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5章 再遇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我和沈之一一起去吃火锅了。

  原本我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但是觉得太刻意,所以还是一身休闲风出了门。

  不过,我披散了了头发。我前老板说过,我披散头发的时候,有那么一丢丢女明星的味道。

  沈之一从来没见过我披散头发的样子呢。高中的时候,我一直都是假小子的短发发型,很难有美感,遇到沈之一之后的每一天,我也都一直老老实实的把头发扎起来,因为披散头发容易影响工作。

  不知道沈之一见到我的时候,会不会眼前一亮呢?

  我们约在学校的大门口见。我到的时候,沈之一已经在车里等着我了。

  他看到我的瞬间,神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我:“步行去不就行了。”

  校门口对面就有一家海底捞的火锅店,干什么要开车。

  沈之一:“不去校门口这个,去远一点。”

  我傻傻地问:“为什么?”

  沈之一提示性的解释:“学校认识我的人太多了。”

  我:“so?你还有偶像包袱?”

  沈之一竟然吐槽了我:“我还以为我是世界上最迟钝的人呢。”

  我:“什么意思?”

  沈之一:“学生们看到,会误会的。再说了,我是老师,你是学生,被看到也不太好。”

  我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种包袱,那就听你的吧。”

  沈之一看我系好安全带才出发。直男的扫兴在于,他不会倾身去帮女孩去系安全带,他用看的。

  我们去的不远,不过周围还真没有什么学生。

  沈之一把菜单递给我,阔气地说道:“随便点。”

  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牛肉、虾滑、小油条、笋条、鸭血,我狠狠一通点。

  我这人就是说不客气就不客气。

  一旁的服务员小姐姐看不下去了,上前阻拦道:“小姐,点的有点多,吃不完呢。”

  我还没说话,沈之一就开口了:“没事儿,吃不完可以带走。”

  服务员对我说:“那好吧。你男朋友可对你真好。”

  我笑了一下,没解释。我想为难一下沈之一,看看他是怎么反应的。

  沈之一也没解释。

  我看了他一眼,正要琢磨他是什么意思,就听到他说:“点完了吗,我来补充一下。”

  服务员阻止的小手已经跃跃欲试,但又收回了。

  我这才对服务员说:“他不是我男朋友。”

  我看向沈之一,他还在点菜。

  我怎么就这么不信,此时此刻,他还能这么认真地点菜呢?

  服务员了然:“哦,他是你哥哥吧,你们两个挺像的。”

  沈之一笑了,眼睛一眯,笑得我心神动荡。

  他平常高冷惯了,大家都比较怕他,可一笑起来,竟然温柔得能要人命。

  我的脸有些红,情不自禁地也跟着笑了。

  沈之一收起点餐的pad,接了服务员的话:“确实挺像的。”

  沈之一:“我们两个都点四个锅底,都吃牛肉和虾滑。”

  顿了一下,他又补充:“还有肯德基。”

  我真是他妈的觉得他还有点意思。给我提肯德基是在揶揄我呢,还是就他真觉得我俩都喜欢吃肯德基呢。

  我:“你这么一说,我真觉得挺像的。”

  沈之一看着我,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我:“干嘛这么看着我。”

  沈之一:“我觉得你变了。”

  我明知故问道:“哪里。”

  沈之一:“印象里,你一直都不怎么爱说话,看起来文文弱弱的。”

  我有些不满:“我给你这种印象?我身边的人可不是这么评价我的。方舟舟说我是女战士。”

  沈之一:“我说的是高中的时候。”

  我会意。我确实变了,我们十年没有见面,我也经历了很多好或者不好的事情,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有的时候,我都不认识自己了。

  我:“人,总是会变的,况且,现在我们两个都27……8了。”

  我想了一下,又觉得不对:“但我觉得你没变,你和我印象中的样子还是可以重合的。”

  沈之一:“是吗。”

  他语气轻快,看起来很期待听我继续说的样子。

  我开玩笑:“嗯,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学习。”

  沈之一第二次笑了,“听着不像是什么好话。”

  我没接他的话。

  我们每个人从出生的时候就在学习。

  上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甚至研究生、博士生,有的人在小学就开始掉队,有的人在大学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不是学习这块儿料,但沈之一这类人,他们就是可以克服外界的诸多诱惑,从出生坚持到现在,并且还在义无反顾地坚持着,这是我们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我们大多数人,总是坚持着坚持着就放弃了。

  我说的当然是好话,也是我最喜欢沈之一的一点。

  ***

  我们要了四个锅底,但是我们两个都只喝三鲜锅。

  服务员不明白:“那可以只要两个的。”

  我:“但是仪式感还是有的。”

  吃火锅的过程中,沈之一一直给我夹肉吃。

  我:“你也多吃一点。”

  沈之一:“我吃饱了。”

  我看着满满一桌子菜,突然觉得胃胀。

  我不停的吃,沈之一不停的给我夹菜。一个小碟子,被他夹得满满的,旁边的服务员屡次三番地看不下去,想上前帮忙,但都阻止住了自己。

  这该死的直男的温柔。他只是想把所有的菜夹给我吃,仅此而已。

  最后,我快撑死了,菜也没吃完。

  沈之一打包了,并且又要了一些肉和丸子。

  我:“你打算一个人回家吃火锅啊。”

  沈之一:“给打扫实验室的阿姨。上次半夜敲门的女鬼还记得吗,那是那个阿姨的女儿,因为孩子死了,所以也疯了。”

  我:“那再多买点吧。”

  沈之一:“阿姨不要施舍。再买就露出破绽了。”

  我看着沈之一掏出手机付款,突然觉得,如果我嫁给他也不错。

  他怎么可以这样,人帅心善脑子好?

  吃完饭,我们就回学校了。

  沈之一也没有说要去别的地方,我也没兴趣去别的地方。

  到学校,我回宿舍,他又去了实验室,循环着曾经的生活。

  我:“你为什么又去实验室,不休息吗?”

  沈之一:“嗯,还有几个学生的论文要看。”

  说完,他叹了口气,如果那些学生在场,大概率会被这一声叹气给打到自信。

  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事实是,他太优秀了,而我们不行。

  我给他打气:“加油,努力。”

  沈之一第三次笑。我高中三年,见过的笑都没有今天多。

  我感觉自己喝醉了。

  但是下一秒我就醒了。

  因为沈之一说:“你不要放松,项目交上去才是真正的结束。”

  我:“沈之一,你真的很会扫兴。”

  沈之一:“我对你已经很客气了。”

  语气里带着还不快跪下谢恩的傲娇感。

  我:“大可不必。”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江喃了,无论你对我怎么不客气,我都不会伤心、难过,更不会哭了。

  即便我喜欢你。

  这是我的27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