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20章 相爱
  32

  沈之一比我醒得早,他做了早餐让我起来吃。

  我说,“我要睡觉,你吃吧。”

  沈之一就躺下了,他搂着我说,“江喃,好神奇。十年前的我,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我会和你同床共枕的。”

  我:“我也想不到。”

  沈之一臭屁道:“你那时候不是喜欢我吗,难道对我一点幻想都没有吗?”

  我:“嗯。喜欢归喜欢,但觉得你不可能喜欢我,所以也没幻想。而且,我们女孩子的喜欢,要纯洁很多。”

  说到这里,我来了一个反问:“沈之一,你喜欢别人的时候,都幻想了什么。”

  沈之一笑,他捏了捏我的脸,说:“游泳那天,我回来做梦了,就是昨晚我对你做的那些。”

  电话突然想起来了,是个陌生号码,沈之一帮我接了,然后开了免提。

  我:“喂,你好。”

  对方:“江喃,我是王蒋,我想跟你谈谈。”

  我:“好,说吧。”

  王蒋:“那天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沉思了一会儿,开口说,“真的。”

  王蒋:“那为什么当初毕业的时候,你不跟我说,你明明知道郑澈澈骗了我。”

  我:“我觉得没必要,你们都在一起了,我干嘛搞破坏。而其,我也做不出来破坏朋友感情的事情。”

  郑澈澈可以做,但我不能。

  王蒋:“那你现在为什么又说?”

  我:“因为,我们不是朋友了,我也不再喜欢你。”

  王蒋犹豫了一会儿,问:“你喜欢我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很坦然:“很久很久之前了,应该是下雪的时候你送我回宿舍的那天,也是你第一次遇到郑澈澈的那天。”

  我和王蒋是大四的时候认识的,因为都读法律双学位,又是一个学习小组的,还考研究生,自然而然就走在一起了。

  王蒋挺直的,但是一旦他认可你,对你就会温柔了一点。

  那是2016年的初雪,那天雪下得很大,晚上我要背着一部分复习过的书回宿舍,有些沉,王蒋突然说要送我。

  雪下得很大,我打着伞,他帮我抱着书,手动得通红,但一声抱怨都没有。

  我就这样喜欢他了。

  然后我就告诉了郑澈澈,后来郑澈澈缠着和我一起去图书馆上自习,再后来,她就取代了我在王蒋身边的位置。考研之前,两个人就背着我偷偷在一起了。

  考完研,我才知道。

  但郑澈澈跟我解释说,是王蒋先给他告白的,还问我有没有关系。

  当时,我说没关系。

  现在是真的没关系了。

  我睁开眼睛,揉了揉沈之一的脸,他冲我笑了笑。

  我:“你和郑澈澈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没必要因为一件过去很久的事情吵架。”

  王蒋没说话。

  我:“没有什么事儿的话,我就挂了。”

  王蒋突然说:“江喃,抱歉,一直误会你了,还对你说了那么重的话。”

  我等来了第二个道歉,但我仍然没有很开心。

  我:“嗯。”

  王蒋:“其实,那天我送你的时候,也动心了。”

  我:“嗯,但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现在我们都有了各自喜欢的人了。”

  王蒋:“其实,我觉得挺神奇的,你竟然能和沈之一走到一起。”

  我:“一点都不奇怪,我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他,他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也有可能是我最后一个喜欢的人。”

  王蒋笑了,说,“那我祝福你们。”

  我:“谢谢。”

  我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投入了沈之一的怀抱。

  沈之一吻了吻我的额头,酸兮兮地说,“江喃,你挺受欢迎的嘛。”

  我:“是吗,但我自己从来没觉得自己受欢迎。”

  沈之一:“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你性格这么好。”

  我没说话。

  那些最痛苦的事情,我谁都没说过,我的自信心早都一锤子砸的稀巴烂了。

  我从来不对他人有期待,所以我才不会失望。

  33

  我妈发消息说,想来北京玩几天,我答应让她来。

  我对沈之一说:“我妈要来,这几天可能陪不了你了。”

  沈之一:“没事,我有空去找你们。”

  我:“嗯。沈之一。”

  沈之一:“嗯?”

  我想了想,又不想说了:“没事。”

  沈之一拍了拍我的头,说,“江喃,我会说服我妈的。和你相处过之后,没有人会不喜欢你。”

  我点点头。

  即便他妈妈不喜欢我,不接受我,我也能理解。毕竟我亲妈都受不了我。

  我妈第二天就到了,我去高铁站接她,她拎着一箱子的东西。

  两年未见,她老得很明显。

  北京扎根的第一年,我回家了。

  我妈也没说什么,我也没说什么,两个人吃了一顿沉默的年夜饭,她做饭,我刷碗。

  我在家里住了三天,就回北京上班了。以后每年,只有年末回家。

  去年年末,因为有很多报道要写,我没回家过年。算起来,我快两年没回家了。

  我妈见我第一句话就是,“你又瘦了,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

  我笑了笑,没说话。

  我以前有点肉嘟嘟的,但抑郁之后,整个人的体重就直线下降了,直到现在也是,无论怎么喂,都吃不胖。

  我帮她拉着行李。

  我妈:“我这次来没有打扰你吧。”

  我:“没有。”

  我妈:“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忙,不用管我。就是你过年没回家,我过来看看你的情况。”

  我:“嗯,我挺好的。”

  我妈:“那就好。”

  一言一答之间,我妈和我之间的氛围更悲凉了。

  明明是亲人,彼此却又那么疏离与客气。

  我把她带到我租的房子里。

  房间只有一张床,我不想和我妈住一起,于是说,“我回学校了。”

  我妈没反应过来。我没告诉她我考上研究生的事情。

  我:“我考上北城法学系的研究生了,我得回学校。”

  我妈眼睛里顿时亮晶晶的,她异常欣喜地说,“江喃,太好了,你好厉害啊。”

  我突然有点恶心。失败就是无能,成功就是厉害,她还真是和从前一样现实。

  我:“嗯,我走了,明天中午我再带你出去。”

  我租的是一居室,小区环境也好,我妈住在这里很安全。

  我嘱咐她别乱出门,然后就离开了。

  这些年,我只要和她待在一个空间,便觉得窒息。

  我总是想到她对医生说的那句,“她想死就让她去死好了。”

  出了门,我的眼圈就涨得很。

  我给沈之一打电话。

  我:“你在哪儿?”

  沈之一:“你猜。”

  我:“实验室。”

  沈之一:“嗯,有事儿?”

  我:“我今晚要住你家。”

  沈之一:“嗯,你不是有钥匙吗。”

  我实在憋不住了,说,“今天你早点回来,不要待到太晚。”

  我不想一个人了。

  沈之一听出了我的不对。

  他说,“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

  我报了地名,一个小时之后,沈之一才到。

  上了车后,他问:“你怎么了。”

  我:“我妈来了。”

  沈之一:“你们吵架了。”

  我摇摇头,说,“没有,我就是觉得难过。”

  沈之一摸了摸我的头,说,“要不要叫上你妈,咱们一起吃个饭?她一个人到这儿人生地不熟的。”

  我点了点头,给我妈发了语音,然后在楼下接她。

  她满心欢喜的,我看了更难过。

  我给我妈介绍:“这是我男朋友沈之一。”

  沈之一也向我妈问好,说,“阿姨想吃什么呀,我请您吃。”

  我妈:“随便,我听你们的。”

  我:“去吃火锅吧。”

  我妈也很喜欢吃火锅。

  沈之一说,“好的,那我们出发。”

  一路上我都挺沉默的,全靠沈之一撑死了整个场面。

  吃饭的时候,我点了一些然后让我妈点。

  我妈说,“你点什么,妈就吃什么。”

  我没多说,直接把菜单给了沈之一。

  我觉得我们就不该吃这顿饭的。因为我发现时至今日,我仍然无法原谅她。

  她可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亲的人,我最最爱的人,可是当初在我最低谷的时候却那样对我。

  如今等我好了,她却又来找我,又来对我好……我可以原谅小白,原谅王蒋,就是原谅不了她。

  饭吃得一点都不是滋味。

  我们匆匆吃完,就把我妈送回家了,然后我跟沈之一回去。

  沈之一:“江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了,你今天状态特别不对。”

  我瞪着眼睛直视前方的道路,愤愤地说:“我挺恨我妈的。”

  沈之一顿了一下,说,“为什么。”

  我把头扭向一边:“不知道,我就是挺根她的,也没办法原谅她。”

  我不想说那些事情。对任何人都不想说。

  沈之一握了握我的手,也没说话。

  晚上到家的时候,我就先睡了。

  我:“沈之一,我要休息会儿,你在旁边陪着我睡觉好不好。”

  沈之一答应了。

  我难过的时候,反而容易休息。

  等我睡醒的时候,天彻底黑了。

  我看了看手机,晚上八点,我整整睡了四五个小时。

  醒来的时候,沈之一已经不在我身边了,他在阳台上吹风。

  冬天来了,天气很冷,我推开阳台门,一阵冷风扑面而来。

  沈之一回身看到我,和我一起进屋了。

  沈之一:“外面冷。”

  我:“那你站在外面干嘛?”

  他突然抱着我,身子凉凉的。

  沈之一缓缓叫了我的名字,温柔缱绻:“江喃。”

  我的心也软了,柔柔地回应:“嗯?”

  沈之一:“给我讲讲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吧。一定很辛苦吧。”

  我:“到底怎么了。”

  沈之一这才如实交代:“你妈给我打电话了,说了一些你过去的事情。”

  我心下一沉,“哦”了一声。

  然后转身回到床上。

  沈之一以为我生气了,立刻坐到我旁边说,“她没有别的意思,她只是跟我说,你不容易,让我好好对你。”

  我不乐意听,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她怎么说的。”

  沈之一:“她把你的情况跟我说了,她说她对不住你,也知道你没有原谅她。她不期待你原谅她,但是她知道你过得很好,还交了男朋友,就为你开心。她跟我说,让我好好照顾你。我录音了,你要不要听?”

  我点点头。

  我妈的声音响了起来。她的普通话不标准,听得我更心酸。

  “我们江喃是个很好的孩子。她爸去的早,但她很听话,从来不让我操心,上学的时候成绩好,做什么事情都听我的话,我脾气暴躁,有的时候工作不顺总是朝她发脾气,她都不说什么,但我知道她经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落泪。”

  “小沈,你不要以为江喃是个很懂事的人,就忽略她的感受,她和我们每个人一样,会生气会伤心会难过。她不过就是很懂事很成熟。”

  “我很愧疚,没有给江喃幸福的生活,但是我希望你能给,江喃是值得你爱的人,你要好好珍惜江喃,不要让她受伤害,不要让她落泪。”

  我妈没有跟沈之一说我自杀的事情。

  尽管没说,我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从头落到尾。

  沈之一搂着我,拍着我的背,耐心地等我哭完。

  我第一次想对被人倾诉我压在我心底的那块石头:“你知道我为什么恨我妈吗?”

  沈之一摇了摇头。

  我告诉了他我考研失败所有的事情,以及我自杀的事情。

  沈之一拉着我的手默默听完,说,“江喃,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我说,“其实,我挺遗憾的,我走的那天我妈没有送我。后来我常常梦到那个离别的车站,都是哭着醒来的。那时候,我很希望我妈跟我说,江喃,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我知道我弱小,但我是那种为了一句话就能咬牙坚持到底的人。

  如果那时候她能说一句那样的话多好。

  沈之一安慰我:“她电话里也说了。当时她觉得你就是不懂事,谁知道,你最后是来真的。”

  我:“不过,沈之一,你对我也是有帮助的。”

  我把我去肯德基打工的事情说了。

  沈之一疼惜的摸着我的头,说,“很辛苦吧。”

  我笑了笑,说,“我都抗过来了,厉害吧。”

  沈之一点头:“如果是我,我就站不起来了,江喃,你真的很厉害。我发现,越了解你,就会越来越爱你。”

  我:“好在遇到了你,这是最大的奖励吧。”

  沈之一:“也是我最好的奖励。”

  我们最终都带着最好的样子遇见了彼此。
    老可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