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绝色战妃之江山为聘 > 第三章 有女灵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咳咳……”

  张家府邸自是不会小的,白玉貔貅守门,小桥流水为园。

  只是还未等纳兰嫣然李仁茗驻足多欣赏几分之时,便听闻一女子轻咳之声。

  “哎呀,小姐,小姐,您怎么出来了……”

  “张管家,不打紧的,平日都在闺房,今日难得阳光明媚,出来走走也是好的。”

  转眼三两步,张管家急切的来到一约莫二八年华的少女面前。

  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这张家嫡女张灵儿。

  张灵儿今日身着绿衣轻纱,头戴翠绿玉簪,如出水芙蓉般,娇艳欲滴。但那面无血色的样子,却又惹人怜惜。

  “好俊的姑娘……”

  纳兰嫣然心中暗叹,哪怕她是帝京第一美人,也不得不说这张灵儿生的水灵。

  然而,就在纳兰嫣然独自暗叹之时,却不知张灵儿也被她的容貌吸引了。

  此刻的纳兰嫣然,虽说一身麻布衣衫,眉宇之间却是多了一丝桀骜不驯,多了一丝英气。

  “咳咳,想必你就是张家小姐吧,管家,还不赶紧请小姐回屋,我要问诊。”

  李仁茗可不愿意看着这两个女子眉来眼去的,看着看着就说不定看出端倪来了。

  “是极,是极……”

  于是众人来到一处厢房,这并非是张灵儿的闺房,只是待客之时的客房而已,暂借一用。

  纳兰嫣然与张管家都被赶了出来,并且千叮咛万嘱咐纳兰嫣然,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打扰他。

  纳兰嫣然虽说不愿,但是看到李仁茗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倒是也从了。

  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看在金子的份上,就忍忍好了。

  然而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一身形富态的胖子走了过来,十个手指上翡翠白玉金银宝石戒指各不相同。

  “灵儿,灵儿……”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家员外,张根硕,此刻急急忙忙,就欲推门而入。

  然而还未等张员外的手碰到房门,便被纳兰嫣然柔劲一推,一个踉跄差点倒地。

  “老爷……”

  “嗯?你是何人?!”

  管家正欲搀扶,张员外示意无碍,但眉宇之间却是多了几丝不耐与阴沉。

  “你,不能进!”

  纳兰嫣然懒得搭理,要不是李仁茗再三交代不能让人进入,她才不愿意说什么呢。

  此刻管家连忙附耳,听完管家的话,张员外脸色连连变换。

  “糊涂!”

  “啪!”

  只听一声耳光脆响,瘦小的管家一下子被扇飞而出。

  毕竟张家家大业大,但子嗣却只有张灵儿一人,其母更是在生产之时就已亡故,所以为了救治只唯一血脉,张根硕更是耗费了不知多少财力人力,不知请了多少名医大拿,最终都无济于事。

  “江湖术士岂可轻信?!若是我儿稍有差池,我必给你腕骨蜕皮之刑!”

  说罢,便怒不可遏的就要推开房门。

  然而一旁的纳兰嫣然此刻亦是恼怒。这次请他们来的是管家,对于他们来说,管家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如今自己的衣食父母被打不说,还要破门而入,这让纳兰嫣然如何能忍?!

  “滚!”

  一声娇喝如白日春雷,随后一记鞭腿横扫,直接将张根硕横扫在台阶之下。

  躺在地上的张根硕狼狈不堪,一众家丁连忙搀扶,却被张根硕恼怒呵斥道:“瞎了眼吗?!还不快上!”

  说话间,便见五六个家丁如饿虎扑食般围上了纳兰嫣然。

  纳兰嫣然面露不屑,她能在南宫流云的几十禁卫军的追杀下逃了一两个月,自然是有些本事的。

  然而如今看这些家丁,虽然凶神恶煞,却都是外强中干,根本不值一提。

  纳兰嫣然三两下的功夫,一众家丁自然被打的屁滚尿流,躺在地上痛苦哀嚎。

  “咦,你们打的挺热闹啊?!”

  “这……这……父亲,这是为何??”

  房门突然打开,李仁茗一脸轻笑的看着纳兰嫣然,而张灵儿则是有些诧异。

  “灵儿,灵儿,你没事吧??”

  “父亲,这位是李公子,刚刚是在替女儿施针治病,如今女儿身体倒是清爽了不少,多亏了这李公子高超医术。”

  张根硕上下打量着张灵儿,果然发现其面色倒是多了几丝血色,多年的咳嗽,更是好了不少。

  “这……”

  “张员外,就按这方子抓药吧,张小姐的顽疾,现在只是治标,暂且稳定了病情,而这治本,则需要每日服用一次汤药,大概需要两个月就可完全康复了。”

  还未等张根硕开口,李仁茗便掏出了一个药方,挥挥洒洒几十种药材。

  张根硕听闻,本是怒不可遏的样子一下呆滞,现在的他脑子有些眩晕,难道,自己小女十几年的顽疾,就这样被治愈了??

  “额,父亲,这位是……”

  “蓝言!”

  纳兰嫣然可不想随意透露自己真实姓名,于是便随便开口说了一个名字,听的李仁茗不自觉的露出一丝邪笑。

  “这位蓝公子,是李公子好友,是因为女儿治病之时不能打扰,这才冲撞了父亲,还望父亲不要生气。”

  张灵儿虽是如此说,但看到自家家丁如此这般,倒是对纳兰嫣然高看了几分,也终于明白了那一丝英气到底是从何而来了。

  “哈哈哈,江山代有才人出啊,少年英才,二位公子真是让人佩服,刚才顾女心切,我已备下酒席,还望二位赏脸。”

  张根硕是个商人,商人自然懂得权衡之道,更何况事出有因,自家女儿顽疾可除,当然是大喜事一件了。

  听到张根硕的话,纳兰嫣然意动,李仁茗的双目更是发光,道:“敢问员外,这酒席在内还是在外?!”

  “哈哈哈,自然是云川楼!”

  纳兰嫣然二人听闻,相视一笑,只不过这一笑,迷了一旁张家小姐的眼。

  而这云川楼,哪怕是远在帝都之时,纳兰嫣然也是有所耳闻,而其父更是吃过之后赞不绝口。

  “是真是假?”

  马车之上,纳兰嫣然轻声问道。

  “当然是真,要不然我怎么把你救回来的?对了,你今天的药差不多也该换了!”

  说完,李仁茗嘿嘿一笑,便将手伸向了纳兰嫣然。

  “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