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8章 相知
  10

  因为周末要和沈之一工作,我便利用平时闲暇的时间去学游泳。

  其实,暑假在家我也学了两个月,现在勉强能够游。

  学校的游泳池是室内的,男女公用。

  我穿着泳衣去了浅水区后,小心翼翼地狗刨了起来。来来回回游了一千米,这才停了下来。

  上岸的时候,我看到了沈之一。

  他裸着上身,穿了一条泳裤坐在泳池旁边撑着脸看我。

  我下意识地用浴巾围住了自己,沈之一看到我防备的动作后,低着头笑了一下。

  我的泳衣有点小学鸡,上面是个吊带,下面是条短裤,可即便是这样,也十分暴露。

  吊带不能完全遮住我的胸,短裤也堪堪遮住我的屁|股。

  我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走到沈之一面前,“你怎么也来游泳?”

  沈之一没有抬头看我,说:“我每周都会来游两次。”

  我坐在他的旁边,“哦”了一声后。

  夏天已经结束了,但我挨着他坐的时候,心里一阵燥热。

  气氛似乎有点尴尬,沈之一也意识到了,于是他问我,“怎么不游了?”

  我:“游累了,休息一会儿再下去,你呢,你怎么不下去游呢?”

  沈之一挺了挺背。他浑身没有一丝赘肉,肌肉的线条流畅好看,我看着如此赤|裸的他,目光局促起来,便低着头。

  “那我下去了。”

  沈之一和我打完招呼后,晃悠悠地走到深水区,一个猛子便扎了进去。

  而我还在想着他的胸肌,腹肌和那处。

  28岁的我,老脸一红,我怎么能这么龌龊呢?

  休息一会儿后,我重新下了水,在泳池里扑腾。

  突然间,我感觉身后有人在追着我,速度也很快。

  我扭头往后看,便看到沈之一长手一伸去够我的脚,我加快了速度,但最终还是被他追上了。

  沈之一在浅水区站起来,顺手捞起了我的胳膊说:“江喃,去旁边的水区吧,我教你。”

  我有点害怕,犹豫着要不要答应。

  沈之一拽着我的胳膊往前走,他说:“我护着你,没事儿。”

  我看着他湿掉的头发和脸上纯净的水珠,小鹿乱撞得跟快疯掉差不多。

  我不知不觉在他的牵引下去了深水区,这个区域的水恰好可以淹没我的脖子。

  我身体一放松,整个人飘了起来。

  沈之一就站在我身边,一点一点的跟着我。

  他的手帮我轻轻抬着我的肚子,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我几乎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

  很烫很烫。

  不得不说,游泳真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双方不仅能光明正大的脱给对方看,还能肆无忌惮地拉手摸肚子。

  我抬头去看沈之一。

  沈之一满脸单纯:“怎么啦。”

  我眯眼:“这你就不怕同学们看到?”

  上次吃火锅跑那么远。

  沈之一噙着笑说,“看见了也没什么。”

  我:“你觉得一个男生教女生游泳没什么?”

  沈之一松开了我的胳膊,语带威胁:“你的意思是让我走咯。”

  我赶快游得离他近一点,他抬起双手,扶住了我。

  我抬头,看到他赤|裸的上身以及肌肉的纹理,就跟脑子进水了一样地问:“沈之一,你是不是喜欢那种可爱挂的女生。”

  沈之一轻扶着我,笑得生动:“是吧。”

  我有点气:“没看出来,你除了老牛吃嫩草以外,还喜欢小白兔。”

  沈之一作势不管我,“竟敢说我是老牛,江喃,还没人这么说过我。”

  他一走,我一紧张,整个人就在水里扑腾起来,不小心喝了几口水。

  说时迟那时快,我赶忙追上他,死死的搂住他。

  因为紧张,所以脸贴在他的胸膛上也没注意。

  我微微喘着气,说:“你先把我带上岸,我不游了。”

  沈之一也没推开我,他任由我抱着,调侃道:“你也有怕的时候?”

  我这才意识到我好像抱得太紧了?

  我赶忙离他远一点,然后闭了口气,把自己的脸埋在水里。

  因为我的脸红了,不想被他看到。

  在水下,我看到了沈之一那双袖长的双腿,还有短裤。

  他正慢慢向我走过来。

  我憋气有限,等他过来的时候,我又冒出了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沈之一:“再游最后一圈?”

  我:“不了,我要上岸。”

  我可不能保证,再在水里玩一会儿,我会做出什么流氓举动。

  但沈之一这个家伙根本就不听,他拉着我的胳膊,让我放轻松,“练个仰泳,别再狗刨了。”

  不争面子,争口气。

  我反驳:“我会仰泳。”

  说着,我就平躺着示范,但身体平衡性不好,总是坚持不了几秒。

  沈之一抬着我的腰,站在我的身边,说:“放松,我拖着你。”

  他的掌心放在我腰窝附近,有点痒,所以我忍不住扭动了一下。

  沈之一不解,“你躲什么。”

  我……当然是,痒啊。

  我不好意思说,只能忍着。

  最后一圈游下来的时候,我已经要累瘫了。

  沈之一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江喃,下次还一起游吗?”

  我立刻拒绝:“不用了。我还是喜欢在浅水区当一只咸鱼。”

  沈之一把浴巾往身上一搭,大大方方地秀着身材,走了。

  我怎么觉得,今天一天他都在调戏我呢?

  可我依然没有证据。

  11

  晚上收到院系的通知,到了选选修课的时间。

  我们学校的研究生选修课很开放,或许是因为老师希望大家能够多方位的涉猎,所以选什么都无所谓。

  我本科读文学,研究生读法学,想着可以选修个经济学的课。

  然而我室友路斯然提点了我,“你可以看一看沈之一老师的课,你当着他的助理员,选修他的课,或许不用考试就过了哦~”

  室友的话突然点醒了我。

  如果沈之一开选修课,我一定会去报名。

  不为别的,我就想去听他讲课。

  以前我俩坐同桌的时候,他给我讲题的样子便沉着冷静,既不嫌我笨,也不会甩脸色。

  现在他当了老师,我更想知道他是怎么给同学们讲课的,也是这么温柔吗?

  还是说,只对女生,只对我这样?

  我发了个短信给沈之一:“你会去上选修课的课吗?”

  过了一个小时,大约凌晨的时候,沈之一才回复我:“有个天体物理的选修课。”

  我立刻上选修课系统里搜了一下,毫不犹豫地打勾选修。

  我截图发给了沈之一,“沈老师,我将选修你的课。”

  谁知道,这个家伙只发过来了让人瑟瑟发抖五个字,“那祝你好运。”

  我:“你什么意思,你难道不应该罩着我吗?”

  沈之一:“你想多了。”

  我正准备谴责他这种不地道的做法,下一秒,他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我穿着睡衣去了阳台接听。

  我住五楼,一抬头,便能看到满头的星空。

  天体物理学,似乎很浪漫啊。

  沈之一语带无奈:“江喃,你真的选修我的课了?”

  我嘻嘻哈哈:“是的,沈老师。”

  那边沉默了几秒后,叹了口气:“你要是没过怎么办,我的课都需要考试的。”

  我不服:“你也太小瞧我了。”

  沈之一笑,“是吗,那考试的时候别求我。”

  他又说,“作为朋友呢,我劝你最好赶快修改,不然到时候别哭着怪我心狠手辣。”

  我偏不。我就要看沈之一老师讲课,挂科也值了。

  我的选择果然没错。

  沈之一的选修课很受欢迎,还有些人呼朋唤友,携家带口的,连教室后面的走廊上也站满了人。

  其中既有男孩子,也有女孩子。嗯,沈老师真的男女通吃。

  沈之一一进门,大家就起哄拍手。

  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打开课件之后,他拿出手机,淡淡地说:“大家安静一下,我先点个名。”

  我没想到沈之一开口第一个点的就是我。

  沈之一:“江喃?”

  我:“到。”

  沈之一:“在哪儿呢,举个手。”

  我举了个手,看到他看到我的瞬间,脸上泛起了柔软的笑。

  他没说什么,继续象征性地点了个名,然后开始介绍这次选修课的整个大纲。

  他把天体物理中那些距离我们十分遥远的内容讲得深入浅出、异常有趣,我听着听着就入迷了。

  不得不感慨,有些人,天生就是当老师的料子。

  沈之一今天穿着白衬衫,下面是黑色的西裤,搭配上一对秀气的眼镜,整个人看起来禁欲又迷人,让我心动不已。

  下课的时候,沈之一没有拖堂,早早出了教室。

  原本我以为他离开了,谁知道,我就收到了他的微信:“来我办公室一趟。”

  沈之一的办公室离这里很近,我很快便到了。

  我敲了敲门。

  “进。”

  我进门朝沈之一挥挥手,“沈老师,叫我什么事呀。”

  沈之一知道我是故意这样叫他的,但他也没责怪我,任由我这样叫。

  沈之一:“第一节课上得怎么样。”

  我狠狠点头,十分捧场,“上得很开心,关键是老师讲得好,听完之后我收获很大。”

  沈之一递给我一杯水,人站在我旁边,靠在桌子上,说:“哦?什么收获,说来听听。”

  办公室里的光很亮,我们俩站得很近,近到我可以看清沈之一脖子根处的痣。

  我喝了一口水,说:“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搞抽查呢?”

  沈之一:“那你应该谢谢我,能让我下了课还这样辅导的,就你一个。”

  我笑,“我谢谢你了,但我不需要。你知道,我最害怕老师提问,你这样下去,只会让我对你有阴影。”

  高中的时候,我们物理老师特别喜欢挑人起来回答问题,而我又是一个一被提问就脑子一片空白的人,如果不是沈之一给我兜底,我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沈之一听了我的话,似乎也想起了这些事情,他笑,然后递给我一个用牛皮纸包好的东西。

  我:“这是什么。”

  沈之一:“送你的,就当是第一节课的礼物了。”

  很显然,那么多人的第一节课,只有我有这个礼物。

  我:“我能现在拆开看吗?”

  沈之一点头。

  我迫不及待地拆开,是一本厚厚的《星空词典》。

  沈之一:“这是科普读物,如果你喜欢天体物理,可以当做课外读物看。”

  他这个傻子,还真以为我是喜欢天体物理才选修他的课的?

  但我还是翻开了书的扉页,上面是沈之一写给我的话:“我们是获得了生命的星辰,然后被宇宙赋予了发现自我的使命。”

  沈之一说,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句话。

  我看着灯光下他娓娓道来的样子,虎头虎脑地打断了他,“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选修你的课吗?”

  沈之一“嗯”了一声,等待我的答案。

  因为,我想更靠近你一点。

  了解你的世界,了解你热爱的一切,以此更靠近你一点。

  不过我及时止住了,我只是说:“我就是很想知道,我坐在教室里听你在讲台上讲课是什么感觉。”

  沈之一饶有兴致:“什么感觉。”

  我:“很奇妙的感觉,就好像时间有魔法一样。”

  他站在那里犹如时间打造的一个真理:只要你足够坚定和努力,就能抵达心之所向。

  我:“那你知道我要去上你的课,是什么感觉。”

  沈之一:“没什么感觉,下面那么多人。”

  我不信:“那你为什么第一个就点我的名字?”

  沈之一笑了,他突然揉了揉我的头,说:“我是老师,老师想点谁就点谁。”

  你再这样下去,就犯规了。犯规的话,就,很危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