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14章 相误
  24

  沈之一说让我住他家。我想了想,摇了摇头。

  他抱着我,捋顺我的头发,问:“为什么。”

  我:“被同学看到不好。”

  其实,我只是担心万一有一天他不喜欢我了,我搬出来岂不是很尴尬。

  毕竟我们俩才刚在一起,有很多需要被考验的地方。

  不恋爱脑,我一直都记得。

  沈之一倒是不在乎:“早晚会看到的。”

  我:“刚开始,不要表现得太明显了。”

  我抬头,吻了吻他,哄了他好半天,他才不提这件事。

  明天就要上课了,我得准备一下回宿舍。

  临走前,沈之一就像小孩子一样,抱着我死活不让我离开。

  沈之一:“你这一走,我们就很难见面了。”

  不用做项目后,我们确实少了很多在一起的理由。

  可是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呀,又有了很多光明正大在一起的理由。

  我:“明天不是有你的选修课嘛,下课后我去办公室找你。”

  沈之一:“我明天一天的课。江喃,我不想上课。”

  我笑,说,“沈之一,你退步了,你可是最爱上课的。”

  沈之一把我抱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然后放下,恋恋不舍地说,“好了,放你走。”

  沈之一要送我,被我拒绝了:“别的老师要是看到你和我一起出来,做什么感想。”

  沈之一笑了,说:“说的好像你自己出去的时候,我们就什么都没做一样。”

  我:“老师不认识我呀。”

  沈之一:“赶快走吧,我后悔了你可就走不了了。”

  我回宿舍的时候,沈之一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沈之一:“到宿舍了吗。”

  我:“嗯,刚到。”

  沈之一:“嗯,我算着时间的。”

  我:“不愧是你,算得很准嘛。”

  沈之一又开始进入小娇妻模式:“江喃,我好想你。”

  我笑,谁能想到一个撕了别人情书的男孩能这么黏人呢?

  当然,也更想不到,原来高高在上的人能和自己□□相见。

  沈之一不依不饶:“你不想我吗。”

  我:“我想你啊。”

  沈之一:“那你明天晚上来我家吧。”

  可能是担心我拒绝,他说:“我把钥匙给你,你先来,我后回来,没人能看到的。我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我想到了泡面。那可不好吃。

  但我还是答应了:“好,不过我晚上是要回宿舍的。”

  沈之一的声音轻快很多,立刻答应:“好。明天中午,我在办公室等你给你钥匙。”

  我:“好的。”

  沈之一:“没话说了?”

  我:“说些什么呢。”

  我虽然会写文章,但是我不太会发出声音表达。

  沈之一:“江喃,你的话好少好少。”

  那是你没赶上我倾诉欲爆棚的时候啊,沈之一。但现在,我确实不怎么爱说话了。

  沈之一:“江喃,我一直都没问你做娱记的事情,你给我讲一讲。”

  我给沈之一讲了我当娱乐记者的过程。

  长大读了文科之后,除了当教师、考公务员似乎没有其它出路,但也不是人人都能当上老师,考上公务员的,比如我。

  寻求稳定失败后,我就决定追寻自己的喜好。

  我从小到大都喜欢追剧,追星。那时候我就想,既然自己这么喜欢,不妨找一份这样的工作。

  于是,我成了娱记,一做就是四年。

  四年里,我参加各种发布会,见各种明星……见识到了别人没有见识到的世界。

  我:“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的爱豆,赏给了我一份体面又快乐的工作。”

  沈之一打断我:“江喃,别说了。”

  我:“怎么,还嫌烦?”

  还是说吃我爱豆的醋了。

  沈之一:“不是,再说下去,我就要发了疯地爱你。”

  我笑,“沈之一,你这个人也挺有意思的。”

  沈之一:“怎么样才能让你发了疯地爱我呢。江喃,我一直觉得,你跟我在一起挺淡定的,这样让我很不淡定。”

  我:“我都跟你那样了,还不是发了疯的爱你?你这么没安全感?”

  沈之一:“嗯,我第一次谈恋爱,没你有经验,担心照顾不好你。”

  我:“沈之一,我也是第一次谈恋爱呀。”

  沈之一:“真的?可你这么好,追你的人不少吧?”

  我:“你是我的迷弟吗?”

  沈之一:“那是什么。”

  我想了想,说:“就是迷恋我。”

  沈之一:“那我就是。你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我就觉得你在发光。”

  我:“沈之一,我不是一直都这么好的,也就近些年,才开始变好。以前都很挫的。反倒是你,追你的人很多吧。”

  沈之一:“这个还真不多,我是理工科,又是国外,很少见到中国女孩子的。有时候见到了,大多数也是和我一样的人,提不起兴趣。”

  我:“我也是和你一样的人。”

  沈之一继续吹捧我:“你比我好多了。方舟舟他们都喜欢你。而且你网络上有那么多粉丝,他们都觉得你好。”

  我:“沈之一,如果有一天我没有你想得这么好,你可千万别失望。其实,我也是会生气,会发脾气的人,和所有人一样。”

  我很怕沈之一发了疯地爱我只是他一时的幻觉。

  沈之一笃定道:“不会。江喃,我觉得我再也遇不到像你这样的人了。”

  我感到很满足:“谢谢你沈之一,还没有人跟我这样说过。”

  被爱被选择被崇拜的感觉,很好。

  25

  我们又扯了一些事情,才挂电话。

  第二天中午,我下课了就去办公室找沈之一。

  他淡定的开了门,然后转身走向自己的工位,一点不像是发了疯的爱我。

  但是他又给我了他家里的钥匙。

  沈之一:“这个你拿着吧,我给你配的。”

  我:“好的。”

  沈之一抬头,说:“过来。”

  我走过去,他笑得阳光灿烂,然后吻了我。

  这才是情侣呀。

  沈之一:“中午我还要去对面的学校,不陪你了。自己一个人好好吃饭。你太瘦了。”

  我:“但身材还是好的,对不对。”

  沈之一终于害羞了,他鼻尖一红,说:“那倒是。”

  因为是办公室,我们俩也没多说什么就出来了。

  沈之一说他可能七点才到家,让我饿了就先吃。

  我没吃,我睡了一大觉。

  他说要给我做大餐,我便等。

  沈之一果然很准时,说七点到家,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我从卧室起身,他看到我又把我抱到了卧室,压在床上亲了好半天。

  他松了松领带,抱着我说,“休息十分钟,给你做饭?”

  我:“不吃也行。”

  沈之一:“不行。我要用饭栓劳你的胃。”

  我咬了沈之一的脸颊,给了他一个大口的啾咪。

  他笑,翻身把我压在身下,什么也没做,只是深情地看着我,手指从我的头发滑到了眼睛,鼻子,嘴巴,下巴,脖子,锁骨,然后勾起我的衣领,被我阻止了。

  我:“你还没有给我做饭呢。”

  沈之一:“江喃,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色了。”

  我搂着他的脖子,附在他耳边说:“不会,我喜欢你这样。”

  沈之一笑得乱颤,让我怪不好意思的。

  他:“是吗,那我可就不遮遮掩掩了。”

  我想到每次我俩羞羞时他的样子,不由一笑,你这还遮遮掩掩啊。

  不过,我还是点了点头。

  沈之一起床给我做饭了,他做了可乐鸡翅,鱼香肉丝还有土豆丝。

  我:“沈之一,你做饭太好吃了,你是大厨。”

  沈之一摸了摸我的头,说,“那你多吃点。”

  我:“好的。”

  沈之一诱惑我:“江喃,如果你来,我每天都给你做饭吃哦。”

  我笑,说:“看你表现了。”

  他又来:“哪方面的。”

  我:“做饭。我喜欢吃毛血旺,酸菜鱼,还有,我喜欢吃面条,这些你会做了,我就来你这儿住,好不好。”

  我不想总是拒绝沈之一,但是我也不想一段感情刚开始,就那么盲目。

  沈之一很爽快:“行。想必很快了。”

  我:“你很有信心吗。”

  沈之一:“你准备好吧下周入住吧。”

  我没说话,天才不会在任何方面都是天才吧。

  26

  还没到一周,事情就来了。

  第二天中午我去沈之一办公室找他的时候,遇到了王蒋。

  王蒋看到我的时候也愣了一下,我没搭理他,但是他却跟我搭讪了:“江喃,是你吗,你来这儿是?”

  我目前还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和沈之一的关系,于是我说:“我来找沈老师。”

  王蒋笑了一下说:“不是,你和沈老师什么关系啊。”

  我:“他也是我的老师。”

  王蒋讶异:“你考上了北城大学?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

  我没回答,也并不想和他闲扯,于是说:“我找沈老师还有事儿。”

  沈之一接话:“王蒋你先走吧,项目回头讨论。”

  王蒋还想和我说什么,但碍于沈之一,就先走了。

  沈之一关上门问:“你们认识?”

  我:“大学同学。”

  沈之一:“他学物理的,怎么认识你一个文科生。”

  我:“他是我室友的男朋友。”

  沈之一明显不信:“哦,那你看起来状态不怎么对。”

  我转移话题:“就还好。中午我们两个要一起吃饭吗。”

  沈之一没多说:“嗯,回家给你做饭,我下午四点才有事。”

  我拉着他的胳膊,说:“走吧。”

  路上沈之一问:“江喃,你都不关心一下你室友的男朋友找我干嘛的吗。”

  我:“肯定是向你学习的呗。”

  沈之一:“嗯,我和西大有合作项目,我们可能要一起工作几个月。”

  其实,我根本不关心王蒋。

  他这个人挺混的,但再混的人,也不敢伤害带项目的老板,所以也就没和沈之一多说什么。

  我:“所以?”

  沈之一:“所以,他早晚会知道我们的关系的。为什么刚刚不直接说。”

  原来他在乎的是这个。

  我:“他和我是同学,我又是你女朋友,关系复杂对你做项目有什么好处嘛。我不想因为我个人的事情影响你呀。”

  我真的是这样想的。

  但沈之一拍了拍我的头,语峰不明:“江喃,你真的很懂事。”

  他说这句话之后,我们俩之间的氛围就变了。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是我也懒得问,如果因为屁大点事儿,他就这样,我觉得我俩迟早会玩儿完。

  王蒋女朋友是我室友,也就是韩澈澈,她也在西大,她可是颠倒黑白的人。

  我只是说:“沈之一,你有话可以直接问我的。我都会如实地说。”

  沈之一开了门,说,“好的,但是为什么不是你主动跟我说呢。”

  我站在门外,没打算进去。这种情况,我进去迟早得吵架。

  他知道了什么吗,可是为什么不直接问。

  我怎么主动跟他说呢,我都不知道他在莫名其妙哪些事情。

  沈之一的情绪已经转了过来,他拉着我的手,说:“我的意思是,江喃,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说的,什么都可以。”

  我也收敛了怒意,说,“好的。但是王蒋跟我真的没什么。”

  沈之一点了点头。

  可是,沈之一这顿饭仍然只是做了土豆丝,凉拌木耳和宫保鸡丁。没有一个我爱吃的菜的身影。

  我们有裂隙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