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17章 相误
    老可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29

  其实,事情总要有头有尾。

  该来的还是会来,如果最后沈之一和小白一样,是要离开我的那一位。

  那我也承受得起,人来人往,很正常。

  我和沈之一开始冷战了。这些天,我没有联系他,他也没有联系我。

  方舟舟看我最近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每次下课都非常殷勤地跑来和我一起吃饭。

  去食堂的路上,我们看到了沈之一,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孩,不像是学生。

  方舟舟皱眉:“江喃,他太过分了。”

  我心里十分酸涩,然而表现出来的,只是把手插在口袋里,说:“舟舟,我请你吃饭吧,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们不要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去往食堂的路,必须经过沈之一走得那条路。

  我们两个撞见了,但是我低着头,假装没看到他。他也没叫住我。

  28岁,我以为我遇到了我爱的和爱我的人,我以为我再也不需要一个人孤零零地点蜡烛和吹蜡烛了。

  然而,结果仍然是这样。

  我不打算冷战了。

  我打算第二天找沈之一说清楚,剩下的交给上帝,爱情不爱情,好运不好运,他随意。

  我哭了一晚上,早上只睡了两个小时,然后去了沈之一的办公室。

  门口站着王峰师兄。

  虽然沈之一我们两个已经足够低调,但大家好像都知道了。

  还没等我开口,王峰便知道我是来找沈之一:“沈老师有事儿,可以在这儿先等着。”

  我站在一边等。

  王峰很善解人意:“里面是沈老师师母的女儿,你可以现在敲门。或者,我帮你敲。”

  我:“谢谢,我和你一起等好了,他们应该有事儿。”

  王峰:“江喃,我其实挺佩服你的。也不小了,心思还挺单纯的。”

  我苦笑:“你这是夸我吗。还是说,有别的暗示。”

  王峰挠头:“我也不知道。”

  王峰说的是大实话,单纯有时候显得可悲可笑。

  但,我愿意相信沈之一。

  我不相信他会发了疯的爱我,但我相信他的为人,还有他说他喜欢我。

  我感觉得到。

  办公室门开了。

  一位波浪卷的淑女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她文文静静的,笑眯眯着,活力四射,很难不招人喜欢。

  她就是昨天站在沈之一旁边的女孩儿。

  我和她对视,礼貌性地笑了一下。

  沈之一看到我的时候,没多大的表现,就像没看到我一样。

  沈之一:“你们俩去我办公室等我吧,我去送人。”

  王峰和我进去,顺带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像是安慰我。

  我只是告诉自己,如果沈之一回来跟我提分手,我就答应,然后把他家的钥匙还给他。

  千万不要哭。

  沈之一很快便回来了。

  他先处理王峰的事情,留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扣大拇指。

  沈之一:“王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王峰把实验和论文修改跟沈之一报告了一下。

  在这个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我已经可以接受沈之一要和我分手的事情。

  不过分手前,我还是要解释清楚。

  王峰:“沈老师,其余的我都明白了,有事儿微信我,那我就先走了。”

  沈之一:“嗯。”

  王峰出门的时候把门关上,还冲我做了一个加油打气的动作。

  沈之一坐在我身边,像往常一般问我,“喝水吗。”

  我:“不喝。”

  沈之一:“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没反应过来,刚王江看到我也没说什么啊。

  我:“怎么了。”

  沈之一摇摇头,说,“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我呼了口气:“我先说吧。”

  我把王蒋和我,以及郑澈澈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补充,“他跟郑澈澈在一起之后,我就慢慢不喜欢他了,我本来跟他不过是图书馆认识的,没有多少感情基础。”

  沈之一:“那为什么我第一次问你的时候,你说你们两个没关系。”

  我重复以前的话,不知道他相信不相信:“你们不是有合作项目,过去式的事情说出来反而会影响你的工作,你还是老师,会更难做的。”

  沈之一:“还有吗?”

  我摇摇头,“没有了。”

  沈之一说:“那你有想问我的吗。”

  我想问,你确定自己喜欢的是我,而不是比你更努力更能熬夜的我吗。

  我想问,你上次你回家为什么没有做我喜欢的菜,是不是也觉得我俩太快了。

  我想问,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不留我,只说送我走,是不是觉得我们关系太突然了。

  我想问,你是不是动了分手的念头了,连备胎都找好了。

  但我什么都没说。

  我说不出口,说完铁定哭。

  沈之一一直觉得我喜欢他特别淡定,但只有我知道,我只是表面上淡定的人。

  我只是想伪装起来,不让自己受伤害。

  我其实,我还是那个易碎品。

  沈之一说,“好,那该我说了。”

  ”郑澈澈跟我说了你和王蒋的事情,我没有信也没有不信,我只是突然觉得,我们两个进展太快了,我们甚至都不了解彼此。”

  他说得很对,但就像刀子一样扎在我的心口。我努力忍着。

  沈之一还在和我讲道理:“回家的时候,我问你,你一开始也没有跟我说实话,这一点我还是挺生气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就不能大大方方的承认你喜欢过王蒋,是不是心里对他还有什么,因为你过去有我太多不知道的事情了。”

  “所以,我也没抱你,相信你也感受到了。”

  我没说话。

  我真想让他跟我说一句我们分手吧,然后我一下子冲回宿舍,躺在床上休息。

  这样掰扯,我的心很累。

  沈之一还在继续:“你不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吗。”

  我已经失去了耐心:“三四年前的事情了,我觉得不重要,所以才没有承认。而且,对我来说,让我承认我喜欢过他,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我不想恶心自己。但我理解你。”

  我尽量保持体面。

  沈之一沉默良久。

  我受不了了,直接开口:“沈之一,我来找你只想说一件事儿。如果我们两个之间的感情,没有一点信任可言的话,我觉得可以分手。”

  “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因为相信你,所以郑澈澈发给我微信,我不会回,也不会问,因为相信你,所以才觉得即便我不说王蒋,你也应该可以理解,因为被背叛的滋味不好受,喜欢的人选择了别人的感觉不好受。”

  “如果,你连这点信任都不给我的话,那……”

  为什么是我说这么残忍的话呢。

  沈之一突然抱住了我。

  沈之一亡羊补牢:“补一下昨晚的。再抱一下今天的。”

  我的眼泪实在没绷住,这是我继车站那一次第二次哭。

  那时候,我发誓不为不值得的人和事留眼泪。

  可是,这一次是值得的吧。

  他抱我是不是就是相信我的意思?

  沈之一:“别哭了,你的眼睛都肿了。”

  我才想起来,我昨天哭了一晚上。

  沈之一慢慢解释:“你都不问问刚刚的女生是谁,我昨天为什么和她在一起吗?”

  我:“郑澈澈的姐姐吧,你相亲对象。”

  沈之一给我擦了擦眼泪,说出了自己真正在乎的事情:“你不吃醋吗。”

  我摇摇头,“不吃,只是觉得很难过,我以为,你回来要跟我说和我分手的事情。”

  沈之一:“所以你就先提了。”

  我还是没说话。

  沈之一继续给我擦眼泪,说,“看在你这么伤心的份儿上,我就不跟你生气了。我跟她没什么,我就是故意气你才去送她的。昨天我本来想等你质问我来着,但是你也没有。”

  我:“如果我今天还没来呢?沈之一,你有没有想过,我或许会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跟你分手。”

  我当初离开家的时候,也没有和我妈说。

  你以为你是谁,可以这样捉弄我对你的爱和自尊心。

  沈之一愣了一下,他用行动告诉我他没有想到。

  我继续说:“那你有没有想过,即便你今天来找我,也为时已晚。你怎么知道和我解释清楚,我就原谅你,和你和好,而不是坚定地和你分手呢?”

  沈之一不说话了。

  我看着他,擦干了自己眼泪,说:“以后不要这样了。”

  我对自己没信心,很容易当真的。

  沈之一赶忙答应:“嗯,没以后了。我都说清楚了。”

  说完,他突然又抱着我,“江喃,你不能和我分手。”

  我哽咽着说,“我也不想,但我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我明明也没有做错什么。”

  沈之一前所未有的小心翼翼,“嗯,我再也不这样了,江喃,我只是觉得……”

  “只是觉得你爱我,不如我爱你多。”

  我没有回抱他,但也不愿意表现出太明显伤害他的样子。

  其实整件事,沈之一也没做错什么,他就是想在我面前作一下,没想到踩到我的雷点。

  我点头:“我知道了。”

  沈之一又抱着我哄了好一会儿,我的泪才慢慢干掉。

  他吻了吻我,说,“这也是昨天的,补上。”

  他吻着我,呼着气,舌尖勾着我的,离开时,嘴唇亮晶晶的。

  一种明显的讨好。

  我勉强朝他笑了笑,没再说话。

  沈之一:“下午我出去和师母吃个饭。晚上去我那儿,我答应给你做饭的。”

  我第一次直白地拒绝他:“我想回宿舍休息。”

  我觉得当下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些。至少沈之一应该想清楚他对我的感情。

  沈之一吻了吻我的额头,表白道:“江喃,我喜欢你。”

  我淡淡地说:“嗯。我也是。”

  毕竟,不是发了疯的爱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