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 > 第1章 再遇
    《写给沈教授的时光报告》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01

  初春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而西边还挂着蛋黄般的夕阳。

  天气邪门得很。

  我刚结束完研究生面试,此时站在北城大学法学系门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因为我没带伞。

  我扫了一眼周边,除了茂密的大树什么遮挡物都没有,再加上本来来面试的就没几个人,连把伞都没得借。

  但我也懒得跑。于是,北城,4月,今天,中雨,我在雨中像个傻X一般在漫步。

  然后,我就看到了沈之一。

  白衬衣,修长的西裤,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即便在雨中也是帅得让人捂脸。

  时隔十年,我们就这么猝不及防地遇见了。

  我抬头看看天,觉得真是命运弄人,为什么偏偏在我被淋成落汤鸡的时候让我遇到他呢?

  沈之一,我高中男神兼同桌,曾经因为我帮别人给他送情书而误会了我,不仅当场撕了那张情书,还一脸冷冰冰+绝情地对我说:“如果你把精力都用在学习上,也不至于连一道等差数列的题都不会做。”

  可能是气不过,他又对我说:“江喃,你知道去往梦想的道路上会有多少阻碍吗,不要当我的阻碍。”

  这还没完,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江喃,只要全神贯注去学一样东西,总是能学会的,我不教你了。”

  就这样,别人的早恋,以及我的暗恋就被封杀掉了。

  尽管是未成年男性,但做事丝毫没有人情味儿,这是我对沈之一的最后印象。

  他成功当选了我高中除了物理老师之外最让我有阴影的人。

  沈之一对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是高二第一学期的期末了,期末过后,我直接转了文科。

  理科我实在不行。

  文理科虽然还在同一栋楼,但不在一个楼层,文科在四层,剩下的都是理科。

  所以自那之后,我和沈之一很少见面。即便见面,沈之一也没有跟我说过话,走在路上也从来就当没看见我一样。

  总之,我们两个的同桌经历不算愉快。可不愉快的事儿多了,如果不是再次遇到他,我还真是想不起来这些鸡毛蒜皮的青春过往。

  他从旁边的教学楼出来,依然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大步走到了我前面,然后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范围内……一如曾经那样。

  时隔十年,沈之一竟然还在读北城大学,并且和我沦落到一起?

  哈哈哈哈,请允许我狂笑三百声,再说一句男神你也不过如此。

  高中毕业放红榜的时候,我特意看了沈之一的高考成绩,那时候,他在红榜的第一个,考的北城大学,最好的大学,而我经过一番彻骨寒之后,考了南城大学,一个普通的211。

  这么多年,沈之一不进反退,和我沦落到同一水平线?

  于是,我去了沈之一刚出来的教学楼。

  为什么,因为我不敢相信,沈之一混得还没我好。

  好吧,不是不敢,是不信。他虽然叫之一,但是他真的蛮特别的。

  走进教学楼,偌大的红榜真的是想看不到都不行,红榜还是像高中时候那样浮夸,红色的底板,挂着他相当俊朗的照片。他还是那样的霸道,占据着第一的位置。

  然后我看到了照片下的一行小字,沈之一:17级物理工程硕博导师,副教授。

  果然,我就知道,世界啊,您还真是会心的一击呢。

  怎么有些人27岁还耐不住社会压力重回校园读研究生,比如我,而有的人27岁都可以当研究生的导师了?

  仔细想想,情书不看,恋爱不谈,一心扑到学习上的沈之一,有今天的成绩不奇怪。

  我对沈之一高三对我视而不见的事情已经完全释怀了,因为我觉得他压根没时间抬头看我。

  不是不看我,是根本没时间看到我。

  十年之后,我终于明白,我前男神,还是他妈的有点礼貌的。

  本来还在为自己是北城大学法硕研究生第一名的好成绩而沾沾自喜欢,现在好心情全被前男神破坏了。看到硕博导师的那一刻,我觉得在沈之一面前我永远是个垃圾。

  02

  那天遇到沈之一后,回家我就大病了一场。

  医生说我身体消耗太多,该养生了。想想以前当娱乐记者白天黑夜倒班写稿的情形,我觉得医生说的不无道理。

  于是上网买了很多养生的物件。那个时候,我突然又想到了沈之一,那天看到他的时候,他仍然给我一种十七八岁的少年感,岁月催人老,他是怎么做到连时间都畏惧他的?

  时间就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度过,然后到了开学的日子。

  好巧不巧的,法学系的教学楼有些老化,再加上今年暑假雨下得多,房顶一角塌陷了,现在正忙着抢修。

  于是我们院系报道的场地搬到了旁边的物理系,也就是沈之一在的那个教学楼。

  不是没想过会遇到沈之一。

  可是大学四年,工作六年,我根本就是变了个人,我觉得沈之一他老人家应该不认识我,所以就算碰到也没关系。

  但,凡事就怕它有个但字。

  报名,你得填表,填表你得填小学,高中,大学。填表就填表,但是沈之一你就坐在我前面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物理系的教授吗,现在应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享受空调才对。

  我填到江城一中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看的沈之一说话了,还叫了我一声:“江喃?”

  呵呵,终于认出我了?

  “沈之一?”

  我也假装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然后淡定地笑了笑。

  其实,他这些年没怎么变,不然我那天也不会一下子就认出他。

  旁边的学长异常兴奋地说,“你们认识?”

  沈之一点点头:“嗯,高中同学。”

  我也礼貌性地“嗯”了一声,非常矜持。

  学长笑得有些变态:“我艹,我终于找到同类了,你是不是非常明白我那种心情,就是你还是学生呢,有个变态已经是导师了。哦,你还不知道吧,来介绍一下,你的高中同学,已经成了硕导,而你还是……”

  沈之一打断了学长,说“韩则以,你行了。”

  说完他看了我一眼,我眯起眼睛,善良地朝他笑了笑,没说话。

  总觉得像我这样的社会人士一开口说“你真的很厉害”的时候,样子显得虚假。

  我不想被沈之一嫌弃了。

  那个叫韩则以的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他看我报道完之后,推了推沈之一,说:“你去送送你同学吧。”

  沈之一没有拒绝,他对我说:“江喃,你行李多吗,我送你。”

  他为什么不拒绝?我想自己走回去。

  我摇摇头,说:“不多的,我自己可以。”

  但沈之一还是站起来要去帮我拿行李,报道的人群一时间都把眼神落在了我身上,看得我脸越发滚烫。

  我追了出去,跟在他身后,诚恳地说:“真的不用去送我,我可以的。”

  他上上下下对我进行了扫描后,说“没事儿,我送你。”

  然后,我们就沉默了一路,谁都不说话。场面一度很尴尬,这就是我死活不让他送我的原因。

  快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沈之一开口了:“你为什么又读研究生?”

  我也半真半假地说:“融入不了社会,想重返校园。”

  沈之一很无语,我觉得他可能要写出一篇论文来斥责我了,然而他什么也没说。

  真好,时间教会了我们沉默。

  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沈之一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既然决定重来,那就好好学习,加油,努力。”

  我冷哼了一下,吐槽道:“不愧是你。”

  然后转身上楼,留他一个人在风中瑟瑟发抖。

  不愧是他,喜欢让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但是听了不知道为什么很感动。

  这些年,我身边的人都忙着挣钱,很多很多的人反对我放弃工作重返校园,但很少很少很少有人对做出这个决定的我说加油和努力了。

  因为这些年很多人都放弃了自己单纯的理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