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公子多娇 > 第25章 第 25 章
  就在沈朵伤心难过的时候,沈朵和赵小雅请了一个月的日子,说要回家一趟,赵小雅允了

  沈朵回去后,发现沈秋长高了好多,她有一年多的时间没看见沈秋了,已经长成大孩子了

  这日傍晚云氏和两个孩子坐在门口吹着凉风,看着发呆的沈朵问道:“朵朵,你是不是有心事,娘亲觉得你不像以前爱笑了”

  沈朵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尾音拖得长长的喊着:“娘,,,,,”

  知女莫若母,沈战一想肯定是因为那小子,便问道:“是不是因为谢公子?”

  “娘亲都看出来了还问,我同公子有些误会”说话时的沈朵低垂着眉目,小手指相互的来回打转

  云氏觉得长痛不如短痛,道:“娘亲觉得谢公子是好人,但也是我们这些平常人家高攀不起的贵人,朵朵不要忘记了我们的身份”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那种高门人家,哪是我们能肖想的”云氏教育道

  不过另一侧的深秋倒有些不赞同,出声道:“我觉得娘说的不对,姐夫才不会在乎什么身份,姐夫心里有姐姐就可以了”

  沈朵听着觉得有些不大对,道:“小秋,你不懂,你还小,再说公子心里也没有我”

  沈朵觉得沈秋说的有些莫名其妙,她都几次三番示好,奈何人家根本不领情,还那般出言绝情,到底是她不自量力

  “我哪里不懂,我也有读了几年圣贤书,大道理我不懂吗,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吗”沈秋大着声音辩解道

  云氏怒道:“秋儿,圣贤书几时教过你男女感情之事了,莫要胡说”

  沈秋心道:“我只是想说,我见过姐夫眼里都是姐姐的样子,曾经也见过一晚上紧紧挨着姐姐不肯睡觉的样子”

  沈朵思来想去,还是放心不下谢蕴的身体,觉=决定去找谢蕴,毕竟这么多年,她就想着他一个人

  不过这次是她自已一个人去的

  可是还没进天上楼就被人半路截胡了

  沈朵望着面前一脸笑意的孙瑞雪,道:“孙公子,真是好巧”

  “不巧,我都在街上溜达几圈了就是为了等你”

  “?孙公子有事吗”

  “朵朵随我走一趟便知道了”孙瑞雪说的神秘,沈朵便折身上了孙瑞雪的马车

  而病气缠绵的谢蕴此刻听着宋川在街上看到沈朵上了孙瑞雪的马车的差点背过去,脸色铁青唇色无血的样子甚是可怕,宋川站在一旁都感受到了冰渣子的尖利

  “果然有了新欢就是不一样!”谢蕴此刻说不上是生气还是心酸,只觉得气血翻涌的厉害

  宋川见缝插针解释道:“或许沈姑娘只是不好拒绝孙二公子,况且你如今病成这样拿什么和人家争,亏你还铁面般的怨人家沈姑娘”

  谢蕴皱着眉头望着宋川冷声道:“你,去,知道要怎么做吧”

  宋川白眼回道:“绕了一大圈,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那我不白跟你这么多年了”

  就在宋川赶去孙家门口等人出来时,沈朵也刚好出来

  宋川连忙迎上去道:“孙姑娘,等你多时了,随我去一趟天上楼,谢蕴快不行了”

  本来皱着眉头的沈朵一听直接惊慌道:“什么叫快不行了,公子怎么了”

  宋川望着沈朵伤心道:“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那我们快些走吧”

  沈朵和宋川进屋时,谢蕴紧闭双眼,状似痛苦,沈朵吓的有些失神,腿脚哆嗦的靠近床上的那人,宋川识相的退出顺带关上了门

  谢蕴知道沈朵来了,嘘嘘弱弱的睁开眼,望着沈朵道:“你终于肯来看我了,我以为你上次生我气,不肯再来见我了”

  沈朵看着谢蕴委屈道:“我以为公子厌弃我了”

  谢蕴一听便知沈朵还是那个沈朵,便道:“我听宋川说,你今日上了孙二公子的马车?”

  沈朵顿时有些面热,支支吾吾道:“是啊”

  “可是同你说了些什么,你如此神情”

  沈朵觉得这事也没有必要瞒着谢蕴,便道:“孙公子说想纳我为妾”

  “什么?”谢蕴一口气没提上来,险些呛去,而后气的猛咳道:“我放在心尖上的人,他竟然肖想,竟还只是个小妾”

  沈朵没听清谢蕴说些什么,只顾着去给谢蕴顺脊背,一边顺一边平淡道:“孙公子说在学塾时就看上我了,那时候以为我是男儿,害的他意志消沉怀疑了好一段时间,如今知道我是女儿,就想向赵小姐要了我去”

  沈朵说到这低头望向谢蕴下定决心道:“但是我没同意,我的心思一直在公子身上,是做不好孙公子的小妾的”

  谢蕴没想到沈朵一直都没有变过,心里一直有他,又不确定道:“真的吗”

  沈朵停下来望着谢蕴道:“真的,比真金还真”

  就在沈朵不确定谢蕴会怎么样看待她的那份心思时,猜想或许会奚落她一番的时候,谢蕴突然笑的,嘴角喜上眉梢,苍白温润但心满意足的笑容,沈朵看着愣神之际,谢蕴倾身环过沈朵温柔道:“从前我知你心里有我,但我又怕你跟在我身边会有危险,便将你送到赵小雅身边,后来我知道孙瑞雪惦记你,我的心里全是嫉妒和不甘,我以为你对我的心变了,到现在我才知道你一直都是你,从来没有变过,即使我有多么不能拥有你的理由,我也不会再将你送给别人”

  “公子.....”

  两个相互表明心迹的人自然免不了依偎一番,果然爱情的滋润是无可限量的,谢蕴没几日便好了起来,宋川看着精神饱满的谢蕴打趣道:“恭喜了,心想事成,什么时候花好月圆呐”

  谢蕴难得的回应了宋川的取笑,认真道:“或许我不用在纠结前尘往事,好好珍惜眼前才是”

  宋川听出来了谢蕴的意思,道:“你能想通最好,毕竟人活一世,总不能老是为难自已”

  “那你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赵府小姐痴心不悔”

  宋川神情流出一丝苦涩,笑道“我就没你那么走运了,人家是高门闺女,可不见得会接受我这样的,再说人家只是看上我一时,可不像沈姑娘看上你一世啊”

  就像大多数心意互通的年轻男女一样,沈朵趁着这一个月的空闲,天天往天上楼跑,谢蕴怕沈朵来回辛苦,便让人收拾了一间房出来,干脆让沈朵住下了,沈朵自然是万分愿意,就像从前一般伺候谢蕴,只不过大多数时候谢蕴都是不让沈朵伺候的

  一日,沈朵靠在谢蕴身旁,突然想起一件事,便问道:“公子,为何久居天上楼,没有别处可去吗,我都呆闷了”

  谢蕴闻言搂紧沈朵道:“因为天上楼是我办的,我不在这还能去哪,不过朵朵想去哪,我可以带你去”

  沈朵一听也没有过多反应,因为她心里有七八分答案,只是没有确定而已,半响,道:“我想去河神桥下”

  “为何?”

  “因为我想求河神庇佑我和公子的缘分”

  谢蕴看着说的认真的沈朵笑道:“好,晚点我便带你去”

  没想到沈朵一直等到了夕阳西下,因为谢蕴有些事要处理,沈朵知道经营这么大一间楼,肯定会很忙,等着也没有不耐烦

  沈朵等着看着时候也不早了,正准备去找谢蕴,却见谢蕴推门而来,一时有些看呆了去,看着换了一身衣裳的谢蕴,沈朵道:“怎么换了一身衣裳?”

  谢蕴笑笑不说话,端着手里的点心上桌道:“因为我知道朵朵喜欢看我穿这身”,确实,沈朵喜欢看谢蕴穿浅蓝色

  “好了,吃点点心,我等会儿带你去河神桥”

  “嗯”沈朵乖乖的吃了起来,随后任由谢蕴牵着上了马车,期间,谢蕴一直望着沈朵,沈朵想忽视都没办法,生生的看的沈朵脸都粉了,许是忍不下去,沈朵低声道:“公子,怎么一直看着我,我脸上又没什么东西”

  谢蕴笑道:“就想一直看你,你脸上有我的心上人”

  “公子....”沈朵脸红红的转过身去,避开谢蕴目光,谢蕴一路上嘴角挂着的笑就没消失过

  马车一到,沈朵如临大赦,攸的跳下马车,这时的天已经将近昏暗,,路上来往的行人稀稀落落的,空气也变得开始有些阴冷湿润,寂静的河水如墨一般静静流淌,沈朵小心的捧出莲灯点亮,对着谢蕴认真道:“希望我能一直陪着公子,也希望公子能一直快乐”

  微弱的灯火映出谢蕴此刻眸中娇柔的沈朵,随后悠悠坚定出口道:“我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快乐,只因为你,沈朵”

  沈朵听着谢蕴的话,心里被塞的满满的,全是感动知足,小心的放下莲灯,随风顺着水流飘去

  看着莲灯消失不见后,沈朵转身对着谢蕴道:“我记得那时候来河神桥下求愿,只是想着那时候的公子能快写好起来,并不知道可以庇佑姻缘,如今虽不在节夜,但是心诚则灵,河神也不会只在节夜才会出来庇佑许愿的人,是吧”

  “公....”子字还未出口,便被倾身吻下的谢蕴堵住,温凉的四唇相抵,全身酥酥麻麻而过,随后被经过的风撩拨到无法自拔,双双沉溺

  只是不远处一辆停下后又行驶的马车主人似乎极度不悦,握拳离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