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2章 再遇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03

  今天导师问班里的同学有没有会法语的,我默默举了手。

  导师说,“那你下课跟我来下。”

  然后她就把我带到了沈之一的办公室。

  沈之一看到我就像我看到他一样震惊。他愣了一下,越过我的导师,直接问我:“你怎么来了。”

  他的语气不威不怒,也不惊不喜,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导师替我回答:“小沈老师,我给你找了个会法语又会法律,本科还是中文系的小姑娘,你们不是急着要助理员吗,我觉得她挺合适。”

  沈之一递给了我导师一杯水后,质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小姑娘?”

  怎么了?本人27岁,看起来也是18岁!

  听到这句话的我,登时就暴躁起来。

  导师笑着指了指我,说:“这不是,研究生第一名的成绩呢,合适得很。”

  沈之一没说话,问:“法语什么等级的。”

  我冷淡且镇定地说:“最高等级,C2。”

  沈之一抬头看我,我就直视回去。

  然后他对我说,“那你先坐在这儿休息会儿吧。谢谢啦,赵教授。”

  我导师拍了拍沈之一的肩膀,说:“你小子还会说谢谢呢。”

  她又转身对我说,“我先走在了江喃,跟着沈教授好好学,这个项目有钱的。”

  我点点头,想说,导师,我并不缺钱呀。

  又是一屋子的安静,人类长嘴不是用来说话的,是为了制造沉默。

  过了半个小时,来了个韩语系的小男孩,白色长筒袜,戴着渔夫帽,再搭配上高傲的神情,gay里gay气的。

  他到了办公室直接无视掉我友善的笑容,和沈之一打招呼:“沈老师,我是吴老师推荐的,我是学韩语的,同时也掌握西班牙语,对资料的整理能力……”

  gay一上来就是各种介绍,我不得不感慨,现在的小孩子,真的很厉害,对自己的优点和能力知道的一清二楚,不像当年的我,只知道随波逐流。

  沈之一听完gay的话,只是一笑,说:“我知道了,本周五会有个测试,晚上七点,第三实验楼,你们两个不要迟到。”

  我根本不知道要准备什么,也不知道他们要我来干什么,所以什么也没做,周五直接赤手空拳的上阵了。

  考试的总共有十个人,一看全是大学霸。

  考试开始前,他们就一个劲儿的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过去和gay打招呼,说:“你在看什么?”

  Gay不屑地和我说:“看一些物理的基础知识,资料整理肯定包含这些,你什么都不懂,怎么当沈教授的助理员。”

  我还想问,你为什么想当沈教授的助理员,最终还是没问,因为考试开始了。

  沈之一监考,内容很简单,就是全英的阅读理解,不过确实都和物理天体有关。

  我按照平时的速度做题,这时,沈之一站到了我身后,我不用抬头也知道他在看我答题。

  这一站就是二十分钟,我忍不了,直接说:“烦请不要站到我身后。”

  我对你有阴影这件事,你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

  沈之一也没说什么,自动移开了。

  第二天,我就收到了短信,“江喃同学,恭喜你成为第三实验室助理员,为期两个月,周五晚七点准时到沈之一教授办公室报到,届时请带上您的个人身份证与校园卡。”

  这次过的只有我和那个叫方舟舟的gay。

  gay一如既往的不和我打招呼。

  但很快,沈之一就出现,打破了这个僵局。

  他先让我们签了个保密协议,然后说:“这次的项目很辛苦,但也很重要,一旦开始就不能半途而废。”

  方舟舟立刻保证:“好的老师,我一直都有关注这个项目,拿到国际奖的话,对我们个人来说也是一种荣誉……”

  我叹了口气,答应了医生不能熬夜的,谁知道现在又开始重蹈覆辙。

  而且,工作强度似乎比从前更大了。

  当天晚上八点,我们饭都没有吃,沈之一便让我们两个翻译校对资料,一直到晚上11点。

  我的那一份是法语,方舟舟的那一份是韩语。

  因为我本来理解能力就强,又会法语,所以很快就搞定了。

  但是方舟舟蒙了,他还有一半。

  我写得身心俱疲,完了之后审核了一下便交给了沈之一,他看了我一眼,不可思议地说:“这么快?”

  我内心非常抖擞,但淡定地回:“一般吧。”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方舟舟累了,拖着疲惫的口吻说:“江喃,你帮我看一下行吗。”

  我答应了,然后拿起了方舟舟的翻译,给他改了几个地方。

  改着改着,我发现大家都在看我,我抬起头看着直勾勾盯着我的沈之一,不明所以地问:“怎么了?”

  是我认真的样子太迷人了?还是实验室里不允许同学互帮互助的?

  方舟舟说话有些打颤:“你看得懂?”

  我这才明白大家目光的含义,于是点了点头:“嗯。”

  方舟舟:“这么厉害,韩语是什么等级?”

  我:“也是最高级的。”

  学韩语是因为平常喜欢看韩剧,有天闲着无聊,就学了,最后竟然考到了最高级。

  我也没想到一时兴起的东西会派上用场。

  方舟舟的样子有些失落,他说:“哦,那你帮我看,我要上厕所。”

  我答应了。

  方舟舟去了一个小时,直到我翻译完,他都没回来。我抬头一看,钟表已经指向十二点半了。

  沈之一还在工作。一如既往的认真专注,不管不顾。

  我说:“我翻完了。”

  沈之一头也不抬地回:“那你等我下,我忙完了送你回去。”

  我:“那方舟舟怎么办。”

  沈之一:“他被你刺激到了,先走了。”

  我:“啊?”

  这才哪儿到哪儿。

  沈之一:“有什么可啊的,他太脆弱了。”

  我:“你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一下,我联系一下他。”

  沈之一:“干嘛。”

  我:“解释一下。”

  沈之一一针见血道:“有什么可解释的,说你比她强,是因为年纪大吗?”

  话还可以这么说?不愧是你啊。

  我忽视掉沈之一的不礼貌的耿直,说:“不是,我想让他回来和我一起,我一个人做不来。”

  沈之一倒是无所谓,“我可以再找一个。”

  我没说话,因为我觉得方舟舟已经挺好的。

  可能是意识到我的沉默,沈之一又问:“你想让他回来?”

  我:“嗯,我觉得他还行。”

  沈之一又来了:“做这个项目还会遇到更厉害的人,脆弱的不行,你也不要太脆弱。”

  我还没意识到所谓的太脆弱是什么意思,第二天去的时候,沈之一就把一小姑娘说哭了,小姑娘是竞赛生,成绩一直很好,她抽搐着说:“我觉得自己也许不适合。”

  我问:“为什么。”

  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沈老师说我的努力程度还不够,我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努力。”

  一旁正在做实验的男孩开口了,他说:“哎呀,你别哭了,沈老师就是变态。”

  我看到沈之一进门,于是故意问:“他是变态,你们为什么还来当他学生。”

  男孩一笑,道:“厉害呗。”

  我吐槽:“沈教授听了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沈之一就当没听见。

  男孩看到了沈之一,冲我翻了个白眼,并小声地说:“我有一种预感,今天实验室会死人。”

  我笑,“你说你啊。”

  男孩冲我竖起大拇指:“预言家。”

  男孩叫王峰,是沈之一的研究生,也参与这个项目,不过他做的实验内容也是保密的。

  女孩叫萧楚然,和男孩一样,但她的心态有些脆弱,经不起沈之一的批评打击,听王峰说,女孩从研一开始,每天都在以泪洗面。

  沈之一坐在我旁边,什么也没说,就开始低头工作。

  实验室的人渐渐走完了,我还在翻译,沈之一还在看,等我再次抬头的时候,方舟舟看着我静静地说:“江喃,你不是28岁吧。”

  我直接否认:“不是,27岁。”

  对于我们这类对时间比较有危机感的女性而言,不过28岁生日,那就是27岁,无论还剩几天。

  方舟舟一脸不开心地说:“不,你只有17岁,我只有在17岁的时候才这么能硬撑。”

  我笑:“可能体质不一样吧,沈老师也是27岁,但也还在撑。”

  沈之一听了直接驳掉我的面子:“我28。”

  我突然想起来,我们两个是真正的同龄人,虽然不是同一天生,但生日只差了十天。

  没人说话了。方舟舟做完工作便走了,走之前,他说:江喃,我回去看你写的那些报道了。”

  我很讶异,“啊?”

  他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网络上查的?但我一直用的是笔名呀。

  方舟舟说:“江喃,你很厉害,但可惜实验室这群人都不知道你的能力,王峰那家伙竟然逼你叫他师兄。”

  沈之一再次开口:“赶紧回去睡觉,不要再玩儿了,明天周末你来补江喃的班。”

  方舟舟暗暗翻了个白眼,冲我口语道:“看见没。”

  我笑了笑,说:“赶紧走吧,把心思和精力都用在学习上,别看那些东西了。”

  方舟舟走之后,我收到了他的微信消息:“你在逐渐沈化。”

  实验室只剩下我和沈之一两个人,他突然开口问:“王峰为什么要让你叫他师兄。”

  这是他一天之中少有的闲聊。

  “他说论资排辈,我应该叫他师兄,大概是开玩笑的。”

  我这么解释之后,就没有多想。

  谁知道第二天就收到了王峰的微信:“你给沈老师打小报告了?他大半夜的和我说,不要在实验室搞论资排辈这一套。”

  我对着短信,觉得心里甜甜的,老夫的少女心竟然回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