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18章 相爱
  30

  郑澈澈给我发短信说,小白找我有些事儿,想要我帮忙。

  正好我也要找郑澈澈,于是就答应了。

  从沈之一办公室里出来,我直接去了约定的餐厅。

  看到小白的时候,我只是礼貌地笑了笑,她也是。

  我们曾经是那么喜欢互怼的朋友,如今却变成了这样,罪魁祸首就是郑澈澈。

  但她本人却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见到我的面,竟然如朋友一般打招呼,语带关切,“江喃,你眼睛怎么肿肿的,没睡好吗。”

  我冷漠地“嗯”了一声。

  郑澈澈:“因为沈之一的事情吧,我姐说他爸妈反对他和你在一起。今天他们好像还约了一起吃饭,好像也是这家店。”

  沈之一并没有和我说这件事,但是他说都解决了,我相信他。

  我从来不怀疑沈之一对我说的话,尽管十年过去了。

  而且,我发现,我才是爱到发疯的那一个。

  我懒得和郑澈澈掰扯这这些事情,所以开门见山道:“不是说小白有事情想找我帮忙吗,什么忙。”

  郑澈澈愣了一下,没想到我表现得这么平淡。

  她干笑着说:“哦,就是我们想找你和好的事情。”

  我冷笑:“哦。除了这件事呢。”

  和好,没有可能。我说过,要让他们所有人给我说“对不起”三个字的。

  郑澈澈不可思议:“江喃,你还不愿意和我们和好吗,咱们可是一个宿舍的啊,大学四年的感情你不要了吗?”

  她说着说着都快哭出来了。

  我:“那你知道我喜欢王蒋之后,还去跟他告白,大学四年的感情你要了吗。”

  作为朋友,却抢了朋友喜欢的人,你知道你对我的伤害有多大吗?

  我更自卑了,也没朋友了。

  一旁的小白插话:“你不是说,是王蒋找你告的白嘛?”

  韩澈澈:“是江喃误会了,确实是王蒋跟我说的他喜欢我,我也犹豫了一阵。”

  我揭穿她:“可是王蒋跟我说,是你先告白的。”

  郑澈澈突然怒了,说,“你胡说,王蒋根本不可能联系你,他都快讨厌死你了。”

  门“砰得”一声被推开了,是王蒋。他面无血色。

  郑澈澈吓得立刻站了起来,她乖乖地笑了,说,“蒋哥哥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她主动拉王蒋,王蒋却甩开了。

  他进来的第一句话问的是:“江喃说的是不是真的。”

  韩澈澈装傻:“什么呀,她就是爱挑拨离间,你别听她的。”

  王蒋:“那你回答我,我听你的。”

  韩澈澈打算要解释,我却没时间听。

  我太困了。

  我打断了他们,说:“澈澈,今天我来找你,主要是想跟你说,不要因为我们的事情给沈之一添麻烦,他平时很忙,已经很辛苦了,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而成为他的负担。”

  我答应过自己,不做他梦想路上的绊脚石。

  郑澈澈眼圈发红,说,“江喃你别装了,你敢不敢承认你就是嫉妒我?”

  我心累:“随你怎么想,别动沈之一就行。”

  我转身就要走。

  韩澈澈开始喋喋不休:“江喃你就是嫉妒我,你嫉妒我考上研究生,所以你才要考上北城的研究生超过我。你嫉妒王蒋喜欢我,所以才会追沈之一,才会说这些话让王蒋误会我。你嫉妒我,当初你跟我绝交的时候,所有人都站我这边。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得逞,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姐姐可是沈之一师母的女儿,他们才是天生一对。而且这一次沈之一师母给沈之一一个很好的项目,他能不动心吗?你抢完我的,还要抢我姐姐的,江喃,你真的挺恶心的。”

  郑澈澈就是这么可笑,大学时候一个样子。只许自己放火,不许他人点灯,我们做个什么,只要她看不顺眼,就是心怀不轨。

  以前我不觉得世界上有这么坏心眼的人,最起码,坏人也应该有坏的理由。

  但现实世界并非如此,有些人,坏得理直气壮。

  沈之一突然推门进来,他拉着我的手,对郑澈澈严肃地说,“项目我不做呢,你们以后别再来打扰我和江喃了。”

  他身后站着的是那个女孩,郑澈澈的姐姐。她满脸通红,面色不善。

  沈之一拽着我便走:“江喃,我们回家。”

  我挣脱了他的手,说:“等一下。”

  郑澈澈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我总得回一下,我得让她明白,我真的不嫉妒她。

  我:“郑澈澈,我没有嫉妒你。因为你所谓的身边人,没有一个是光明正大属于你的。你喜欢的人,是我喜欢过的,你的好朋友,也是从我身边抢过来的,我真的没必要嫉妒你。我考研究生,是因为我觉得我得涨点知识,我和沈之一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他,我今天来这里,是因为我想帮小白的忙。从你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到现在,我从来没当回事儿。我生气难过只与那些我在乎的人有关,但与你无关。”

  “四年了,我重新有了我的生活,不要搞那些小儿科了,你知道的,那些能从我身边离开的选择你的人,我不会稀罕的。”

  说完,我转身便走。

  小白突然又叫了我一声。

  小白:“江喃。”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回了头。

  她眼圈红了,说,“对不起。”

  我等到了一个人的道歉,但是我开心不起来。

  我摇摇头说,“没关系了。”

  小白是我大学四年最要好的朋友,仅此而已。

  我出门的时候,沈之一也跟着追了出来。

  他牵起我的手,叹了口气,说,“他们真是烦死了。”

  我:“郑澈澈说,你父母反对我们在一起啊。”

  沈之一握着我的手紧了一些,说:“江喃,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我摇头。我现在只是还不太想搭理他。

  沈之一:“那为什么我请你去我家的时候,你拒绝了,刚刚出门,你也没有拉着我的手,还说什么不稀罕的话。”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坦白,“沈之一,我就是这样的人。你应该明白,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

  我转身离开,沈之一却并没有跟上来。

  我也没有回头等他,一个人往前走。

  遇到郑澈澈之后,他的做法虽符合常规,却严重伤害了我。

  沈之一叫住了我,“江喃!”

  “你是不是害怕我会丢下你?”

  我的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不是因为我冰冷、强硬,擅长断舍离,而是被一开始被这些人伤害后,我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一直以来,我都是那个害怕被抛弃的人。

  害怕沈之一丢下我,所以率先表现得先丢下他。

  沈之一给我擦眼泪:“江喃,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我不会丢下你的。”

  沈之一:“你不要听郑澈澈瞎胡说。我爸妈只是觉得我和杨柔合适,她是我师母的女儿,我师母又是我妈的同事。但是昨天一起吃饭的时候,我跟她们坦白我有女朋友了,也跟杨柔说了。所以我妈昨天一起之下来我家教训我了。”

  我:“昨晚你妈来你家了?”

  沈之一:“嗯,我担心她找你麻烦,就先把你送走了。”

  我:“我还以为你生我气,所以才没有留我。”

  沈之一:“那你可错怪我了,我是为了保护你。”

  原来是这样。可是。

  我:“那我回宿舍的时候你也不问我到了没有,以前你每次都会问我的。”

  沈之一:“方舟舟跟我说你到宿舍了。我就没再问。”

  方舟舟问和你问能一样吗?

  我瞬间来气了,说,“你作为我男朋友,我回个家连你的短信都没收到过,你就没想过我的感受吗?”

  沈之一:“你生气了?这么突然。”

  我越说越气:“还有,你之前说要给我做我喜欢吃的饭,还说周末前就要我住你家,今天都周五了,也没有见你给我做!”

  沈之一:“我做了!我昨天晚上跟我妈吵完架还顺带把菜给练习了一下!”

  我气消了,但脸还耷拉着:“是吗?”

  沈之一立刻傲娇起来:“家里冰箱里还冻着酸菜鱼呢,不信你去看看。”

  看看就看看。

  我:“如果没有,你给我等着!”

  沈之一笑,说,“江喃,你突然一生气,还挺可爱的。”

  我没说话,憋了半天,我才酸兮兮的说,“那你之前还说发了疯的爱我,最近你为什么都只说喜欢我?”

  沈之一笑得合不拢嘴。

  我:“你笑什么。”

  沈之一:“那你为什么就没说过爱我爱得发了疯?”

  我:“我全都表现出来了!我要是不爱你爱的发疯,我才懒得出来跟郑澈澈见面。我在你昨晚送我回家的时候就跟你分手了。”

  沈之一突然正经起来解释。

  他说:“江喃,我也发了疯的爱你。我后来改口,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说爱你。听了郑澈澈的话,我竟然没有要无条件信任你的意思,这样的我没资格说爱你。”

  我:“那现在呢?”

  沈之一笑:“发了疯的爱你。”

  说着他就要过来吻我。

  我推了他,“这是在街边。”

  沈之一:“那回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