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11章 相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21

  那天晚上,我回自己的房间便失眠了。

  第二天,我顶着黑眼圈和沈之一会合的时候,这家伙精神异常清爽,甚至还嘲笑我,“江喃,你的黑眼圈怎么这么重。”

  我靠在副驾驶上,头昏欲裂,“没什么。”

  但心里却在吐槽,他昨晚那么勾引我,搞得我脑子里都是当场办了他的想法。

  我一直压抑着自己,这才没有让第二天的我们尴尬。

  我真是一个大写的好人。

  总之,我和沈之一又恢复到了从前的关系,与此同时,也迎来了转折。

  22

  回北城之后,我们进入了忙碌的生活。庆幸的是,项目到了收尾的阶段,我很看要看到曙光了。

  项目结束后不久,我们一行人来到上海进行结果检验。

  学校安排的酒店住处很豪华,沈之一住宿条件比我们好,在20层的贵宾层,我和小萧住12楼普通曾,王峰和gay也是。

  沈之一:“回去都把东西整理一下,明天加油。”

  大家点点头。

  沈之一又对我说:“江喃,你把你翻译的资料整理一下给我,送到2035。”

  我:“好的。”

  我回到宾馆第一时间整理了资料,小萧也神经紧绷,在搞自己的内容。

  我敲了敲沈之一的门。

  他没问是谁,就开门了。

  我:“给你资料。”

  沈之一把门开得更大了:“进来吧。”

  我四处张望着:“教授的住处就是不一样,这景色都比我们好不知道多少倍。”

  透过巨大的落地穿,我看到了黄浦江,这里的夜景一定很好看。

  沈之一:“你说我明天穿什么好呢。”

  我没想到他还能问我这种问题。

  于是说:“不是西装和白衬衫吗。”

  沈之一:“你帮我看一下吧。”

  我:“好的。”

  他要去打开衣柜,我想了想,说:“先想一下有没有不能看的东西,比如内裤什么的。”

  我也是一个纯情的小女孩好不好。

  他笑了,说:“没有。”

  然后打开了衣柜。

  我看到了一排白色的衬衣。

  我:“哇哦,似乎没有任何区别。”

  沈之一:“跟着我的年限不一样。”

  他确实很喜欢穿白衬衣,我去他家的时候,他都这样穿。

  我:“选这件吧,摸起来挺舒服的。”

  沈之一:“好的,就这件吧,还有领带,我要打什么领带呢?”

  我:“深蓝色的吧,我觉得你很衬这个颜色。”

  沈之一歪头:“是吗。”

  我:“嗯。那天我来学校面试的时候遇到你了,你那天打的就是这个领带。”

  沈之一:“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今年五月初。”

  沈之一:“哦,那应该是我来学校交材料的时候,那也是我来学校报到的时候。”

  我:“嗯。”

  沈:“那你看到我为什么不叫我啊。”

  我:“还没开口,你就跑远了。而且,我担心你不记得我了。”

  沈之下把衬衫拿出来扔到床上,说:“怎么会。”

  怎么不会啊,你根本不理解我们这种小透明的自卑,而且,你不是忘记赵晶晶是谁了吗?

  我没有说话,沈之一也没有,屋子里顿时陷入了诡异的静谧。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有点局促,偌大的空间,我开始觉得有些拥挤。

  我突然想起上次在酒店的时候,沈之一压在我身上睡着的场景。

  我脸一红,说:“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沈之一没有立刻回答,等了两三秒后,他才开口:“好。明天加油。”

  我:“好的,你也是。”

  沈之一笑着送我出了门。我这才觉得空气放松了下来,脸也开始燃烧。

  比赛当天,我们所有人都很集中精神。

  我不知道沈之一他们操作的项目,但我一直做好我的翻译,我们所有人不慌不忙,紧凑有序地搞定了一切。

  我觉得我们能赢。一种很强烈的直觉。

  比赛完,我们坐在休息室里等成绩。

  方舟舟抱着我:“江喃,我超紧张,你摸我的手都凉了。”

  沈之一瞟了方舟舟一眼,方舟舟不禁坐直,然后凑近我说悄悄话:“江喃,我的直觉。”

  我:“什么。”

  方舟舟:“沈老师看上你了。”

  我揶揄他:“你不是说他喜欢可爱挂的吗?”

  方舟舟:“也许,他就是觉得你可爱呢?而且,这是我作为一个gay的直觉。PS,我们gay,了解男人,又懂女人。”

  我:“哦。”

  方舟舟:“其实,你们还是很配的。”

  我:“你这是抬高我,还是讽刺我。”

  你可是最烦沈之一的人呀。

  方舟舟:“你就是小沈之一啊。”

  小萧插话:“方舟舟,你一个男生不要总是缠着江喃好不好。”

  方舟舟搂我搂得更紧了,还把头搭在我的肩膀上,小萧见状也抢着来抱我。

  我挣扎:“放开我,我要呼吸。”

  我们说笑了一会儿,有人进来了,是沈之一的博士同学。

  我才知道,沈之一还是麻省理工的。

  我……太渺小了。

  他们邀请我们参加今晚的晚会。

  沈之一问了我们的意思,我们当然是点头了,麻省理工的学生诶,谁不想认识。

  方舟舟:“沈老师,您真的太厉害了。”

  然后换来沈之一一声冷淡的“哦”。

  方舟舟的热情被一盆冷水兜头浇灭,我笑。

  广播突然响了,我们回到会场,成绩就要宣布了。

  我听着大会主席用法语说,恭喜北城大学沈之一团队的时候,激动地直接抱住了他。

  然后我感觉到他也回抱了我,身后还有小萧和gay的环抱。

  我之前说过,成不成功,我无所谓的。

  此时此刻,我才觉得,我这句话有多傲慢。

  我其实根本从未真正的成功过呀。

  我从初中以后,就再也没得到过第一了。

  我忘记我是怎么松开沈之一的。等我缓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代表我们去发言了。

  我们今年28岁,好吧,我承认我28了。

  人生经历了几乎是三个十年。十年,实在是不短的时间单位,有的人在十年间变成了妈妈,有的人在十年间放弃了梦想找到别的生活,而在此期间一直坚持下来的,只有沈之一,他是十年如一日的坚定和优秀。

  以及,耀眼。

  我彻底沦陷了。完全没听到他的发言。

  甚至回酒店的路上,我的腿都有些软。

  沈之一倒是非常淡定,和平时差不多:“大家回去休息一会儿,晚上有酒会。”

  我们点头。

  我已经忍不住我的洪荒之力了,这种冲动前所未有的冲动。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突然很想吻他,要那种舌|吻。

  上次酒店里他把我压在身下的时候,这种想法便时不时浮上心头。

  那天我推开他回自己房间睡觉了,因为我也不敢保证,再待下去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对他做出怎样的举动。

  我太不纯洁了。

  我老脸一红,扭头就走了。

  一回酒店我就钻进被窝,那种感觉像是吃了□□。

  我闭上眼睛,稳定情绪,睡觉。

  但脑海里抑制不住地想要去敲沈之一的门。

  我他喵的就是个变态。

  小萧:“学姐,你要睡吗,我还想要你给我挑衣服呢。”

  挑,挑衣服?

  我想到了沈之一白衬衫的触觉,以及当时他把衬衫扔在床上的动作。

  脑海里顿时联想翩翩。

  小萧:“学姐?江喃?”

  我:“嗯?”

  小萧:“挑衣服啊。”

  我缓了缓心情:“哦,你穿哪件。”

  小萧:“我没准备礼服,你看我自己的衣服都很生硬的。”

  我:“不然你穿我的吧,我有件红色的裙子,你穿肯定好看。”

  小萧:“你呢。”

  我:“我还有黑色的裙子。”

  我拿出了红色的吊带全,小萧很喜欢。

  我穿了件黑色的抹胸纱裙子,开叉。

  穿完之后,小萧说:“看起来是27岁的样子,就挺欲的。”

  我又老脸一红,说:“那我还是穿回我的裤子吧。”

  小萧:“多好看啊。就穿这。”

  其实,我只是因为居心叵测而心虚啊。

  休息完我们在大厅集合,方舟舟看到我的时候,绕着我看了三圈,欢呼道:“江喃,你打扮起来还是挺人模人样的,是不是沈老师。”

  沈之一看了我一眼,没回答,说:“走吧,要迟到了。”

  我有点失落,他总是这样避而不答,我总是要不到一个鼓励我再进一步的确切的答案。

  方舟舟:“我有个问题。那我们五个人要怎么凑对儿啊。”

  呵呵呵呵呵,不愧是gay。

  沈之一皱眉:“这又不是相亲。”

  王峰突然说:“小萧,我们两个一起。”

  方舟舟看了我一眼,说:“有人已经开始图谋不轨了。”

  我:“你可以安静一点吗。”

  沈之一一路都没说话,方舟舟安静了一路,全车也安静了一路。

  下车的时候,方舟舟说:“江喃,这就是你让我安静的后果。”

  我:“这不很好吗,所有人都获得了心灵上的平静。”

  方舟舟仿佛看穿了什么,说:“是吗。”

  我肯定:“是的。”

  晚会上,沈之一就是个光环,走到哪里都有人找他聊天,我一晃神,他就不见了。

  方舟舟:“江喃,最后还是我俩一起了。”

  我:“也挺好的。干杯。”

  方舟舟:“江喃,你给我说说你呗,我对你很好奇的。”

  我:“我没什么好说的。”

  突然,沈之一出现了,他朝我勾勾手:“江喃,过来给我当下翻译行吗。”

  我:“好的。”

  有法国学生给沈之一交谈领域问题,但他们一直都说的是英语。

  我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

  所以我这翻译一点作用是没有起到。

  我听到那边的教授问沈之一,我是谁。

  沈之一说:“friend”

  教授跟我握手,说,沈的女生朋友很少,问我怎么做到的。

  我:“很小的时候就是朋友了。”

  教授很惊讶:“那可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啊。”

  我们都没否认。

  男朋友,兄妹,战友。别人对我们的形容还挺有意思的。

  晚会结束后,小萧已经喝醉了。王江背着她,方舟舟跟着王江。

  王峰:“你为什么跟着我。”

  方舟舟:“因为你不安全。”

  王峰无语,“你一天天是不是操太多心了。”

  方舟舟:“江喃,我把小萧送回酒店,你去给她买点药吧。”

  我:“你还挺细心的。”

  方舟舟:“你总算发现了我的优点。”

  沈之一说要陪我去,我也没有拒绝。

  天下着毛毛细雨,沈之一把外套脱了,给我披上。

  他的味道瞬间将我包裹,仿佛抱着我,那种感觉又来了。

  我:“沈之一,我还没恭喜你呢。”

  沈之一:“同喜。”

  此时此刻,我想说的很多,但都说不出口。

  而沈之一又静默了。

  我们买了药,一路上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我喜欢他,甚至不止于此,但是我不会主动。

  也就说,如果他不喜欢我,也不主动,我俩这辈子都不会有结果。

  我开始患得患失,大概率是后一种结果。

  因为丝毫感受不到沈之一喜欢我。

  他把我当朋友,又或者只是想和我搞暧昧。

  我又安慰自己:能帮助他成功一次就够了,弥补遗憾了不是吗。

  这时,沈之一开口了。

  都快进酒店了喂!

  沈之一:“江喃,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好好学习?”

  沈之一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我说:“不是,我说的人生规划。”

  他说的是我的将来。

  我从来不和别人说我的人生规划。因为我的规划里没有这些人,包括现在,我的人生规划里也没有沈之一。

  我没想到我们会遇见,会解释误会,会一起比赛,会在这里说话。

  等等,我怎么觉着这是出于老师角度的人生训话。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沈之一:我看了你的微博还有写过的很多文章。

  我顿时暴躁起来:“你怎么能不经过我允许看呢?”

  看文章就算了,看微博岂不是……

  我假装淡定:“什么时候看的,我说微博。”

  沈之一也不藏着掖着,“反正在你删除之前。”

  我真的是……

  我的微博里面写的都是我的心里话。

  比如,我今天又遇到了我高中男神,他依然很帅。

  再比如,和男神一起游泳,我觉得他对我居心不良。

  再再比如,我一如既往地喜欢男神。

  艹。

  我:“哦,你别误会啊,我就是随便写的,粉丝喜欢看这些。”

  沈之一很会掐重点:“是吗,那喜欢我也是随便写的吗。”

  我的楼层到了,电梯门打开。

  我需要电梯门合上的时候,告诉他这个答案,但是,我要怎么说呢。

  我是不会主动的,但明明也没有主动,怎么就要变成了我主动表白的样子。

  我:“等我给小萧送完药再给你解释。”

  我直接跑出去了。头都没回。

  我浑身发烫。

  沈之一突然叫住了我:“江喃。”

  我定住没回头,因为我的脸已经在烧了。我就是这么经不起撩拨的老阿姨。

  沈之一:“你今天很漂亮。”

  应该是笑着说的。

  我跑得更快了。

  他就是故意调戏我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