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4章 再遇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又是一个大夜。

  这是连续第8天熬大夜,方舟舟、王峰、萧楚然已经撑不住了。

  方舟舟是第一个倒下睡着的人。

  这一次,沈之一没有说什么,估计也觉得大家很累吧。

  小萧不敢睡觉,只是坐在我旁边一直打哈欠。

  我看她困得不行,便问:“要来杯咖啡吗?”

  她感激地看了我一眼,眼睛都快闭上了,她说:“谢谢。”

  我又问沈之一:“你喝吗。”

  他看了一眼我拿出来的几袋速溶咖啡,竟然没嫌弃地说:“喝吧。”

  我记得他高二的时候吐槽过我喝咖啡的习惯,说喝多了对身体不好。没想到现在也接受了。

  沈之一帮我们泡了咖啡,但是等他回来的时候,小萧已经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四周倒了一大片,除了我和沈之一。

  这是我和他并肩作战的第8,哦不,已经是第9天了,说实话,我很荣幸做他的战友。

  其实,整个实验室的人也都这么想,能和这么厉害的人在一起做一件超越个人能力的事情,我们都觉得荣幸。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种集体荣誉感了,也很久很久没为一件事情这么拼过。

  风从窗户吹了进来,我感觉回到了十年前的高三。那时候,就像沈之一说的,所有人都在朝梦想奋力一搏。

  然后,不知不觉,我们的人生就走到了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曾经的放弃或者坚持的结果。

  我扭头看沈之一,他终于坚持不住了,伏在桌面上,脸朝向我这边睡着了。

  但他的眼睛好像没闭全。

  我靠近看,他的眼睛随着我的移动而移动,半闭着,也不知道是睡着了没有。

  “沈之一?”我叫了一声。

  他没回答我,貌似是睡着了。

  这是我第一次靠近沈之一,他的皮肤很好,脸上干干净净的,鼻梁上有眼镜压出的红色痕迹。

  “沈之一。”

  我又叫了一声,这一声是我自言自语的。

  然后,我就起身工作了。

  我很抱歉,当初帮别人给他送情书,成了他梦想的阻碍。沈之一说话或许很难听,但忠言就是逆耳的。

  这一次,我只想帮他。

  我个人成不成功,真的已经无所谓,但是我想做一次他梦想路上的东风。

  做一个对他人有用的人,也很有价值感。

  沈之一定了表,他只眯了半小时。

  起身时,他很疑惑地看着我。

  我:“怎么了。”

  沈之一:“你不困吗?”

  我:“喝了咖啡。”

  沈之一:“我也喝了,为什么我就睡着了。”

  我:“你压力太大了。”

  他突然诚恳地说:“江喃,你是这个实验室里唯一一个比我晚睡的人。”

  我想起了方舟舟,于是说:“怎么,这你也攀比,可别忘了,你说过的,别太脆弱。”

  沈之一没说话,继续工作了。

  项目的准备工作距离完成就只剩下一天了。我一夜都没睡,第二天大家醒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吃早饭,又一鼓作气地干到了晚上十一点。

  第一阶段结束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提议一起去吃火锅。

  方舟舟已经形容枯槁,他摆摆手说:“起初,我还为你比我能熬而苦恼,现在,我已经释怀了。江喃,你是一个变态。”

  王峰噗嗤一声笑了,他用这个词形容过沈之一。

  小萧更是拒绝:“不去了,我也要回宿舍睡觉,江喃,你别忘了,项目才是最重要的。”

  我叹了口气,有些可惜:“好吧,那咱们各回各家。”

  真想把老郑他们约出来吃饭,但是他们还要上班。我觉得自己有些和世界脱轨,和研究生群体不能无缝融合也就算了,和社会群体也脱节了。

  但我还是莫名地很开心。

  最后,方舟舟和小萧一起走了。

  王峰一个人走。

  沈之一给我发了短信,说一起走。

  我和他走在凌晨校园里,一切都静悄悄的。

  我:“你留我什么事儿吗?”

  沈之一:“想跟你说件事儿。”

  我:“说。”

  沈之一:“让我想想怎么说。”

  我觉得好笑,又觉得好奇。好笑的是,沈之一竟然也有局促的一面,好奇的是,他有什么不好对我开口的,再难听的话他不是早在十年前就对我说过了吗?

  直到快到我宿舍的时候,沈之一才开口。

  他真的想了一路。

  沈之一:“其实,之前一直很想跟你说声抱歉。”

  我:“为什么。”

  沈之一:“因为高中撕你情书的事情。”

  我:“很久的事情了,我都快忘记了。”

  沈之一:“其实后来我也觉得自己很过分,多次想跟你道歉的,可每次看你都不搭理我,我就没敢。不过,这件事儿我一直都记着。”

  沈之一话不多,人也挺锋利的,但是,我们都不知道他是一个能一直记住十年前的一件小事的人。

  本当事人都不介意了,他还为此感到抱歉。

  我有些感动:“没关系。不过,我要跟你说,我没有理你,是每次看你都不理我,所以才不理你的。我以为你走在路上不跟我打招呼,是因为还在生我气。”

  沈之一终于有了一点急切的表情,说:“我那是没看见,我走路一直都不看人,不信你可以问赵韩则以。”

  我接受这个解释,因为他就是这样,又帅又傻的。

  我点点头说:“嗯。”

  从重新遇到他的那一天,我就知道,当年的他不是对我视而不见,是真的没有看到我。27岁成硕博导师,总是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沈之一:“当初你是不是因为这件事儿才转文科的?”

  我听了赶忙摆手,说:“我是真的学不会,你和我同桌也知道,我其实就是凭着努力才没有不及格的。”

  我突然有些心疼,生怕他有心理阴影,于是又说:“我是和家人商量过才选文科的,后来我去了南城大学,你看,这说明我做了个挺好的选择。如果我继续读理科,最后可能连一本都没戏。”

  沈之一:“可是如果我继续帮你补习,你也继续和我做同桌继续学理科,或许还会有一个更好的结果。”

  总之,他就是想要把我无能的这部分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后来我才知道他所谓“更好的结果”指的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我当时只是和他开玩笑:“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沈之一也笑,说:“那我们之间就是误会了。”

  我:“嗯。还有一个误会。”

  沈之一:“什么。”

  我:“那封情书不是我送你的,是赵晶晶送你的。我真的是代发。”

  他愣了一下问:“赵晶晶是谁。”

  青春啊,你的别名叫残忍。

  那我为什么就这么幸运呢。能被这样一个天才记住十年。能站在这里,和他解释一个十年前的误会。

  我:“没谁,万千喜欢你的女孩儿中的一个。”

  我:“沈之一,我要上楼了。”

  他:“嗯,上去吧。”

  我转身。

  他又叫住了我:“江喃。明天中午,你想吃火锅吗?”

  九月夜微凉,我看着疲惫但又帅气的沈之一点点头,说:“想,我很久没有吃了。”

  沈之一也点头,说:“那赶快回去休息吧,明天给你发微信。”

  在夜色的包裹下,沈之一显得更柔和了。

  我的心软塌塌的,“明天见。”

  沈之一:“嗯,上去吧。”

  其实,送情书那件事儿,远远比沈之一想的复杂。

  我帮赵晶晶给沈之一送情书没有错,但我从来不觉得沈之一那些话说错了。

  因为,当年,我也不过是万千喜欢他的女生中的一个。

  其实,他也没误会我,我就是对他图谋不轨。

  总之,我无法怪他。是,他说话难听。可是,往后的人生里,那三句话,却成了我的醒酒汤。

  每当我迷茫难过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

  江喃,如果你为一件事全力以赴,最终肯定能做到。

  如果你找到了自己的梦想,就一定要坚持下去。

  不要恋爱脑,多为自己想想。

  这些都是十八岁的沈之一教给我的。

  方舟舟说的没错,我逐渐沈化了,早早就开始了。

  我没办法不喜欢他。十年前是,十年后也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