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10章 相知
  17

  之前我说过,高中的时候,我帮一个叫做赵晶晶的女孩送情书给沈之一,然后沈之一误以为是我的,便撕掉了。

  那是十年前的事情,十年后,女孩结婚了,还给我发了请柬。

  婚礼在临市,时间在本周六。

  我下了选修课的时候问沈之一:“你收到赵晶晶的婚礼请柬了吗?”

  沈之一:“没有,但我收到王平之的了。”

  他这个回答可真是……王平之是我们我们同班同学,也是赵晶晶的结婚对象。

  我:“那我们一起去吧!”

  这样我就可以搭顺风车了。

  沈之一:“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呢?”

  我:“你室友结婚你不去,没有人性。”

  沈之一玩味地看着我:“你还知道他是我室友?”

  我没接话,只是问:“那你到底去不去?”

  沈之一:“去。不过我要周五就去,王平之让我当他的伴郎。”

  我:“这样啊,那我周五和你一起去是不是不方便。”

  沈之一:“有什么不方便的。”

  他总是这么人畜无害。

  要是别人问,你们两个怎么一起来的时候,我该怎么回答?

  尤其是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不止同龄人,周围人都爱问。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我说:“我还是周六去吧。”

  沈之一又怎么会意识到我的担忧,他问:“怎么了。”

  我找理由:“周五下午有课。而且要帮你送资料给王江王江。”

  沈之一:“那周六我们一起回来。”

  我:“嗯。”

  18

  周六大清早,我便上了高铁,从学校到赵晶晶结婚的酒店,大概要三四个小时。

  我到酒店的时候,亲朋好友们都已经落座了。

  因为我高二转班了,再加上我本身存在感就很低,所以在原来班上几乎没有朋友。

  这次见面大多数同学甚至都没有认出我。

  我一个人和赵晶晶的大学同学混坐在一起,然后满场找沈之一的影子。

  他就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那一桌都是我曾经的高中同学,他们一男一女隔着坐,偶尔会传来说笑声。

  沈之一旁边坐着我们班花,而他本人则一直被灌酒,脸颊喝得有些红。

  灯忽然暗了下来。

  赵晶晶在婚礼交响曲的音乐中,走了进来。

  我看着白纱飘飘的她,想起她高中时候的样子。

  送情书失败没多久,赵晶晶就和王平之谈恋爱了,中间似乎分分合合,最后走到了现在。

  也算是从校园到结婚的一段佳缘。

  我突然有些羡慕。

  我也想有自己的家庭,有一个人来爱我。

  28岁,真的很孤单。

  只是我不确定,这样的好运气会不会属于我,又或者,即便属于我,又会属于我多久。

  我情不自禁扭头去看沈之一,透过周边的装饰灯,我恰巧看到沈之一也在看我。

  隔着纷纷扰扰的人群,我们相视一笑。

  这一眼,就足够了。

  我也曾吃了很多苦,如果这些苦的存在是为了让我再次遇见沈之一,为了此时此刻成为他唯一的凝视。

  那这些苦就不白吃。

  我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和沈之一谈恋爱,然后结婚。

  我现在唯一缺的,就是这份坦白的勇气,也是一直以来我最羡慕赵晶晶的东西。

  当初她来找我送情书,一方面我不乐意,另一方面,却也很佩服她。

  如果我有她的勇气就好了,这样就不用把十年前的喜欢憋到现在。

  婚宴结束的时候,赵晶晶和王平之满桌子的喝酒。

  彼时,我正在吃饭,突然听到她叫我的声音。

  “江喃呢?”

  我朝她挥挥手,她惊喜地跑过来,把我拉到了沈之一的旁边。

  “当时,就是找江喃帮我给的情书,但沈之一以为是江喃送的,二话不说就把情书给撕了。就是那个时候,吓得我都不敢喜欢他了。”

  大家哄笑。

  我也跟着笑,只是有些苦涩。

  明明是赵晶晶表白的,可最后和沈之一闹掰的,是我。

  终于有人站出来替我叫屈了,“那江喃也太冤了,明明不是人家送的。沈之一,给江喃敬酒。”

  敬酒……各位怕是不知道,他是我的老师吧。尽管是同学,我心里对他还是有一份敬畏的。

  我局促地摆手,“不用了,我没关系。”

  都过去了,而且,沈之一也道过歉了呀。

  但是说话间手里已经被塞了酒杯。

  沈之一轻轻和我碰了杯,清脆的声音响得我悸动。

  “敬我门可怜的江喃。”他神色平常地说。

  我们班长发话了:“江喃,你是单身吗?”

  我点头。

  班长:“话说,你高中有喜欢的人吗,要是喜欢,如果那个人也在场,可以考虑考虑。”

  大家殷切地等我回答,我老脸一红,直接否认了,“没有,我高中只专心学习了。”

  赵晶晶推了我一把,我没有防备,差一点倒在沈之一身上,幸好他扶住了我。

  赵晶晶:“要不然怎么能做沈之一的同桌呢?”

  喝完酒,我要回我的座位上,班长说,“江喃,你和我们坐一起吧,咱们单身的坐一桌。”

  我看了一眼沈之一,他低声说,“过来吧,坐我旁边。”

  沈之一帮我搬了凳子,然后把凳子放在他和班花中间。

  感情他是利用我挡桃花呢。

  不过,我也假装不知道地坐下了。

  不好意思了班花,我也喜欢沈之一,虽然有点不道德,但我也要守护我的爱情。

  女孩子的心总是敏感的,班花意识到了,她笑着说,“江喃,我能加你微信吗?”

  我把手机递了过去。

  第一时间通过班花微信的时候,她就开门见山地问了,“你和沈之一认识?”

  我:“嗯,我读研究生了,现在和他一个学校。”

  班花:“你们俩谈了,是吗?”

  我很直接:“没有。但是我也喜欢他。”

  班花:“好吧。”

  我:“抱歉。”

  班花:“这有什么的,我只是对他有意思,又不是非他不可。”

  班花:“江喃,你高中是不是就喜欢沈之一,刚刚你没说实话吧。”

  我承认了。女孩子之间,即便是撒谎,也会被轻易看穿。

  这时候沈之一突然给我倒了杯水。

  班长:“沈之一,你刚刚可没有给班花倒水。”

  沈之一:“我这不是给江喃赔罪么。”

  班长:“沈之一,你老实说,是不是对江喃有意思。”

  我浑身一凛。您是班长,不是媒婆啊,能不能不要在酒桌上问这种东西了。

  您再这么直白地问下去,我怕我的爱情又泡汤了。

  但是,我也很想知道答案。

  沈之一喝了一杯酒,放下,似乎是“嗯”了一声,点头的同时又摇头晃脑的。

  同学B:“他喝醉了。”

  所以,我到底有没有听错?

  19

  婚宴结束的时候,我们这一桌人差不多都走完了。

  沈之一醉醺醺地说:“江喃,今天可能回不去了。”

  我:“那怎么办,明天我们还有工作要完成,你忘了?”

  沈之一喝的虽多,但脑子很清醒:“订个酒店,明天酒醒了再回去,反正我们俩总是在一起的。”

  他拿出手机,已经开始订酒店了。

  临市这里有海,沈之一挑了个海景房问我:“这个行不。”

  我:“沈老师,是不是太贵了。”

  沈之一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要不然订一间好了。”

  我感觉自己又被调戏了,所以不甘示弱地说:“一间就一间。”

  沈之一靠在椅背上,眼神蒙上了一层雾,“江喃,别以为我不敢。”

  我还在硬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确实挺容易在沈之一面前不服输的。

  沈之一挑眉,当着我的面只订了一间海景房,然后叫了车。

  我们离席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人,赵晶晶和王平之还在招呼亲戚,我们索性也没打扰,就静悄悄地离开了。

  再说了,沈之一搭在我身上,我也没时间去解释这件事。

  20

  下雨了。

  我扶着沈之一去前台办理了入住手续,然后自己又办了一间普通的房间。

  我确实没勇气和他住一间房。他喝得这么醉,万一我忍不住趁人之危,第二天我还怎么做人?

  而且,我们还要一起工作一段时间,我还要上他的选修课,到时候又该如何做人?

  我把沈之一扶回房间,然后给他泡了醒酒的茶。

  沈之一靠在床上,眼睛半睁半闭,“江喃,你高中的时候,真的没有喜欢的人吗?”

  窗外潮湿的空气让我心动。

  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我很难撒谎。

  我看着喝得醉醺醺的对方,内心涌出了一点勇气,“有。”

  沈之一定定地问:“谁。”

  我趁着他喝醉了,伏在他耳边悄声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也不能每回都被调戏。

  结果起身的时候,沈之一直接拉住了我的胳膊,他愣愣地拉着我说,“不许走。”

  然后一个用力,我直接栽他怀里了。

  我小声道:“放开我。”

  沈之一搂着翻了个身,把我压在他的身下,然后,闭上眼睛在我身上睡着了。

  这个臭流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