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公子多娇 > 第26章 第 26 章
    《公子多娇》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回去的路上,谢蕴问道:“朵朵,今年可是十五了”

  沈朵还没从那个温柔缱眷的谢蕴回过神,懵懵道:“嗯,啊,,”

  随后谢蕴叹道:“嗯,那还有一年”

  沈朵只顾着脸红,压根没注意谢蕴说些什么

  在一起的日子总是那样快,没多久沈朵就回赵小雅身边了,谢蕴还是不放心把沈朵放在自已身边,不过沈朵还是会隔山差五的来找谢蕴,只不过隔了几天后来的却不是沈朵而是赵小雅

  赵小雅一心来找沈朵的,因为沈朵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没见到了

  赵小雅冲进天上楼喊道:“姓宋的,感觉让谢蕴把沈朵交出来,女子夜不归宿可不是我赵府的做派”

  宋川一听是赵小雅的声音,连忙放下手中的事跑过去,近身微笑道:“不知赵小姐有何贵干”

  赵小雅痞气道:“有何贵干,你们拐跑了我的人,我还不能过来问一下了”

  宋川不记得沈朵昨天有来天上楼,随后道:“赵小姐稍等,我去去就来”

  结果一上楼只看到了谢蕴一个人在写字。有些害怕道:“沈姑娘恐怕失踪了,赵小雅以为人在这里,跑到天上楼来要人了”

  谢蕴被吓的连笔都握不住,丢到一边道:“随我下去”

  赵小雅没要到人,自然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连忙去赵府带人去寻,宋川望着不知所措的谢蕴道:“或许我们应该去找孙瑞景一趟,此事可能和他有干系”

  谢蕴不解,道:“和瑞景有何干系”

  “或许去了你就知道了”

  而另一处宅子里,沈朵被冰冷的水冲醒过来,看着自已浑身被绑动惮不得,只能死死盯着屏风后的人呜呜出声

  而后屏风后出来一人,正是消失不见的金管事,只见金管事走进道:“又见面了,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小娘子”

  “今日绑你过来,是希望你能识相点,离开谢公子,毕竟谢公子不是你这种人能肖想的”说着拔开了沈朵嘴里塞的布条

  沈朵得到释放,张嘴便道:“你们是什么人,我和公子的事和你们有什么干系”

  金管事闻言看看屏风后,厉声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可不是什么菩萨心肠”

  “我和公子互通心意,你们休想拆散”

  金管事讥笑道:“互通心意?恐怕你们公子是什么样的人你都不清楚吧”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当初你可是和谢蕴一道被抓紧地下室的,你也是亲眼看见你家公子是怎么被送回来的”

  沈朵谨慎道:“你知道?是你干的!”

  金管事大笑道:“我可没这个本事,看来你家公子压根就没告诉你那天都发生了什么吧,那就让我来告诉你”

  沈朵蹬着面前站着的猥琐男人,恨不得起身劈他几个大嘴巴子

  “你家公子被带到娈童阁,我还记得因着模样生的清秀讨人喜欢,很多有钱人出重金争抢,最后落入了一位富商手里,那富商眼里泛着绿光,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你家公子,无论你家公子怎样哭喊求饶,硬是生生被拖走了,出来时,浑身都是抓痕,下身全是血,一看就没少受折磨”

  沈朵听着想杀人的心都有了,她知道谢蕴肯定是受了什么折磨,但她不知道竟然是如此泯灭人性的残忍,她那么小心努力照顾的贵公子,竟然被他们这样糟践,她要杀了这些人

  金掌事看着气血上涌的沈朵,以为是接受不了,得意道:“如此,是不是接受不了谢蕴,是不是要主动离开才好”

  “去死吧你们,我死都不会抛下我们公子的”

  随后屏风后传来一声冷峻可怕的声音道:“那你就去死吧”

  随着一声细物刺进肉里的声响后,屋内归于平静

  宋川,谢蕴,赵小雅三人找不到沈朵,齐齐的找上了孙府,孙瑞景望着匆匆而来的三人,似乎早已料到,一脸平静道:“来了”

  谢蕴不可置信的冲过去问道:“是你,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朵朵被你藏到哪里去了”

  孙瑞景莞尔,道:“是我,一直都是我”

  望着谢蕴绝望的神情道:“我从学塾时就注意到了你,面皮清秀,唇红齿白,你说谢府不待见你,我便百般待你如珠如宝的护着,你说你想强大自已,我便出人出力甚至出财和你一起打造天上楼,生意不好经营,是我日夜陪着应酬,可是这些你都看不到,甚至忽视掉,一心只有那个姿色平庸,样样蠢笨的婢女”

  谢蕴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他只是以为孙瑞景待他像亲人一般,不想竟然存了这般心思,一时哑口无言

  一旁的宋川出言道:“恐怕谢蕴年少在那处地下室的遭遇也有你的算计吧”

  孙瑞景看向宋川,道:“是啊,我自已的这般龌龊心思在黑暗中慢慢滋养,但你谢蕴明显不懂,那我只好出此下策,或许能改变你,改变你日后能接受我的这份心思,正好还能嫁祸给宣舒荣,岂不是两全其美”

  “你....我一早就知道不是宣舒荣,原来是你!”

  “哈哈哈哈,既然无法改变你,那我也不怕告诉你,反正你不可能喜欢我了”

  谢蕴强忍着上去动手的冲动,咬牙道:“朵朵被你藏哪了”

  孙瑞景邪魅一笑道:“死了,被我杀了,既然我得不到的,我也不可能让别的得到”

  “不可能,不可能”谢蕴接受不了听到的,发疯似的冲过去提起孙瑞景的衣领目露凶光

  随后孙瑞景说了句:“抬进来”

  谢蕴颤抖着身子良久转过身,在触及到沈朵发黑的嘴唇时,整个人瘫软在地,悲愤的爬到沈朵,将沈朵搂进怀里,眼底惊慌失措,胸口起伏哽咽道:“是我不对,是我不好,是我不该贪心,不该妄想,不该贪恋”

  谢蕴抱起沈朵的尸身踉跄的走出去,神情呆愣的重复着:“怎么办,怎么办.....”

  这一幕恰巧被来找孙瑞景的孙瑞雪看到,孙瑞雪看着毫无生气的沈朵,冲进屋内颤声道:“哥,怎么回事,你杀了朵朵,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她吗,你......”

  孙瑞景有些复杂的望着孙瑞雪道:“你们都是瞎了吗,为什么都喜欢那个女人,她有什么好”

  “你疯了,你疯了,哥!”

  赵小雅被惊的愣住,宋川看着孙瑞景怒道:“你会下地狱。”拉着赵小雅便去追谢蕴去了

  宋川找了挣扎一夜才在常嬷嬷的坟前找到了紧紧抱着沈朵跪在常嬷嬷的坟前的谢蕴,已经冷透了的谢蕴

  赵小雅呼吸一紧,望着脊背挺直的宋川道:“宋川.....”

  宋川深深吸进一口气淡淡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个小男孩,父母亲死后他成了孤儿,流落在乡村街头,差点死掉,可是他不想死在大街路口上,因为没人会可怜他,于是他打算自已偷偷躲起来悄悄死掉,就在迷迷糊糊间出现了一个明亮的小姑娘,大大的眼睛,娇贵可爱

  小姑娘对他说了一句话:“要好好活下去,不要再悄悄的把自已藏起来了”

  赵小雅盯着宋川“是你”

  良久,宋川冰冷的声线仿佛陈述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情,道:“嗯,没错,是我,所以我才会在那种生不如死的地方忍辱活下来,爬向那些畜生的床讨好他们只为了能够努力活下来,才会遇见谢蕴,才有机会再次遇见你”

  赵小雅无声的听着,显然一下子还接受不了这么多事实,望着宋川离开的背影久久不能平复,待到反应过来时,人早已经不见了,此后除了常嬷嬷坟地多出来的一座坟地外,赵小雅再也没有见过宋川了,仿佛就像大海捞针一般,她再也没有找到宋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