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3章 再遇
  渐渐的,方舟舟成了我的好朋友,虽然我们差了十岁之多。

  因为想要学习法律的原因,他天天来法学院找我,所以午饭我们也是一起吃的。

  朋友都调侃我,说我的春天来了。

  我笑而不语,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方舟舟是gay。

  周五五点的时候,我和方舟舟在吃饭的路上,一不小心碰到了沈之一。

  方舟舟小声地问我:“要不要打个招呼?”

  我不以为意地说:“他看不见我们。”

  然而打脸来得十分之快,话音刚落,沈之一便叫了我的名字,“江喃?”

  我假装才看到他,一脸天真地说:“啊?沈老师好。”

  沈之一:“你们俩去哪儿?”

  我:“吃饭。”

  沈之一:“哦,去吧,记得晚上还要翻译。”

  我:“好的。”

  他就是这么扫兴,喜欢在别人开心的时候泼冷水。

  看着他拐进物理系的身影,我突然很想知道,他的24小时是怎么过的。

  会笑吗?会和漂亮女生发消息吗?会寂寞吗?

  方舟舟打断了我的思绪,说:“别看了,去吃饭。”

  方舟舟和我一起去吃了肯德基,我想到沈之一或许也没有吃饭,于是给他也带了一点。

  方舟舟不解:“江喃,你干嘛买这么多?”

  我:“回去大家一起吃。”

  方舟舟警觉起来:“实验室里不能吃东西的,你想让沈老师批评你吗?”

  他怎么老爱批评人,小时候是,现在还是。

  我:“怎么办,买都买了。”

  方舟舟冷笑了一声,说:“你去求沈老师好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回到实验室的时候,沈之一已经开始工作了,他总是最早到的那一个,也是最晚离开的那一个,无论你怎么努力,他都在你前面,你很难忽视他。

  我:“沈老师,我买了很多肯德基想大家一起吃,但我不知道实验室不能吃东西。”

  说话间,我已经拎着大袋子进来了。

  谁知道,沈之一并没有生气,而是语带无奈地说:“你能不能别叫我沈老师,听起来怪怪的。”

  我:“但是王峰说要叫的,显得有礼貌一些。”

  读了研究生,我才发现,有时候校园里的官僚风比社会上还严重。

  沈之一有些不好意思,悄声说:“私底下别叫了,听起来不舒服。”

  我乖乖听话:“好的。那我们一起吃饭吧。”

  沈之一:“找个空桌子放下吧。”

  我听了,觉得沈之一也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啊,我一开心,就说,“我买了你喜欢的蛋挞哦。”

  说完,我就意识到了不对。

  沈之一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这种事情越解释越说不清,我干脆什么都不说。

  王峰他们进实验室的时候,都在惊叹:“让我看看是谁,敢在实验室吃饭。”

  我指了指沈之一,说:“经过老师允许了。”

  王峰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地说:“哦。下不为例。”

  大家一起吃,沈之一果然拿了蛋挞。

  我真是……嘴太快了。

  王峰嘴更快:“怎么买肯德基啊,我爱的是麦当劳。”

  方舟舟:“江喃买的,当然买她最爱的了。”

  王峰:“江喃喜欢肯德基啊。”

  我心虚道:“都一样。”

  方舟舟插话:“江喃,出门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别害怕王峰,大胆承认你喜欢肯德基。”

  我低头吃得更猛了。

  沈之一高中时就异常喜欢肯德基。

  我总觉得承认喜欢肯德基有点怪怪的。但我承认,我买肯德基的时候确实想到了他的喜好。

  我总不能为了避嫌去买麦当劳吧,我明知道他喜欢肯德基。

  王峰:“吃得这么猛,确实挺喜欢肯德基的。”

  我差点噎住。

  沈之一递给我一瓶矿泉水,瓶盖已经拧开了,“你吃那么急干嘛,又没人跟你抢。”

  我已经如此后知后觉了,但有人比我更迟钝,我枯了。

  吃完饭开始工作。又是一个大夜。

  其他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沈之一和我。

  沈之一:“今天上午还有事情,不然今天睡我实验室的宿舍吧。”

  我:“好的。那你呢。”

  沈之一:“和你一起。”

  我也没多想,心想可能宿舍有多个房间呢。

  然后沈之一推开了一间就像一居室一样的房门,除了床,就是一张沙发,还有卫生间。

  沈之一:“你睡床上,我睡沙发。”

  我其实已经很想说,这不合适吧。

  但说出来害怕玷污对方的纯洁,我总觉得对方努力用功到完全忽视了我和他都是单身、成年、异性的这个事实。

  我走向了床。

  半个小时后,外面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我看了眼手机,四点半。

  然后响起高跟鞋走路的声音,呱嗒呱嗒的,异常清脆,似乎好像还拖着什么东西在地上。

  我顿时毛骨悚然,轻轻喊了沈之一一声。

  没人应我。高跟鞋也停住了。

  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人此时此刻就站在门外。

  我实在忍不住了,悄悄来到沈之一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还是没搭理我,睡得跟头猪一样。

  我拍不行,又捏他的脸,又晃他,他都岿然不动。

  我更慌了。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有一声少女的笑。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沈之一沈之一沈之一,你死了吗?”

  沈之一睁眼了,他淡定地看着我,嘘了一声,说,“没事儿,继续睡吧。”

  敢情刚刚就是不想理我。

  门外的声音又没了。

  我说,“怎么回事儿?”

  沈之一说:“说来话长,现在没事儿了,睡吧。”

  我:“那你先别睡,等我睡着了你再睡。”

  沈之一:“给你十分钟。”

  我:“不行,三十分钟,我睡觉很慢。”

  沈之一:“我最多撑二十分钟,不然我还是会睡着的。”

  真的是不解风情。

  我:“行行行,在此之前你都不能睡。”

  沈之一:“嗯,快去睡吧。”

  然而闭上眼,我死活都睡不着。我如此认真睡觉了,结果睡意全无。

  过了一会儿,我喊了一声“沈之一”。

  他“嗯”了一声,声音沉沉的,让人很有安全感。

  我:“没事儿,我就是看你睡觉了没有。”

  沈之一:“还有九分钟。”

  怎么还倒计时了。

  结果,我彻底醒了,辗转反侧到失眠。

  很久很久之后,沈之一已经彻底睡着了,门外又想起了熟悉的高跟鞋声音以及敲门声。

  我立刻下床拿了一个扫把跑到沈之一身边,猛烈摇晃。

  “沈之一,沈之一,她又来了!”

  然后我就听到了钥匙开锁的声音。

  我正要喊,沈之一突然拉着我往床上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我压在最里面了。

  被子盖住了我俩,他搂着我说,“别说话,只管睡觉就行。”

  我:“这他妈的到底是谁啊。”

  他的重点完全跑偏:“你怎么能在老师面前说脏话呢。”

  我正要解释,门开了。

  “让我看看谁还不睡觉!”

  一个清脆又苍老的声音响起,我觉得自己有点抖,几乎吓得半死,不知不觉便紧紧抱着了沈之一。

  “好,都是我的小乖乖,都很听话。过会儿老师还会来检查的。”

  女人笑了几下出门了。

  等四周安静下来,我才松了口气。

  但沈之一还把我压在里面,两个人只占了半张床。

  我:“沈之一。”

  一片寂静。

  我看着他沉静的睡颜,不舍得再去叫他。

  再折腾,天都快亮了,于是我抱着沈之一睡着了。

  也没有睡得很好,因为早上我感觉有什么东西顶着我了。

  我没谈过恋爱,但是有知识。

  我往别处移了移,然而两个人之间的空隙非常小,那处还会戳到我。

  我推了推沈之一,这一次他很快就醒了。

  睁眼,看我,掀开被子往下看,然后他一把撤过被子坐到了一边。

  他的样子像我那什么了他。

  我仍然躺着没动,说,“你确定不把被子给我吗?”

  沈之一把被子盖到了我身上,然后盖上了自己的外套躺在沙发上。

  他没说什么,我也没说什么,然后我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被沈之一叫醒的。

  沈之一:“吃早饭吗?”

  我:“不吃了,我要睡觉。”

  沈之一:“我要去吃,你吃什么我帮你带。”

  我:“我不吃。”

  我继续睡觉,沈之一什么时候出去的,我都不知道。

  我是闻着小笼包的香味儿醒来的。

  沈之一:“醒了,过来吃饭吧。”

  我:“我还没刷牙。”

  沈之一:“你过来。”

  他拿了个喷的漱口液举到我的嘴边,“张嘴”,他说。

  他朝我嘴里喷了点东西,然后递给我一杯水说,“漱漱口。”

  我全部照做了。

  他接过水杯,把水倒了,又把水杯扔到了垃圾桶,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到好像做了无数次。

  我的心不知道怎么回事,猛烈的跳动了一阵。

  卫生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镜子里反射的我俩,看起来也不像太熟的样子。

  但就是这么日常的一个小举动打动了我。我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有被这么细致入微地照顾过了。

  我吃了小笼包,很好吃。

  我也已经很久没吃过早餐了。

  他吃了几口包子,说:“今天早上,你没事儿吧。”

  他大概指的是他顶到我的事情。

  我:“没事的。”

  不然还要他对我负责吗?

  沈之一:“江喃,你的口头禅总是,好的,嗯,可以,没事的。”

  我:“嗯。”

  这一次我先结束了话题,我不想深聊下去,尤其是和沈之一。

  我喜欢和所有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想和任何人靠得太近。

  我看起来总是嗯,好的,可以,没关系,其实防御机制很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