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9章 相知
    老可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12

  我之前在一家杂志社做娱乐记者,每天的任务就是采访一些导演、制品人明星,写一下行业报道,或者人物故事。

  离职之后,我仍然在兼职写作,因为我也十分热爱这份职业,并且做得还不错,在微博上有近二十万的粉丝,算是个小小的网红。

  沈之一项目接近尾声,我的时间也越老越多。某天主编想让我采访一个综艺导演,我便接下了。

  采访地点在我们杂志社,采访时间进行了一个半小时,我们聊得十分畅快。

  送导演离开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正在上楼梯的沈之一。

  他看到我的时候,也愣住了,“你怎么在这儿。”

  我指了指一旁的导演,说:“工作,你呢。”

  沈之一说:“采访。”

  我看着他一身正装,又想到一个月前同时说的科研人物的采访选题,恍然大悟。

  同事A看到我俩认识,于是推任务给我,“江喃,不如你来采访沈老师好了。”

  我直接拒绝了,“我不要。”

  沈之一当时没说什么,但我下楼的时候,就收到了他的微信。

  “江喃,最近你好像很怕我。”

  我:“何以见得。”

  沈之一:“因为我发现你最近对我的口头禅是,我不要。以前都是,嗯,好的。”

  我:“是吗?”

  沈之一发了一个字过来,“是。”

  我没有再搭理他,说:“用我等你一起回学校吗?”

  沈之一:“那就等着吧,似乎很长时间,因为还有拍摄。”

  我:“辛苦沈老师了,能拍到您,是我社的荣幸。”

  13

  等沈之一的间隙,我直接在空着的工位上构思稿子。

  主编看到我,说:“帮我修改一下实习生的稿子吧。”

  我点头的时候实习生便站过来自我介绍。

  我看了她的稿子,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文笔流畅,或许是有社会学功底,整篇稿子深入浅出,除了一些地方思考不到位外,没有太大的毛病。

  我对着实习生一顿生猛的夸奖,直接把对方夸哭了。

  实习生:“江喃老师,谢谢你夸我,我一度以为自己不适合写东西,甚至动过不写东西的念头。”

  我笑,“怎么会,你比我强多了。不要妄自菲薄,写东西的人,一个是要经得起审判,一个是要自信,觉得自己写得是天下第一好。”

  主编也在一旁插话:“说得是这个道理,当初江喃写稿子也一般,但你看熟能生巧,现在已经是资深娱记了,好多杂志都在约稿呢。”

  实习生一脸崇拜的看着我,看得我不好意思。

  实习生:“那你有放弃过写东西吗?”

  我坦诚点头,“放弃过,可是后来发现,除了写东西,我什么都不会干。再后来想放弃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这个行业少不了你。”

  被需要的感觉,让我一直坚持到了现在。我奔赴每一场影视综的发布会,见自己喜欢的爱豆,采访自己感兴趣的人,尽管常常写稿写到自闭,但还是因为见到了别人见不到的世界而坚持了下来。

  实习生叹了一口气,悄悄说,“就是写东西赚不了多少钱,还费神费力。”

  确实是这样,这个浮躁的时代里,写东西,尤其是写好东西,没多少人看,更没多少人在乎。可恰恰就是因为有我们的存在,这些珍贵的东西才能继续存在。

  我们文字工作者赚不了钱,是时代风气的错,但不能说明我们的工作没价值。

  我对实习生说,“我们在做一件有价值又有成就感的事情。熬人是真的,但钱也不算少哈哈。如果我们娱乐记者都在哭诉,那些社会记者岂不是哭死,他们更可怜。”

  实习生指了指我身后,我回头,看到了沈之一。

  “你们采访完了,这么快?”

  沈之一把手机和钱包递给了我,说:“你帮我拿着东西。”

  我:“要不然我去给你当助理吧,帮你审片子审稿子。”

  沈之一耸肩:“随便。”

  我跟着他进了摄影棚,看着摄影师拍好的照片,在心里感慨道:“帅是真的,上镜是真的,皮肤好到不用修。”

  摄影师也很满意,几乎是随便几个动作就过了——或许是因为科研专题,不需要明星拍照那么复杂。

  同事采访沈之一的时候,我在会议室里等着他。

  闲来无事,便按亮了他的手机屏幕。

  屏幕是宇宙中的繁星,黑色的背景上,有无数灿烂的星光。也没什么特别的,完全可以想象到这是他的风格。

  我又输了好几次沈之一的手机密码,也没有打开,于是我特别不道德的打开了沈之一的钱包。

  我其实也不是好奇心太重的人,但那个黑色的皮夹子太有诱惑力了,它静静躺在那里,就像沈之一沉默的样子。他越静,我越动。

  里面会不会有沈之一的秘密呢,比如藏着某张不为人知的照片?

  我打开翻了翻,除了几张红色的钞票和校园卡之类的东西外,什么都没有。

  他这个人可真的是一点秘密都没有,难怪愿意把钱包给我保管。

  还是说,他藏得太深?

  14

  天渐渐黑了,沈之一终于完成了采访。

  我坐他的车回学校。

  路上,沈之一问:“江喃,你之前一直都在这里工作吗?”

  我:“差不多,算一算,其实也就四年。”

  沈之一:“刚刚采访我的女孩儿说,你在这里很有名。”

  我:“那当然,我其实也不是个废物。”

  沈之一突然问:“那为什么要辞职去考研究生呢?”

  他是真的很在意这件事。

  我如实回答:“因为也不能一直当记者,我得想想三十岁以后的事情,考研究生,算是未雨绸缪吧。”

  “其实,我大学毕业的时候,跨考过法律,但没考上,可能是觉得遗憾吧。我一直都想考法律,这两年也都在准备这件事。而且,研究生毕业我可以考法院,工作有意义,也分配户口……”

  说到这里,我适可而止的打住了,“总之,我们普通人的烦恼你是理解不了的。”

  您既有户口,还有房。

  沈之一平稳地开着车,“那你有没有想过,可以找一个有户口有房的另一半?”

  我看着他的侧脸,陷入了沉思。

  他,这是在暗示我什么?

  但我还是说:“自己挣来的东西,才靠谱。”

  “而且,我不想在找另一半的时候,带着这样的意图。”

  我想爱得纯粹一点。

  沈之一:“江喃,你希望你的另一半是怎样的人呢?”

  我想了想,故意说:“我希望,他是听我话的人。”

  “我说往东,他就往东,我说往西,他就是往西。”

  沈之一笑了,“你说的那是狗吧。”

  我:“对,就是忠犬系狼狗。”

  该乖的时候乖,该生猛的时候一定要生猛。

  我又问:“那你呢?除了喜欢年纪小一点的,可爱一点的,还有呢?”

  沈之一:“以前不知道,现在我希望我的另一半,是会发光的人。”

  我无语:“你这么耀眼,那能被你看得上的“发光”大概只有太阳了吧。”

  沈之一点头,“我就是喜欢小太阳一样的人。”

  我觉得沈之一喜欢的类型离我越来越远了。

  15

  沈之一照例送我回学校。

  告别时,他兴致盎然地说:“江喃,明天要不要一起游泳?”

  我想起了上次的场景,立刻拒绝:“我不要。”

  沈之一笑,他走近了我一些,声音低低的,一脸温柔地问:“为什么。”

  我没说话。

  沈之一:“你看,你又说我不要了。”

  我没忍住,说:“我只是觉得我们两个一起游泳很奇怪。”

  沈之一:“哪里奇怪,我不觉得。”

  我震惊,是我太保守了吗?

  以前坐在一起连话都不说的少男少女,现在穿那么少在水中嬉戏,不奇怪吗?

  沈之一不依不饶:“到底哪里奇怪?”

  ……

  我:“穿得太少了。”

  沈之一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继续问:“你穿得太少,还是我。”

  我:“都。”

  沈之一一脸纯洁:“可是游泳都这么穿,穿得多才奇怪。”

  “而且,你身材又不差,怕什么?”

  果然,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都看到了。

  “还是说,”沈之一微微弯腰,近得我都能感受到他的鼻息,“你不好意思看我呀?”

  我:“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看的!”

  沈之一:“那你为什么不要和我一起游泳。”

  我:“去就去。”

  我就这样自己跳坑里了。

  16.

  晚上和同事聊天的时候。

  同事说:“沈之一老师很有魅力,采访内容给的都很硬,没废话。”

  我想起了沈之一讲课的样子,说:“讲课的时候更有魅力。”

  同事:“今天我们还聊起了你,他问我你的笔名来着。”

  我不知道他还背着我打听我,心里一时有些紧张。

  我的笔名叫做“三点水”,微博一搜,就能搜到账号。

  想到这里,我赶忙上微博把遇到沈之一之后的一些心理感受给删掉了,希望他别看到老夫的少女心。

  切回微信看到同事新发的消息时,心里被猛然一击。

  同事:“我们说你是我们的小太阳,他低头笑了一下。”

  “江喃,提起你的时候,沈之一老师好像很开心,很感兴趣哦~”

  我没回复同事,因为我满脑子都是沈之一对另一半的希冀。

  “我就是喜欢小太阳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