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6章 再遇
  06

  我们的项目开始分组了。

  第一阶段的时候沈之一带着我们所有人一起过了一遍资料和数据,以及做项目的整个过程。

  到了第二阶段,就变成了各自分工。

  我和方舟舟两个人的工作也变了,之前是资料整理助理员,现在变成了真正的助理。

  沈之一让我和方舟舟选择当他或者另外一个博士生王江王江的助理,方舟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王江,把沈之一留给了我。

  沈之一看了我一眼,问:“没问题吧?”

  我摇摇头,完全接受组织安排。

  沈之一递给了我一份工作作息表,因为我平时还要上课,所以工作大多数集中在周末。

  工作的内容仍然以资料整理与调查为主,只是工作地点变了,我不再只呆在实验室,周末的时候,沈之一去哪里,我基本也要跟去哪里。

  我们两个的接触更为密集了。

  我和方舟舟一起吃饭的时候,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问:“知道我为什么把沈之一就给你吗?”

  我:“因为你害怕他呗。”

  方舟舟故作高深的摇了摇头,说:“不是,我主要还是为你考虑。”

  ……

  我从未听说过如此冠冕堂皇的说辞。

  方舟舟悄声说:“江喃,我周末看到你和沈老师一起吃火锅了,你还披散着头发,居心叵测。”

  我笑,gay是不是都挺会抓重点的。

  沈之一那个傻直男就没有注意到我的头发,吃饭过程中从头到尾最中听的一句话也不过是一句,你变了。

  方舟舟:“沈老师这种人比较难追,他看起来似乎只喜欢工作的样子,而且大家看不出来他喜欢哪一款。”

  我:“那你凭直觉猜一猜。”

  方舟舟努努嘴,说:“我真说了,你可别生气。”

  我生哪门子气,我又不是真的死心塌地的喜欢沈之一,我现在只是对他有好感,实在不行,大不了换一个。

  我的人生爱而不得的例子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个。

  “我觉得沈老师喜欢可爱挂的,直男都这样。所以,江喃,你不要总是那么懂事,那么熟女,你得可爱一点,作一点,有脾气一点。”

  我早已过了为了让别人喜欢我而改变自己的年龄了。

  我心中有些黯然,也不愿接受改变,于是说,“随缘吧。”

  如果沈之一喜欢可爱挂的,那我们就好聚好散。

  反正,我就是我,我不会改变自己。

  07

  沈之一生病了,周末只能在家工作,所以周末我便去了他家。

  我很好奇沈之一的家会是什么样子的。

  到了才知道,他家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学校家属楼统一的装修风。但有一点很独特,沈之一家住顶层,比其他人多了个小阁楼。

  我去的时候,沈之一就坐在小阁楼里工作,天窗一开,秋天的风便灌了进来。

  沈之一咳嗽了两声,我又把窗户关上了,他现在像个脆弱的小娇妻。

  我:“吃药了吗?”

  沈之一点头,说:“普通感冒。没事,你想开窗就开窗吧。”

  我没有开窗,只是说:“我坐在你旁边工作行吗?”

  沈之一也没拒绝,他把多出来的书搬到了地毯上。我扫了一眼,全部都是物理工具书,每一本上面,都有各种便签条。

  他的工作桌子很大,上面摆满了各种书和模具,没有任何娱乐的东西。

  我在想,沈之一平时就与这些枯燥乏味的理论打交道吗?他都不和别人聊聊天神马的吗?

  我突然想起了高中和他坐同桌的日子,那时候我们两个也是现在这样肩并肩坐着,从来不说一句闲话,各自忙碌着,他忙着写题,我忙着看错题。

  后来,我们就分开了。

  那时候我觉得很可惜。我一直都想和沈之一做同桌的,哪怕他什么都不和我说。

  可是我理科是真的差,不转班不行了。

  转班那天,我躲在宿舍的卫生间哭了一晚上,尽管已经和沈之一闹掰了,但我一想到以后再也不和他同班,不能天天见到他的时候,我的眼泪就跟下雨似的,一串连着一串落下来。

  他对我也不好,可我就是舍不得。

  转班之后,我经常会绕远路到沈之一这一层偷看他,但是他真的就是坐如钟,除非上厕所和体育课,否则很少出教室门。

  有一次我在走廊上碰到了他,他也看到了我,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就那样擦肩而过了。

  那天之后,我再也没去过二层,渐渐地,也看不到沈之一了。

  同学说沈之一竞赛保送,不用高考,所以提前回家了。

  那是2010年11月份,我的暗恋彻底结束在那天。在他离开之前,我都没有能和他当面说一声再见,实在很遗憾。

  世事无常,我没想到十年之后,又重新遇到了沈之一,而且我们还能像十年前那样坐在一起。

  我想问沈之一,你说咱们现在这样像不像高中时候。

  但看到他专注的模样,还是一如既往的住嘴了。我担心打扰他。

  倒是沈之一注意到了我的动静,头也不抬地说:“怎么啦。”

  他用的“啦”,而不是“了”。这给了我不少开口说话的勇气。

  我小心翼翼地问:“你有没有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沈之一认真思考起来。他停下敲字的手,看着我,说:“好像高中的时候?”

  我笑着点点头,说:“嗯。”

  沈之一喝了一口水,说:“江喃,高中的时候,我们好像没说过几句话。”

  我:“反正没有现在多。”

  沈之一:“为什么你不和我说话呢。”

  你这可有点恶人先告状了。

  于是我回:“你也没和我说话呀,而且你除了上课还要上物理竞赛课,我害怕和你说话打扰你。”

  沈之一:“你也很害怕我吗?”

  他的那个“也”字用得我很心酸。

  我老实交代:“那个时候是。不过准确的来说,也不是害怕。”

  沈之一追根究底:“那是什么。”

  是在乎。

  因为在乎你对我的看法,所以尽量保持不出错,而不出错最好的方式就是什么都不说,只默默地付出。

  但我没有回答,只是说:“我现在就不怕你了。”

  沈之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因为我也没说过你什么。小萧,王峰他们都很怕我,因为我对他们很严格。”

  我:“你说我我也不会怕你,你再凶也吃不了我。”

  沈之一突然说:“希望小萧也这样想。”

  小萧就是那种可爱挂的女生。

  我发现方舟舟的嘴还是挺毒辣的。

  沈之一看我不说话,又说:“其实,我也没有说过小萧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很害怕我。那天在实验室,她好像哭了。”

  沈之一这种人真的没眼色,我都不想提小萧,他还在努力cue。

  我:“嗯。”

  沈之一:“那后来怎么样了。”

  我:“你可以自己去问,我也不知道。”

  沈之一:“还是算了,她那么怕我,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沈之一这种人就是很孤独,因为他听不到群众的声音。

  或者说,天才都这样。他们有坚定的目标,无人能及的动力和信念感,他们不需要外界的评价或者看法,只低头去实现,这个过程中难免会得罪人,或者拒人千里之外,成为一座孤岛。

  但只要深入了解他们,就会明白他们的魅力,忍不住靠近。

  我一时同情心起:“要不,我帮你问问?”

  沈之一闲淡地说:“不用,让她自生自灭吧。”

  看我没说话,沈之一又说:“怎么啦,是不是觉得我对女生太凶了。”

  我:“你那不叫凶,叫说话不中听。小萧那天哭,不是因为你凶她,是因为你说她不够努力,打击了她的自尊心。如果今天你让她听到你说的自生自灭,她可能哭得更厉害。”

  沈之一:“那你呢,我说你的时候,你哭过吗?”

  我知道他说的是高中时候的事情,但还是装傻:“你也没这样说过我。”

  沈之一玩味道:“哦,是吗?”

  我:“或许说过,但我忘了。”

  我当然也哭了,但我哭不是因为他说我,是因为我只是帮别人送了一封情书,就葬送了自己的暗恋,我觉得委屈。

  沈之一一边敲字一边说:“江喃,如果重来一次,你还愿意做我的同桌吗?”

  我抬头,看着他认真的侧脸,不知道他问这句话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是认真的还是随口的。

  但我还是很认真地回答,我说:“我愿意。”

  沈之一还是在敲字,感觉是在套我的话,他自轻:“为什么,我这么凶。”

  我从来没觉得他凶,他只是一本正经地在讲实话。

  我开玩笑:“那我不愿意了。”

  沈之一这才看我,“你风向转得是不是太快了。”

  我:“是你提醒我的。”

  天渐渐暗了下来,沈之一把落地灯打开,询问我的进度,看到旁边堆叠的小山之后,他说,“搞到八点,吃完饭我送你回去。”

  四周又恢复了安静,正当我以为“同桌”的话题没有下文时,又听到他说:“江喃,你之后的每个同桌,都觉得我很好,因为我对他们都很好。”

  我“哼”一声,重重地“哦”了一声。

  那,怎么就不知道对我好一点呢。

  沈之一又说:“因为觉得是一种弥补。”

  拼命的对别人好,以弥补对我的不好。

  沈之一,真的是冷酷又柔软,辛酸又好笑。

  那么,现在我就在他身边,以后他会如何对我呢?

  突然有些期待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