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电竞]恋爱通缉计划 > 第77章 77
  大年初二也是个开心的日子,因为正在直播的孔含霖有路知清陪着。

  在没有路知清的日子孔含霖总是一个人,尽管平常的生活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可是到了该团聚的佳节时,他一个人就会显得异常孤单。

  尤其是在中秋与春节这种节日,在外无法归家的游子总会格外想念家人,但孔含霖没有,他甚至觉得没有联系的方式是一种解脱。

  “一起吧。”孔含霖按下另一台电脑的开机键,再回头认真盯着路知清,“我不想一个人。”

  这是孔含霖近半月未直播的回归秀,他邀请了路知清,希望他自己一同前行。

  似乎是有些惊愕,路知清整个人愣在了窗边,孔含霖见状站起向路知清走去,他右手掌心向上缓缓抬起,引着路知清坐在自己身旁。

  这个人对孔含霖来说是不一样的,所以他开始主动追求,参与主动,参与奉献;他认为路知清不该一个人付出,因为爱就是有勇气给予温柔。

  直播间的粉丝已经炸成一锅粥,想必路知清开启直播后,更是一场精彩的烟花秀。

  【没直播的时间难道都是去度蜜月了吗?】

  【pubg第一对闻名的情侣,linger和lweis。】

  【同性恋好恶心,快滚吧!】

  【同性恋需要怎么理解?看你们去□□?然后再给你们鼓掌加油?】

  【真是反人类,好恶心,还开什么直播啊?】

  【小鳖犊子,别他么的在霖队直播间叭叭,房管赶紧把这些人封了,真是恶心。】

  【不知道这有啥好喷的,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不正常吗?不会是某些人粉丝或者某些战队粉丝来反串黑吧?这真没啥意义。】

  等路知清侧身投来目光,孔含霖极迅速地关掉了网页,他点开缩小在任务栏的pubg,随后转头对上路知清的目光,他的语气很温柔,温柔到不应看出任何问题,“上游戏了吗?”

  看着孔含霖这副熟稔模样,路知清也不愿揭穿孔含霖的好意,索性对他勾唇点头:“嗯,在载入界面。”

  路知清的直播间相比起孔含霖的直播间戾气就少上了许多,或许是因为刚开播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路知清太久未进行直播热度已经掉完的原因。

  【好久没见路神了,祝福你和霖队终于走到一起!】

  【不用怕世俗的眼光!两个人一定要幸福啊!】

  【霖队直播间这么多反同的,为什么路神这里没有?】

  【现在还没喷子,再播一会儿喷子就多起来了。】

  【他们就是来喷的,根本不看直播。】

  【过儿有骂的就直接封了,给他多说一句就多给了脸。】

  “海岛?沙漠?还是萨诺?”孔含霖轮换着地图等路知清的回应,但还没等路知清开口,孔含霖便替他做出了选择,“海岛吧?”

  “嗯,大图节奏慢一些,我们太久没玩得好好适应适应。”路知清声音格外温柔:“我们第一次见,也是在海岛图。”

  “是啊,”孔含霖突然低下头,眼中仿佛有光茫闪过:“那时候,我给了你一把我最喜欢的枪...可惜,你没有要。”

  路知清几乎是瞬间反应过来,他低声道:“98K...?”

  原本路知清还想多说几句,结果猝不及防对上了孔含霖那双专注的眼,就在这瞬间,他忘记自己想要说的话。

  倒是孔含霖有些不自在地偏过头:“嗯,只是职业赛为了防止漏分都拿的连狙。”

  看着孔含霖的小动作,路知清没再说什么。

  事实到底是什么样,在细节里昭然若揭,若是孔含霖非要这么说,路知清不审视,也不考核,就陪着孔含霖好了。

  许久不见的N港因为路知清的标点再一次见面,同时开伞的人许多,孔含霖才恍然自己似乎开的是四排模式。

  刚落地的孔含霖向路知清报点,示意自己身旁的位置是有敌人的存在,“E标假车库两个。”

  从屋顶跳下屋角的路知清迅速回应:“帮不了,楼顶两个。”

  但路知清话刚落,右上角却已经刷新出了击倒消息,他向孔含霖的位置前行,却被身后人的AKM打了枪头。

  见小地图上的路知清停下移动,孔含霖轻声问道:“能冲吗?”

  微微移身观察了身后人的身位,路知清思忖后迅速回答:“不行,尬住了。”停顿一秒,路知清又开口说道,“我可以丢个闪,你能冲吗?”

  二楼脚步声突然响起,孔含霖锁定了最后的位置,回答了路知清的问题:“能,只有一个,他队友跑了。”

  “阿霖!”路知清回想了一次开伞后观察的落点位置,急切唤住了孔含霖:“小心被阴,打我的人是他队友,他能报你位置。”

  话落,破窗声传入路知清耳中,他转头看向孔含霖的屏幕,尔后迅速回头丢闪,在孔含霖继续移动时持枪向身后人的位置绕。

  “放心去,我在身后。”

  一场分头行动的恶战。

  孔含霖隐藏了楼顶还有人的事实,路知清看到那位拿着AKM玩家后的满编队。

  楼顶的人在瞄准路知清,满编队的视线则落在了孔含霖身上...霎时枪响,子弹射击的声音接连响着,击倒消息频频刷出。

  击杀敌人后占据高点的孔含霖发现了躲在集装箱后的人,孔含霖见他移枪、补弹,“知清!右前方集装箱!”

  “放心。”路知清的游戏角色正在围墙后补弹,他微移视角,给予孔含霖回答;“在我的最佳射程范围内没人能打败我。”

  “最佳射程范围?”孔含霖疑惑极了,在他的记忆中官方并没有推出这项统计,“是多少?”

  那把枫叶M416开镜了,它瞄准着集装箱角落露出的腿,也就在出弹瞬间,枪的主人温柔开口:“你的方圆百里。”

  这句话明显扰乱了孔含霖的思绪,他整个人头部发胀,脸颊发烫,他觉得自己好似又发烧了。

  【我今晚吃饱了的?你们在干嘛了?不要把沉重的包袱丢给粉丝啊喂!】

  【黑梅说他死得好冤,明明都躲好了的。】

  【霖队杀的也是队友,礼莫说他刚被闪完屏幕就黑了,哈哈哈哈。】

  【别塞了别塞了,吃不下了!】

  【好恶心的同性恋,你们还是今早承认错误道歉吧,真是给社会添堵!】

  【上一秒队友,下一秒对手?】

  【Pine最初的双C,现在能一起对局感觉好幸福!】

  【路神好...好撩?你的方圆百里?我觉得我下一秒要被爆头了...我先去买点装备,免得突然被扫一梭子。】

  【我说你们在座的单身狗,知道什么叫自讨苦吃吗?】

  喧嚣的N港突然沉静,孔含霖视角里的路知清还站在围墙外抬枪,但他好似有什么感应似的猛然转头,他对上路知清带着笑意的目光,思绪突然炸开。

  只不过在一次第六感估算正确下回了头,路知清的话让他开始脱离自己的世界,他不知该如何规避这次事实的偏差,但他在混乱的思绪中记下了路知清的笑容....

  是孔含霖急切移开目光,路知清才宠溺一笑后把目光重新放回游戏。

  “这是你最爱的枪,阿霖。”路知清将一把染着金黑色皮肤的SKS丢在孔含霖脚下,他蹲在孔含霖身前摇晃着头,在等着他分枪给自己。

  这个穿着柏林套的女人身后还背着一把98k,路知清看上去是故意为之,但孔含霖却没有生气,他将左肩上的M762丢在脚下,“这是你最爱的枪,知清。”

  这好像是个恶劣的玩笑。

  路知清曾在官方回答中说过自己最喜欢AKM,而孔含霖刚刚才说自己最喜欢98k这把枪。

  【这两人在搞什么?】

  【记错啦记错啦!我好着急啊!】

  【是AK和98k啊!】

  【完了,是不是要分手了?】

  【双方快挣扎一下!!干嘛不说话啊!】

  路知清悠悠说出这句话:“没有记错。”

  “喜欢和爱是不同的,我喜欢SLR,喜欢Mini,喜欢M24,喜欢AWM,但我最喜欢的是98k。”孔含霖拾起SKS补弹,在收枪与路知清一同进圈时,孔含霖才又继续说,“我可以喜欢很多事物,在这些喜欢的事物中会有最喜欢的一个,就像在没找到98k前,我会用SLR,会用Mini,会用M24,我会用除98k的任何枪去代替。但爱不同,爱是独一无二,仅此一个,就像我拿到SKS以后,绝不会再看别的枪一眼。”

  举例似乎出了些问题,孔含霖微微蹙眉,这样的例子会显得自己太滥情,完完全全找替身爱的错误引导。

  粉丝也热衷于效仿,可是说说和真做起来完全是两码事,要是真谈起这样的恋爱,指不定孔含霖会被受伤的那方骂得狗血淋头。

  “刚刚说的不对。”孔含霖敛眉垂目,有些犹豫接下来的说词。

  他没有什么华丽的词藻去修饰爱这个字,它好像太过神圣,以至于孔含霖曾经一度认为自己不会有这份感情出现在自己的生命的。

  “爱就是所有的自私心理遇见他后不复存在。”路知清声音格外温柔:“不会虚张声势,不会骄傲昂着头,不会显示自己的学识,不会卖弄自己的荣誉,时时刻刻想把温柔捧在手心给予给他。”

  孔含霖向路知清探身,盯着他的眼越靠越近,那唇轻轻落在路知清的唇上,柔软且温柔。

  待唇离开路知清,孔含霖满眼泛着星光,他说:“我爱你。”

  现实里会出现很多双手,其中会有零星几双靠近他,但只有一双死命想要拉住他,所以他向前一步接受了好意。

  那个为他放低底线的人,他该去靠近。

  当初的胆怯与无力不能毁掉眼前的爱情,但若是时间能倒流,孔含霖即便提早退役也要对路知清说出那句我爱你,但亲手犯下的罪恶已经过去,可就算过去也是孔含霖要承受的压力。

  路知清揉了揉孔含霖的头,笑着道:“别有压力,我会一直爱你。”

  孔含霖心头一紧,忍不住张嘴唤一声:“知清。”

  恰是因为挂机被击杀的时候,结算界面已经弹出,两个人的上半身依旧没出现在摄像头里,两个人的对话却被粉丝听了个明白。

  【为什么亲完就不给看在干什么了?】

  【啵啵我们都看了,还有什么比啵啵更少儿不宜的不准我们看?】

  【艹,我最爱的两个选手真的在一起了,我是该气我老公抢了我男朋友,还是气我男朋友抢了我老公?】

  【消极比赛!我要举报你们两个人!】

  【我...我...我也想跟霖队和路神亲亲...】

  【如果没有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我觉得这把应该能吃鸡。】

  【好了好了,知道你两在一起了,能好好打游戏了吗?不会真以为我们是来吃狗粮的吧?亲的话就好好亲,突然消失算什么好主播?/手动生气】

  两人相视一笑开了新的对局,依旧的海岛,依旧的N港,似乎是想要把上一局丢掉的第一拿回来一般。

  两人认真的游戏格外顺畅,随着刷的圈推着便进了安全区。

  该留在赛场的名讳被带了回来,决赛圈的全部人麦中有人呼唤着霖队与路神,路知清捏了颗雷,轻声笑了:“你活着说话就是对我最大的侮辱。”

  吃鸡结算界面弹出,孔含霖笑着:“记得给这两个名字盖上小被子。”

  完美的配合与精准的枪法是吃鸡的另外因素。

  个人的游戏理解与对游戏的熟悉程度是根本因素。

  将名称与荣誉留在赛场才算是真正的完成职业生涯,事实上也算不上完成,只是不断累积胜利的感觉,也觉得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了。

  两人再进行了好几把对局,路知清对孔含霖的照顾与温柔让所有粉丝看傻了眼,道着无情的路神居然倒在了霖队的脚下。

  路知清关掉了直播,嘴角微微上扬:“好了,很晚了,我们该休息了。”

  孔含霖忽然抬头,嘴角勾起笑容,绣眉压低:“好,我马上关直播。”

  在孔含霖关掉直播须臾,路知清清亮的眸子中掠过一丝狡黠。

  路知清在孔含霖的催促下先完成了洗漱,但冬季的温水总是让人留恋,这让躺在床上的路知清可好等,他索性侧身亲了一下枕头,将这个该留给孔含霖的吻让枕头代替自己亲到他的脸上。

  路知清熬不住困意,在孔含霖回来前就睡着了。

  待孔含霖往他怀里一钻,那双手下意识便抱紧了,孔含霖笑着偷亲了路知清的嘴角,“晚安。”

  孔含霖醒来后路知清已经不在房间,他套上外套拉开房门的时候正巧对上了路知清的眼。

  “早安。”路知清右手还端着那碗粥,左手握紧孔含霖的右手手腕,引着孔含霖坐在卧室里的沙发上。

  那碗粥在孔含霖吃到一半的时候,路知清突然从衣服兜里拿出一枚戒指,它就在孔含霖眼前,路知清没开口解释一句话,就直勾勾看着孔含霖。

  时间被冻结了很久,孔含霖才悠悠放下那碗粥,将左手放在路知清身前,道了句:“我愿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