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22章 相爱
    老可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34

  冬天彻底来临了,沈之一和我求婚后,我便搬到他住的地方。

  晚上睡觉的时候,沈之一突然对我说:“江喃,我的选修课要在元旦前考试,你准备好了吗?”

  我都忘记这出事情了,于是赶忙讨好地钻进他的怀里,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说:“沈老师,我也不求你放水了,你给我化个能及格的重点就行。”

  我双手合十,“拜托拜托,明天请你看电影。”

  沈之一不屑,“电影我是看不起吗?”

  我:“那到底怎么样,你才能帮我?”

  为了说服沈之一帮我,我继续说:“如果你的女朋友上你的课都能挂科,说出去你不掉面儿吗?”

  沈之一很坚持自己的原则,“学生是学生,女朋友是女朋友,我分得很清。”

  我快被气死了,于是耷拉着脸开电脑看课件了。

  沈之一躺在床上,悠哉悠哉的,“老婆慢慢看,为夫我先睡了。”

  沈之一真的没有帮我,考试之前的几天,是我自己一点点把讲过的课件全部看一遍,记一遍的,每天晚上我都是十二点之前睡觉的。

  考试前一天,我故意给沈之一发消息,“我晚上要住宿舍,不回去了。”

  沈之一:“为什么。”

  我嘿嘿一笑,回复:“明天要考试,我觉得我可能要熬通宵复习了,怕打扰老师你。”

  沈之一一个电话立刻打了过来。

  沈之一调笑道:“真不回来了?”

  我:“嗯。我恨你。”

  沈之一听了直笑,“恨我伤身,爱我多好。”

  我嘴巴一快,说:“爱你伤肾。”

  沈之一:“回来吧,看在最近你这么努力的份儿上,晚上我给你开开小灶。”

  我要的就是这句话。

  但晚上沈之一来接我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回家。

  我心里很担忧,“为什么不回家,我明天有考试。”

  沈之一牵着我的手,安慰道:“出题老师就在你旁边站着,你怕什么呢。”

  我:“那我们去哪里?”

  沈之一:“和我大学同学一起吃饭。”

  我犹豫了,“我都不认识,多不好意思。”

  沈之一:“没事儿,他们就是听说我谈恋爱了,想见见你。”

  说完,沈之一又认真地对我说,“江喃,不要不好意思,接下来你可能要见到很多很多你不认识的人,我们家亲戚很多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我抱着他,在他怀里点了点头,郑重地说:“好的。”

  只要结局是好的,我也不是一个不能没有什么耐心的人。

  韩则以也是沈之一的大学同学,他见到我的时候,摇了摇头。

  沈之一:“韩则以,你什么表情。”

  韩则以叹了一口气,“当初见面的时候,我还嘲笑江喃,现在再见面,她已经把你收了,真是扮猪吃老虎。”

  另一个同学接话,“所以他们两个天生一对啊,沈之一平时不就是看起来两耳不闻窗外事,但关键时刻从来不含糊。”

  沈之一特别委屈,冲我打小报告,“江喃,他们说我是猪。”

  韩则以震惊了,说:“沈之一,你再这样我就打你了。”

  沈之一:“怎样。”

  韩则以威胁沈之一,“你要再这么嚣张,我就把你的破事儿都告诉江喃。”

  沈之一真的无所谓,“你随便,反正我也没什么是江喃不能知道的。”

  韩则以:“在宿舍看片儿的事儿……”

  韩则以还没说完,就被沈之一的一记眼神给打断了,“你有女朋友了,我也说。”

  韩则以果然立刻求饶,转而对我说,“总之,沈之一是个健康干净的男人,放心爱。”

  其实他们这群天才聚在一起,不过是一群小学鸡吵架。

  整个饭局中,我觉得自己最成熟。

  后来,我问沈之一,“所以他要说你什么破事儿啊。”

  沈之一对着我笑得很隐晦,然后揉了揉我的头,说,“没有什么,就是寂寞的时候看个片儿。”

  我不再追问时,沈之一突然悄声问我,“江喃,你寂寞的时候怎么办?”

  我瞪他,回答,“我们社畜没时间寂寞。”

  吃过饭,我们便回家了。

  我有些困,想要睡一会儿再看书,但沈之一偏偏不让我睡,他把我从床上抱到小阁楼的椅子上,说:“复习完,再去睡觉。”

  屋子里的暖气十足,熏得我多次闭上眼睛,沈之一直接把窗户开了一个缝,说:“江喃,到底怎么样,才能让你清醒清醒呢?”

  他说着话,突然站在我面前解自己的睡衣扣子。

  这是要美色引诱?

  扣子一个两个三个被解开,沈之一露出了自己精瘦的上身。

  他平时会游泳锻炼,身材是真的好,有腹肌,但不至于八块那样的堆积。

  沈之一拉起我的手,伸向他的胸前,然后吻向了我。

  风从窗户缝中钻了进来,刮得桌子上的书哗啦哗啦响。

  沈之一咬着我的唇,力气有些大,我努力挣扎着,趁着喘气的空隙,说:“我醒了,我要看书,你别捣乱。”

  沈之一拿拇指轻轻擦着我的脸颊说,“我捣乱?是谁求我来教的?”

  我是求你划重点,不是求你让我清醒的!

  我:“那你倒是给我化重点呀。”

  沈之一头一歪,“有什么好处。”

  最后,我先把沈之一伺候开心了,他才答应给我划重点。

  他坐在凳子上,我跨|坐|在他腿上,两个人抱着休息了一会儿,我说:“那你去睡觉吧,别来打扰我。”

  沈之一把我抱起来,另外一只手拿着电脑,说:“回屋复习吧,我和你一块儿。”

  我:“那你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帮我复习。”

  沈之一叛逆道:“我做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然后又对刚才的一番战事品评道:“在凳子上,还挺有意思的,你觉得呢?”

  我咬了他的脖子一口,作为回应。

  第二天考完试的时候,我看着满卷子的陌生的内容,差点当场大骂沈之一。

  说好的划重点呢?亏我昨晚一直在讨好他,但凡是他想要的,我都给了,结果,这张卷子,我撑死做个50分。

  考完试我便去找沈之一兴师问罪了,“我要挂了!”

  沈之一坐在办公桌前,十分淡定,“还有平时10分的全勤分。放心吧,你会及格的,我算过了。”

  然后又刺激我,“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行吧,我接受。

  谁让我当初不顾劝阻地要选修他的课呢?

  而他也真的如当初一般,真是对我心狠手辣。

  35

  年底了,一切都忙碌起来,我接了一个电影宣传的工作,宣传方想让我在做一个电影交流现场的主持。

  我答应了。因为宣传方告诉我,我爱豆会出席,他也参演了这部电影。

  电影是科幻片,我想沈之一和他的朋友会喜欢,所以给了他几张票。

  如果他有时间可以去看。

  沈之一那天确实去了,但是没有和我打招,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看完电影之后,又看我和主创交流。

  直到工作结束,他才给我打电话。

  沈之一:“忙完了?”

  我:“嗯,你怎么没来看?”

  沈之一:“怎么没来,你看你九点钟的方向。”

  我回头一下子看到了沈之一。

  他穿着黑色羽绒服站在不远处,就像高中时候那样。

  我朝他跑过去,扑进了他的怀里,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我爱豆的TO签炫耀道“看,我终于要到签名了。”

  我是因为追星,才进入娱乐记者这一行。刚入行的时候,我告诉自己,一定等到见爱豆的那一天才能换工作。

  我终于做到了。

  沈之一:“开心吗?”

  我开心得在他怀里蹦跶,“嗯,开心。”

  沈之一吃味道:“终于见到你手机屏幕上的人,当然开心了,对不对?”

  我捏了捏他的脸,说:“人家可是大明星,你不要乱吃醋好不好。”

  沈之一冷笑:“那你怎么不把我的照片当桌面?”

  我突然想到,我和沈之一还没有一期拍过照。

  我:“那我们现在拍一个当桌面?”

  沈之一傲娇,“没诚意。”

  但是他还是从背后搂着我拍了一张照片。

  两个人牵手回家的时候,沈之一一本正经地问我:“江喃,你见过那么多长得帅的人,为什么还会看上我?”

  我乐,“大概是因为你是所有帅哥中,最聪明的吧。”

  爱不问缘由。

  我见过星光熠熠,却唯独为你着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