尝到他的滋味之后,我发现‘先下手为强’真的很有必要,就像在1991年9月1日——其实是我人生中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所想的那样。

  先下手为强,在他还没有被别人真的吃掉之前,我就要先把他击垮。

  但是我并不担心跟他扯在一块会非正常死亡,或者厄运连连。

  是时候该打破魔咒了。

  更何况,我可是真能压的住他的男人!

  (42)

  现在,他只有一个男人。

  那就是我。

  现在,他只能跟一个男人在一起。

  那就是我。

  他永远不会再跟除了我以外的任何男人在一起了。

  他永远只会跟我在一起了。

  (43)

  这以后的更多的‘幸福’生活?

  那大概将会是另一个故事了……

  (FIN)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