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绝色战妃之江山为聘 > 第九章 纳兰被困
  翌日,纳兰嫣然等人因为有了李星儿的加入,速度倒是慢了下来。

  “这……纳兰姑娘,荒郊野岭的,难道你想带着她去天川要塞吗?”

  “怎么?难不成还想让她在这荒郊野岭再遇歹人吗?此地不论是去最近的云川城,还是去天川要塞,徒步没有个三五天是不可能到达的,就算是快马加鞭,也需要一日之久。”

  纳兰嫣然怀中抱着李星儿,二人同乘一骑,眼中满是怜爱之意。

  “哥哥,姐姐,星儿很乖,星儿不会打扰哥哥姐姐的……”

  眼见自己似乎要被抛弃,李星儿悲从心上来,乌黑大眼瞬间水雾弥漫,看的李仁茗心生不忍。

  “额,好好好,星儿乖,哥哥姐姐会保护你的……”

  李仁茗暗呼惹不起啊惹不起,连忙开口安慰。

  其实纳兰嫣然也知她们二人带着李星儿多有不便。但其父母家人已经被歹人所害,唯一的亲人就是还在天川要塞不曾离去的姐姐。

  据李星儿所说,天川要塞绵延近数十里,内部虽简陋,却仍有些商人在此经商。

  而这样的要塞,在天川山脉有整整十座,统称天川十塞,要塞之间守望相助,共同组成让南蛮大国望而却步的绝强防线。

  “边关之地疾苦难耐,必要的商贾可以带来许多军士需要的东西,而军士军饷,大半寄回家里补贴家用,剩余的军饷,必然会花在商家手里,倒是互利互惠了。”

  纳兰嫣然回想起曾经父亲说的边关琐事,眼神有些迷离。

  “纳兰姑娘,来来来,吃饭了……”

  行走了大半天,几人早已饥肠辘辘。

  好在临行前,张根硕倒是准备了不少干粮,以及一些荤食。

  本来李仁茗稍微提一提说能不能让纳兰嫣然做个饭什么的,换来的却是一记满含杀意的白眼。

  “哼,都是什么人啊,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子,小心嫁不出去,想我堂堂……哎……”

  李仁茗心中暗叹,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免有些失落,于是随手拿起篝火旁的半只烧鸡,直接大口啃了起来。

  既然心情不好,那就化悲痛为食欲啊!

  纳兰嫣然倒是不怎么喜欢那些油腻之物,拿着一块烤热的干饼吃了起来。

  然而还未吃几口,纳兰嫣然顿时脸色大变,随即卧地,耳贴地面。

  “这……纳兰姑娘,这是……”

  “闭嘴!”

  李仁茗好意相问,换来却是纳兰嫣然一声呵斥,李仁茗撇撇嘴不再言语,就连一旁的李星儿都有些不明所以。

  “脚步浑厚有力,声音沉闷,步伐一致,马匹大约十至十二匹。不好,这是帝都禁卫铁甲军!走!”

  纳兰嫣然脸色大变,随即一跃而起,一脚扑灭篝火。

  李仁茗听闻,亦是如此,虽然他没有纳兰嫣然拿听声辩数之能,但他知道帝都禁卫铁甲军是什么啊!

  帝都禁卫铁甲军,乃是天中军团精锐被抽离出来之后形成禁卫军。每个铁甲军身披铁甲,全身上下只留双眼外露,就连战马亦是如此。

  一般刀剑难以破甲,而纳兰嫣然就算是使出千般计策,她能在两个月内的逃亡过程中,斩杀十几个铁甲军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而现在青天白日,四周空旷如野,就连自己身子,还有旧伤未愈……

  天时地利人和,纳兰嫣然却没有占有一个。

  “李仁茗,速速带着李星儿往南,距离南蛮军团防区已经不远了,南宫流云是天中军团的人,此刻若是踏入南蛮军团的防区,只怕会被万箭穿心而死!逃,到那就安全了!”

  “不行,要走一起走,我走了,那你怎么办?”

  “走!”

  纳兰嫣然没有回答,随即一拍马匹,马匹吃痛,带着李仁茗与李星儿二人飞奔而出!

  李仁茗不忍,回首看向纳兰嫣然,却发现她已经背对着他,手中百战断剑已经拔了出来。

  “父亲,您常说,男儿当马革裹尸还,但奈何嫣儿女儿身,如今嫣儿好累,今日定要斩杀南宫流云,为父报仇雪恨!”

  “父亲,九泉之下,可有嫣儿之位?”

  纳兰嫣然捏着麻衣,轻轻的擦拭着百战断剑,鲜红如血的剑身轻吟,似乎是在回应着纳兰嫣然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天际处尘土纷飞,一众黑甲铁骑出现在了纳兰嫣然的眼中。

  “将军,前方有人!”

  南宫流云望去,果然不远送处有一麻衣男子,坚韧挺拔的看着他们,又好似是有意在等着他们。

  “不用管,我们……”

  南宫流云话音未落,便见那男子手中举起一红色物件,南宫流云定睛一看,顿时惊喜万分。

  “百战剑?!剑指苍天?!呵,这是要对我宣战吗?正好,这口恶气,我已经憋了两个月了!战!”

  南宫流云手中长剑出鞘,剑指纳兰嫣然。

  “杀!”

  十余名军士策马奔腾,那气势有如千军万马,势不可挡。

  这两个月来,若非是帝君有令活要见人,南宫流云又怎能如此损失惨重。

  三十余名将士,到如今只有区区一十几人,哪怕是回到了帝都,他南宫流云怕也是沦为笑柄了。

  “区区女子,居然损我十余军士,该当何罪?!”

  此刻,纳兰嫣然已然被一众军士围住,十余精钢长剑直指纳兰嫣然。

  “呵,南宫流云,杀父抄家之恨,不共戴天。我为大将军之女,区区十余人,岂可满足?!”

  “南宫流云,我知你不敢动我,那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能凭借你手中的青松长剑,赢了我这百战断剑,我随你回去又何妨?你,也不想带着一具尸体回去吧?”

  纳兰嫣然轻蔑一笑,虽千万人吾往矣,更何况这区区十余人。

  若她纳兰嫣然不愿低头,何人敢如此嚣张?!

  南宫流云神色微变,纳兰嫣然说的不错,若非是帝君有令,在奔袭之时,南宫流云早就将她万箭穿心钉在地上了。

  而如今他父正是辅佐大皇子关键时期,若此时让帝君心生不满,牵连了父亲,只怕会对宰相南宫墨,对大皇子都颇有微词,到时候,大皇子怕是也不会放过他的。

  “好!纳兰嫣然!我就凭此剑让你心服口服!”
    冷宫微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