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16章 相误
    老可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28

  我又失眠了。

  我想起了23岁那年所有的经历。

  那一年,我考了研究生,但没考上。

  郑澈澈不仅考上了,还和王蒋一样上了西大,然后他们俩就背着我在一起了。

  我当时选择了原谅,觉得既然他们两情相悦,那我选择友谊。

  可其实背叛和失败的情绪一直围绕着我。

  后来,我回家考公务员,和我妈同处一个屋檐下两个月,这种抑郁的情绪被无限放大。

  我压力很大,不知道自己将来该怎么办。

  我一直是个外向的人,所以没有表现出来情绪,免得妈妈担心。

  但是妈妈不这么想,她经常冷言冷语的嘲讽我,一会儿说我不够努力,一会儿说这个样子肯定找不着工作。

  那时候,我每天都沉浸自我怀疑中,直到有一天,我妈再次嫌弃地说,“你看看你这种样子,谁会要你啊。”

  失败得来的不是鼓励,而是最亲近的人的最大恶意。

  她以我为耻。

  她从来没把我当成一个个体,只是把我当成她骄傲或者耻辱的攀比工具,高考的时候,我考得好,她恨不得天天带我出去。

  周边同学都有研究生上的时候,她出去说的最多的话是,我们不想考研究生,我们要考公务员。

  我觉得特别没意思。背叛,讽刺,挖苦,我的人生就剩下这些了。

  我想站起来,可是我既没有能力,也没有信心。

  死,会不会好一点。

  就是那时候经常会产生这样的念头。

  我什么都没有了,感觉走到了尽头,死是唯一解脱的方法,我真的真的很痛苦。

  我去药店买了很多药,然后回家一股脑吃了进去。

  窒息,颤抖,恶心,脑子一片空白,身子失重,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在医院。那一刻,没有侥幸活下来的开心,也没有没死成的难过,心里就是冷冰冰的,觉得这个世界令人恶心。

  我妈在一旁照顾我,看我醒过来,她第一反应就是哭。

  我没有安慰她,什么都没说,任她哭。

  医生来了,说,“你妈妈在这里守了你三天三夜,醒来给妈妈一个拥抱吧。”

  我没说话,重新闭上了眼睛。

  我谁他妈也不想抱,看见他们我就觉得恶心。

  我恨这个世界,很恨很恨。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它要这样惩罚我?

  我妈说,“你看看医生,她怎么这么白眼狼,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医生把她推出去,轻声说,“你不要说这种话激她,她抑郁症很严重了。”

  我至今都不知道我妈说的那句话是逞强还是真的。

  我听到她说,“她喜欢去死就去死好了。”

  医生又说了一些话,我没有听,我在想,还有没有其它死亡的方法。

  跳楼,出车祸,拿线勒死自己,都试过,都没成功。

  我家住在二楼。车祸没成功。线被我妈藏起来了。

  我们家连刀都没有,我每天都被她锁在主卧里,哪里都去不了。

  我也不跟任何人说话,每天早上醒来就是吃饭,看电影,看综艺,看小说。

  白天黑夜颠倒,循环往复。

  也就是那时候我经常失眠,失眠的时候,想的最多的事情是,到底怎么样才能死。

  睡不着就是那时候养成的习惯。

  我看不到明天,也觉得人生无所谓了,再也不用故作懂事,帮妈妈省钱了。

  于是每天趁她不在家,我就自己拿钱,上街吃点以前喜欢的东西。

  为什么说是以前,因为我现在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或者不喜欢什么。

  我对什么都没感觉了。

  我妈对我也恨得慌,每天都在和我吵架。但我根本不搭理她。

  直到有一天,所有的事情都爆发了。

  郑澈澈突然发了一个微信过来。

  那是七夕情人节,她私信我:“江喃,总有一天你也会和我一样幸福的,祝福你。然后发了一张她和王蒋的照片。”

  照片中,王蒋车的后备箱里装满了鲜花,郑澈澈吻着王蒋的脸颊,王蒋笑得眼睛都没了。

  我对郑澈澈真的是一忍再忍,我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

  她是在祝福我,还是在刺伤我呢。

  我问自己,江喃如果是你,你会发这样的照片吗。

  我的心中清晰地想起了一个声音:不会。

  我压根儿就不会对朋友喜欢的人下手。

  我毫不犹豫地打下了一行字,然后发过去、拉黑,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只有一个爽字。

  我说:有多远滚多远。

  那一天是我的人生转折点。我过得很惨,但也无比痛快。

  郑澈澈收到微信后,打了电话过来。我挂掉,然后拉黑她的电话号码。

  我要人渣从我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过了一会儿,好友小白打了电话过来。

  我:“怎么了。”

  我猜到郑澈澈会给小白说,她一直这样。

  大学四年,我和小白要好,郑澈澈喜欢小白,每天恨不得走在我俩中间。

  我他妈竟然都忍了。

  小白:“郑澈澈那件事儿我知道,咱们都是室友,四年都这么好,没必要为了这件事做这么绝。”

  真的是旁观者不痒不痛。

  我:“小白,我和郑澈澈你只能选择一个人成为好朋友,你选吧。”

  小白还在为郑澈澈说情:“咱们是那么好的朋友,你何必这样。是,你喜欢王蒋,可王蒋喜欢郑澈澈,但郑澈澈也是无辜的。”

  我自杀的时候,更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我坚持:“选一个。”

  那端是良久的沉默,我似乎听到了答案,于是主动把电话挂了。

  我躺在床上,不吃不喝,直到傍晚我妈回家。

  她不知道怎么了,也冲我发火。

  她:“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我冷笑:“是你到底要我怎样才对吧。”

  她很生气:“我要你滚,我受够你了,从今往后,我再也不管你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蹭地站了起来,开始收拾行李。

  我也受够了这里。

  我突然有了目标,我要这些人都后悔。

  我收拾行李,带着不到一百块的钱,在日落之前飞奔到汽车站。

  我浑身是汗,可是,我活过来了。

  在这些人不和我说抱歉之前,我不会死。

  我要漂亮得站起来,让她们全部后悔。

  交完车费,我就剩五十块了,但是我什么都不怕了。

  我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但是我什么都不怕了。

  我连死都不怕,活着对我来说太容易了,我的目的是好好活着。

  我拉开车窗,夕阳西下,公路上空荡荡的,这是我自杀以来第一次哭,也是人生第一次感到这么难过。

  路上空荡荡的,没有人来送我。

  一直以来,我想要的,不过是妈妈的鼓励,朋友的信任,这难道很难吗?

  我望着绵延向远方的道路,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我,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快乐活泼又善良的江喃了。

  到省城的时候,已经晚上了。

  我去我们高中附近晃悠,然后看到了肯德基。

  我脑子一热,就决定去打工了。

  我做晚班。第二天同班的同事都回家了,我没地方去,就把行李放在储藏室,在肯德基里面睡了一觉。

  同事们也挺好的,没有揭发我。

  休息一会儿,我就醒了,然后开始投简历。

  只要是比现在好的工作,我都投。

  自那之后,每天下班我就开始投简历、接面试,有时候,我觉得我一天都睡不了多长时间。

  半个月,我攒够了钱,就去租了一间小屋子。

  一个月之后,我找到了一份媒体工作,开始了写稿生活。

  人生是从有了一点钱后开始顺利起来的。

  我换了手机号,没有告诉任何人,也不再上朋友圈,也开始认识新的朋友。

  我每天都在疯狂攒钱。我要去北城,那个更大更繁华的世界。

  那年冬天,23岁的生日我是一个人过的。

  到了过年也没回家,我妈我们两个仍然没有联系。

  一年之后,我去了北城。

  我叔叔联系到了我,说,“你去北城了?”

  我:“嗯。”

  他:“怎么不说。”

  我没回,我去哪里不需要向任何人报备。

  为什么在我最需要关心的时候,不关心我。在我不需要关心的时候,来烦我?

  他:“有时间回家吧,你妈挺想你。”

  我还是没回。我不相信一个想要我去死的母亲会想念自己的女儿。

  在北城,我也是努力工作,稿子写的很漂亮,经常受到金主爸爸以及平台的青睐,工资也飞跃。

  生活状况越来越好,我住得起舒服的房子,可以买任何我想买的东西了。

  两年过去,我的人生也变了。

  我不去想曾经的一切。

  然后,我开始利用自己的职业,在写微博,中间被一些大V转发过,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我的微博粉丝累计了小十万,甚至可以接广告。

  但我真的觉得人生转折,是编辑通知我说,有个老板看中了我写过的一篇非虚构短文,要买版权,说一起吃饭谈一谈。

  北城的秋天很冷,我穿着短裤和外套去赴约,对方竟然是我采访过的一个制片人。

  我问:“为什么会看中这篇文。”

  制片人回:“因为觉得你这篇文温暖有力量。”

  我答应了,说,“那就合作吧。”

  一切都非常顺利,包括汇款。

  不久后,我便拥有了人生第一桶金。

  吃完饭制片人要送我回家,我说,“我还有事儿,你们先走吧。”

  其实,我没什么事儿,我就是想一个人。

  地铁最后一班车,人少的可怜,我看着对面车厢的倒影,松了一口气。

  三年,我的人生终于发生了变化。

  我知道,从今往后我不一样了。

  我承认,起初,我是因为恨活了过来,可是后来每一步,我都走在自己的步伐里。

  渐渐的,那些恨都消失了,那些人也不重要了。

  我变强大了,强大到很少有人能伤害我。

  但是我也变得更冰冷了。

  制片人说,三点水,你很酷,冷酷的酷。

  我笑,突然就想起了23岁以前的自己,别人都说我开朗的。

  我又哭了。

  难过大于开心,我只是突然很想念23岁独自过生日的自己。

  后来,我就成了现在的我。

  有了一点钱,本职工作也很优秀,在行业内小有名气,认识了更多的人,甚至考上了北城大学的研究生,然后遇上了沈之一。

  这些都是我没日没夜的努力换来的。

  如果非要说我人生的幸运,我想是我自杀那天吧。

  医生说如果不是及时抢救,我活不过来。他说还没见过死得这么坚决的人呢。

  那天,我之所以被救,是因为之前买的偶像的演唱会门票到了,因为需要签收,快递小哥一直都在敲门,然后听到里面有扑通一声栽倒的声音。

  快递小哥是脑瘫患者,对这种声音很敏感,然后直接报警了。

  从我倒地,到警察来,再到医院抢救,不超过20分钟。

  后来演唱会没去成,但我想,我们会有更好的相遇。

  所以他以后的每一个演唱会,我都有出现。

  从事娱乐行业这么多年,见过很多追星的小姑娘,也看过很多批判粉丝、流量爱豆的报道。

  但如果你问我,偶像是什么。

  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偶像是信仰。

  他,他们,摸不到碰不到,但是只要站在聚光灯下,舞台中央,什么都不用做,便支持着很多很多的小女孩走得更远。

  这就是我23岁那年的故事。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